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109章节 关于王茗茗的
  “董、董事长的女儿!”

  唐阳明错愕的看着我。

  “对,我要王茗茗亲自来找我。”

  我露出了一道灿烂微笑。

  豪庭集团就是王茗茗母亲唐慧英的公司,这是我早就知道的事了,如果不是因为王茗茗,我也不可能在昨天直接说帮豪庭酒店解决风水上的事。

  我又不是脑子里缺根筋,为了帮许成仁找孙婵出轨的证据,反而还摊上豪庭酒店这桩更棘手的事情。

  “我尽量试试!”唐阳明眼中含有深意的看着我。

  “你现在就安排吧。”我道。

  我不在意唐阳明眼神是什么意思,也不管他心中是怎么想的。

  随后,唐阳明将我安排到了贵宾休息室。

  我则是坐着等待着唐阳明的答复。

  “大师。”

  一个多小时之后,唐阳明找到我。

  “怎么样?”

  我笑着问道。

  “我上报了董事长,董事长也打电话给了王小姐,王小姐回复说,她马上来!”唐阳明笑道。

  我又耐心的坐在休息室中等待着。

  终于,过了没多久,休息室外传来了脚步声与交谈声。

  “小姐,麻烦你了。”

  “不麻烦,我也是豪庭的一份子,能够出力,我是义不容辞的。”

  “先生就在里面。”

  “对了,他为什么一定要我来跟他交接?”

  “这我不清楚,里面的这位先生很年轻,可能对小姐……”

  “我明白了。”

  门被推开,王茗茗的神情清冷,高傲的眼眸自带一股贵气。

  她换了一身衣服,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记得她穿的很简单,短袖外加牛仔裤,可此刻,她一袭职业装束,少了些女孩的可爱灵动,却多了职场女性的成熟韵味。

  我第一次见王茗茗穿这种衣服,不由眼前一亮,长的漂亮就是有资本,穿什么都好看。

  然而,当王茗茗看见我之后,高冷的气势瞬间崩塌!

  “陈年,你怎么在这呀!”王茗茗俏脸疑惑。

  我笑着走到王茗茗面前,伸出手道:“王小姐你好,我是来解决贵酒店建筑问题的陈年。”

  “你……”王茗茗短暂的惊讶后,马上就明白了。

  “大师,你跟小姐原先认识!?”唐阳明诧异。

  “当然了。”我强势的看着王茗茗的双眼,又道:“王小姐是不给我面子吗?握个手都不行?”

  王茗茗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还是伸出了手,跟我握在一起。

  我一直抓着她的手,久久没有松开。

  王茗茗见状,想要挣脱。

  我却是牢牢的抓着。

  王茗茗发现挣脱不开后,撅着嘴生气的看着我,啐道:“陈年,你干什么呀……”

  边上的唐阳明发现气氛有点不对劲,他道:“先生,你跟小姐谈,我先出去!”

  唐阳明离开之后,我松开了手。

  “王小姐,坐吧。”我摆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你在搞什么陈年,我又不管集团事情,你直接跟唐叔交谈就好了呀,为什么一定要找我。”王茗茗坐在我对面,嗔怪的对我说道。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忘记中午吃饭的时候,我们说过的话了?”我笑道。

  王茗茗一愣,随后气道:“不算数,你耍赖!”

  “我怎么耍赖了?”

  “谁知道这个大师是你啊,要知道是你的话,我就不来了。”王茗茗气鼓鼓的道。

  “那好,你走吧,这家酒店的问题,我也不管了。”我道。

  “你怎么能这样!”

  “那还算不算数?”我笑嘻嘻的问道。

  王茗茗幽怨的看着我,最后不情愿的点头,“你说吧,你要我做什么?”

  “我暂时还没想好,先保留。”我道。

  王茗茗没好气的看着我。

  “那么现在,我就先说说怎么解决贵公司的建筑问题吧,行吗王小姐。”

  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我心满意足。

  王茗茗却是黛眉微皱。

  “怎么了?”

