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101章节 奇怪的小女孩 (4000字大章)
  金九儿走了,走出了宿舍,走出了学校,不知前往云城的哪个方向。

  蓝洁阴沉的看着我,但她好像在门外已经听到了我跟金九儿的对话,所以此刻,她没再像刚刚那样骂人了。

  我准备离开这里。

  “站着!”蓝洁突然厉喝。

  我皱了皱眉看向了她。

  “虽然我不知道你这个人渣哪里吸引人了,但我不想再看见九儿这么伤心,你现在、马上、立刻给我去找九儿!”蓝洁用命令的语气说道。

  我没有回应她,而是管自己离开女生宿舍。

  其实找不找金九儿,我一直都有答案的,也根本不用去想。

  自从我决定违背父母遗嘱帮助王茗茗的那一刻起,我应该就不会再跟除了茗茗之外的另一个女孩有瓜葛了。

  我决定回寝室好好的睡上一觉,我只能用睡觉的方式来加快度过这段令我万般压抑的时间。

  我希望明天早上,太阳升起的早一点,让金九儿少点等待,少点痛苦。

  回到了我的寝室,我的脑海中依旧回荡着方才金九儿说的那些话,场景不断于我脑海中重演,以至于我压根没有一丝的困意!

  坐在床上,我只能发着呆。

  就在我出神的东想西想时,我的电话响了。

  我终于将神游的灵魂拉了回来,我拿起手机,以为是魏宽或者是哪位球友找我去打篮球,可竟没想到,打给我的人,是白艳丽!

  上回,白艳丽偷翻我的无字天书之后,就再也没联系我了,我也没有跟她彻底的撕破脸,今日,她又来找我,莫非是想要算计我?

  我没有过多的犹豫,直接接起了电话。

  “陈年,我当初在事务所的一个同事遇到麻烦了,她家人染上了脏东西,你有空吗?”电话中,白艳丽问道。

  “有,我去你家找你吧。”我略微思忖了下,回复白艳丽。

  “行,我等你。”

  匆匆的说完之后,我挂断了电话。

  我开始琢磨了起来。

  我不能确定白艳丽是真的同事遇到了麻烦,还是想要借这件事来达成她的什么目的,但就算如此,我也并不想拒绝。

  首先,最重要的是,我缺钱了,我得赚钱。

  二来,就算白艳丽想要借这件事达成什么目的,或者说想从我身上得到徐达想要的东西,我也不介意先钻入她的陷阱中。

  这样才能知道我究竟有什么东西是徐达想要的,以及上一回白艳丽为什么翻了我的无字天书,却没将这本书拿走的原因。

  另外,我想到了裘伟峰在吴荣王墓中说的那句话,他的意思我也明白,无外乎就是徐达也在谋划着寻找宝脉,那么这会不会跟我有关联。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当然,还有一个关键之处便是金九儿了。

  我发现我不能闲下来,否则我就会想到金九儿一人孤零零的在云城的某个角落苦苦的等着我,我怕到时候我狠不下心。

  只有在忙起来的时候,我才能够短暂的忘却这些事!

  随即,我离开了学校,前往了幸福之家花园。

  来到白艳丽的家中,她家的客厅内,还有一位女客人。

  是一个身着职业ol装的女人,大概三十多岁,风韵犹存,不过姿色相较于白艳丽而言,就差了不少,她脸色憔悴,也没化妆,嘴唇显现出病态的白。

  “陈年你来了呀。”白艳丽照常帮我脱鞋,换上室内穿的鞋子。

  “你身上的毛病好点了没?”我例行装模作样的问候了一句白艳丽。

  “还是有点,尤其是看见你的时候,我情不自禁的就想趴下来。”白艳丽不好意思的看着我小声道。

  “没事,慢慢来,我不是给你一张卡了吗,你先花着。”我也露出了一个虚假的微笑,心中却是冷哼,还跟我演呢,我看你要演到什么时候。

  “这就是我当初的同事孙婵了,她的家里遇到了点邪事。”白艳丽为我介绍起客厅中坐着的美妇。

  “你就是陈年、陈大师?”美妇狐疑的看着我。

  “事情没有解决,不收钱。”

  我已经习惯了别人的质疑,我也懒得解释自己到底有没有帮人驱邪的能力,所幸,我直截了当的开口。

  “这……好吧,我也找过不少的大师,但都拿我女儿束手无策,你既然是艳丽介绍的,我就相信一回,算是死马当活马医。”

