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118章节 杀了我
  面对我的问题,唐慧英没有立即回应。

  她依旧是用那种平静中带着复杂的眼神看着我。

  我很不喜欢唐慧英这种眼神,因为我根本看不出这是什么意思。

  过了不知道多久,唐慧英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小了不少,没有了盛气凌人,说道:“对,很对,你都猜到了,茗茗的父亲是谁,我只知道他也是你们这个圈子的人,他还在不在这个世上,我不清楚。”

  我有些诧异的看着唐慧英,她显然是没必要跟我撒谎的,这么说的话,身为妻子,她竟不知道自己丈夫的真正身份?甚至连他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至于王茗茗的父亲也是玄学圈子的人,这点我倒不是很意外。

  上回吴三姑说过,他跟我父母有关,我就隐隐约约猜到了这一点,毕竟我们家都是风水师,能跟我父母扯上关系的,肯定也是圈内人。

  “你还有一个问题没回答我,为什么你要拆散我们?”我继续看着唐慧英说道。

  “这个问题我是不会跟你说的,你再怎么问,我都是不会透露一星半点。”唐慧英坚定的道。

  我没有再继续逼问下去,唐慧英这模样显然是抱着必不可能说的决心。

  “好,那再见,我回学校了。”我开口道,准备离开。

  可这时,唐慧英突然又叫住了我,“你先等等。”

  “怎么?”我道。

  “你如果真的想知道这些事,可以去找一个人,他可能会跟你说。”唐慧英迟疑了下后说道。

  “找谁?”我问道。

  “云城大剧院,有个唱京剧的黄先生,他是茗茗爸爸最好的朋友之一,他知道很多关于茗茗爸爸的事情,甚至比我这个枕边人知道的还要多。”唐慧英又道。

  “好,我明白了。”我点头道。

  “另外,谢谢你帮我们豪庭解决了这次的危机,以后有什么地方需要帮忙的话,尽管来找我们。”唐慧英又道。

  我没有回应,笑了笑后,就离开了。

  我不知道今晚有没有跟唐慧英改善了些关系,但今天我的收获却并不少。

  王茗茗的父亲,这位我未曾谋面过的神秘之人,甚至连名字我都不清楚,但此刻却勾起了我极大的兴趣。

  我想要去了解他,不仅仅是去探究为什么我跟王茗茗之间无法在一起,此外他跟我父母有关,跟我陈家有关,那么也就跟父母写给我的三句话遗嘱有关,这些都足以让我花心思。

  回到宿舍楼,到了寝室所在的楼层。

  可突然,我的背后有种凉飕飕的感觉。

  我皱起了眉头,这是怎么回事?

  带着疑惑,我拿出钥匙准备开门。

  就在我将门打开后,我整个人一抖,不由往后退了一步。

  “回来了啊……”

  幽幽的声音从我寝室内传了出来。

  我浑身一颤。

  我敢保证,我从来没有被吓成这样过!

  但这也不能怪我心理承受不强,任谁大晚上的回到寝室,打开门后发现独居的屋子内还有另外一个人,都会被吓得不清。

  更何况,此刻在我寝室的人,是裘伟峰!

  我想象过好几次我跟他再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但我绝对没有想过,裘伟峰会在大晚上的来我寝室!我们之间再次见面,会是这种方式!

  “你、你、你是怎么进来的?”我还是没有从惊恐中缓过来。

  “进一个房间而已,很难吗?”裘伟峰阴恻恻的笑道。

  他依旧是披头散发,双眼上两颗黑痣,诡异无比。

  我没有接话,对裘伟峰这种实力的风水师而言,好像却是不算是特别难。

  “你小子很不老实。”裘伟峰又是开口。

  我依旧沉默。

  “上回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不要再插手我的家事!可你却依然三番两次的来捣乱,离火伏罪法阵是你破的吧,宝脉的消失你也脱不了干系吧?你是真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裘伟峰声音仿佛充满了无尽的杀意,冷的仿佛要将空气冻结。

  此刻,我才发现我竟然不知不觉中走进了房间!

  我刚刚明明是在门口的!

  我回头一看,发现我的寝室门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关了起来!

  这时,我又看见我客厅内的几个角落处,摆上了一个个金色的炉鼎,这些炉鼎上还插着画有牛头马面的幡旗!

  我瞳孔猛的一缩,暗道不好。

  这裘伟峰果然阴毒,竟然在我宿舍中布下鬼使索命阵!

  这种法阵极为邪乎,只要布阵人一个念头,入阵人不死也要成植物人!

  我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这种时候,越慌只会更遭。

  “说话!”裘伟峰声音突然拔高。

  可他的这话落在我耳朵中后,我疑惑了起来。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随后,我冷笑了一声道:“裘大师厉害,鬼使索命阵,牛头牵你魂,马面勾你魄,要想好活命,根本不可能。索命阵已摆,玉皇大帝来了也逃不走,裘大师何需废话呢,直接要了我的命就是了。”

  我在赌,我在赌裘伟峰根本没有要我命的打算,这鬼使索命阵不过是用来唬人的罢了!

  之所以让我有这种猜测,其一就是刚刚裘伟峰让我说话,如果他真想杀了我,直接在我入阵后的第一时间就解决了便是,为什么还要啰嗦?裘伟峰可是拥有寿财双痣的绝世风水师,他做的每一件事肯定都是带有目的!

  其二,就是八宝鸡墓园的宝脉之事都发生这么久了,他如果想要杀我,早就来杀了,为何要等到现在,我不相信是昨天破了他的金水阵的原因,肯定是他就没有要杀我的打算!

  “你还真不怕死啊,那我就成全你!”

  裘伟峰厉喝一声,客厅中瞬间燃起了无数幽幽的蜡烛之火,小炉鼎上的幡旗像是被巨风狂吹一般抖动了起来。

  我被一种大力压的喘不过气来,更是有种昏昏沉沉的眩晕感。

  “来啊,杀了我!我求你杀了我!你要不杀我,你裘伟峰就是我孙子!”

  我咬了一下舌头,让自己清醒些,随后直接破口大骂。

  就算裘伟峰已经动手了,我却依然不相信他会杀我,裘伟峰今晚来我宿舍肯定不是为了要我的命,而是有其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