  “你别叫我王小姐,听着怪怪的。”王茗茗道。

  “那叫你什么?”我似笑非笑的问道。

  “以前叫什么就叫什么呀。”

  “好的,茗茗。”我咧嘴笑道。

  王茗茗的双颊浮现出一抹红晕,美的不可方物。

  我心念一动,哪里还管的上什么豪庭酒店的风水,走到王茗茗的面前。

  “你又要干什么?”王茗茗抬头看我,像个任人宰割的白兔一样。

  我干咽了下,直接抱住王茗茗,向她的红唇吻了过去。

  王茗茗美眸瞪大,遂即猛的拍着我的后背。

  我的技术略显笨拙,没一会就分开了。

  “你疯了陈年!”王茗茗喊道,“我们阳婚已经解除,你上回都说了,我只是朋友,你今天怎么能这样!”

  我也愣在了原地,我从来没想过我会这么大胆,我好像变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内向的小子了。

  “你、你、你流氓!”王茗茗又骂了一句。

  但此刻王茗茗神色,没有一点的生气,唯有无限的羞意。

  “茗茗,我还喜欢你,重新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刚刚你不是问我要什么吗?我只要这个机会!就算没有阳婚的羁绊,我们也可以在一起的,也可以像普通人一样在一起的。”我盯着王茗茗的眼睛说道。

  “你说什么傻话呢……”王茗茗细声道。

  “就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我道。

  “随便你……”王茗茗话还没落地,直接落荒而逃。

  我目送着她离去,嘴角的笑意却一直停留。

  现在我已经想明白了,不管什么阳婚不阳婚的,也不管什么凭空而出的感情,一切就当重头开始,我重新去追寻我的全世界。

  我庆幸我今天的大胆,今天的莽撞,让我将事情都给挑明。

  “大师。”

  唐阳明走了过来,他的脸色有点不自然。

  “唐总来啦,我们谈吧。”我摸了摸鼻子,稍微有点尴尬的道。

  不出意料的话,这个唐阳明应该听到了不少我跟王茗茗之间的对话。

  “您说吧,我们这边需要怎么调整。”唐阳明道。

  “在酒店的楼顶架一个凹面镜,有多大架多大。”我直接道。

  “好,就这样吗?”唐阳明意外道。

  “酒店的门前栽上六棵银杏树,位置正对这块凹面镜,酒店大门外四十米处,做完这些,基本什么问题了。”我又道。

  “明白了!”唐阳明一口答应了下来。

  “差不多先这样,如果花蕊银行那边有下一步动作后,再联系我。”说完后,我准备起身离开。

  “我送您。”

  “不用,你忙你的。”

  其实这件事真正棘手的地方在于,豪庭酒店想出应付的手段,对方花蕊银行也会找风水大家再谋划出反制的手段,除非花蕊银行找不到风水大师了,这件事才会告一段落。

  所以,豪庭酒店跟花蕊银行的风水问题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没那么容易结束的。

  离开豪庭酒店,我正准备回学校,然而在酒店的门口停下了一辆车。

  一辆我很熟悉的车,是吴三姑的。

  “你来找我干什么?”我直接问道。

  吴三姑出现在酒店的门口,肯定是来找我,我想都不用想。

  至于她是怎么知道我在这的,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有点匪夷所思,但对于神秘的吴三姑来说,我见怪不怪。

  “帮我一个忙,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吴三姑直接说道。

  “不要。”我直接拒绝,也不能怪我不近人情,父母的三句话遗嘱我还是要遵守的,所以吴三姑就算给我一百万,我也不会帮她,更别说仅仅只是一个秘密了。

  另外,吴三姑这人,妥妥的蛇蝎美人,帮她忙?到时候鬼知道会不会被她卖了还要帮她数钱。

  然而,吴三姑难看的脸露出了古怪,一幅好像吃定我的模样,她又道。

  “这个秘密是关于王茗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