  孙婵说的话并不好听,似乎没什么情商。

  “详细说说,发生什么事了。”但我也没在意,直接步入主题。

  孙婵停顿了一下,像是在组织着脑海里的语言,片刻,她缓缓开口道:“自从我的婆婆死了之后,我女儿就开始不正常了,每天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谁也不愿意说话,也不愿意去上学,饭只喝粥,只吃青菜,跟我婆婆死前的生活习惯一模一样。”

  “你的意思说,你初步怀疑,是你婆婆死后上了你女儿的身?”我接话道。

  “对,是这样的,但我之前也找过几个大师,风水先生,阴阳先生,甚至是道士也有,他们却告诉我,我的女儿不是被我婆婆上身,但我问他们是因为什么的时候,他们有的摇头,说不知道,还有几个大师直接在看完我女儿后,惊慌的钱都忘拿就跑走了。”

  孙婵继续道。

  我略微有点诧异,我刚刚唯一想到的可能就是孙婵的女儿被她婆婆上身了,可现在听来,似乎要复杂些。

  “去你家看看,我也听不出来你女儿是怎么了,看过才知道。”我对孙婵道。

  “好。”孙婵点了点头。

  “陈年,我也跟你一起去吧。”白艳丽期待的看着我。

  “你待在家。”我回绝白艳丽。

  “我想出去透透气嘛。”白艳丽又道。

  “好吧。”我想了下,最终答应了下来。

  孙婵是开着车来的,一辆黑色的大众,她载着我们到了她家。

  这是一个新建的小区,位置离市中心不远,一看就是城市白领住的地方。

  坐上电梯后,直达她家的套房。

  进了门,我大致的看了下她的家。

  房间门庭的布局,以及家具物品的摆放都没犯什么忌讳。

  “你家房子多大?”我随口问道。

  “快两百平了。”孙婵答道。

  “这么大?花不少钱了吧。”我道,这个小区的位置很不错,对面就是银泰,在我们云城这寸土寸金的地方,应该要花很多钱。

  “将近一千万了。”孙婵道。

  我有点震惊,打量了下孙婵又看了下白艳丽。

  白艳丽笑了笑,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她道:“我们事务所的工资不高的,也就一万多点,婵婵之所以买这么好的房子,是她家里跟她老公有钱。”

  孙婵点了点头,表示白艳丽说的对。

  我没再多问孙婵的底细了,而是道:“去看看你女儿,她在哪个房间?”

  孙婵走向了正北方的一个房间。

  房间是紧锁的,而在门上贴满了密密麻麻的纸符。

  “这些是谁贴的?”我皱眉道。

  “前面几个大师贴的,我想着,贴着应该好些,就都没有拆下来。”孙婵道。

  “都撕了,全都没用的。”我道,我一眼就能看出这些纸符基本都是乱画的,唯有一两张是带有一定安魂作用的符箓。

  但孙婵却没有动手,她带着不信任的眼神看着我。

  我有点无语,可想想算了,这会我懒得跟她计较,等到时候收费的时,我再把价钱收高点。

  我推开了门,发现粉红色主题的房间内,床上背对着我们坐着一个女孩。

  我推门的动静可不小,但女孩像是没听见一样,没有转头看我们一眼。

  “艺萱。”孙婵喊了一声。

  这时,小女孩才转头看向我们。

  看起来是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应该是上小学的年纪,然而当她的眼神转到我的时候,我却有种不寒而栗。

  这……根本不是一个十岁小女孩该有的眼神啊!

  她的眼中充满了阴鸷、低沉、还有沧桑!

  这种眼神只会出现在一种人身上,那就是心机极深的老人身上,小女孩的眼神,我很熟悉,因为徐达那个道士,常常就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我越看这小女孩越像是被老人上身。

  “看出来什么吗?”孙婵问道我。

  “我能接近你女儿?”我反问道。

  这时,孙婵却伸出了她的手臂。

  我才意识到,孙婵外面穿了一件短袖,可手臂却套上了像是防晒用的手袖。

  孙畅将手袖摘了下来,只见她的手臂上有数道牙齿印记。

  “都是你女儿咬的?”我若有所思。

  “对,你如果接近她的话,得等晚上她睡着的时候,否则她会咬你的。”孙婵看着她的女儿道。

  “好吧。”我应承了一声,却是直接走向了小女孩。

  “你干什么!”

  孙婵见我这架势,惊道。

  我靠近了小女孩,小女孩那还没长开的脸瞬间狰狞了起来,她速度奇快的张开嘴想冲我咬来。

  我不慌不急,反手掏出了一张九清太上符。

  就在小女孩要咬到我手的时候,九清太上符结结实实的贴在了她的头顶上。

  小女孩狰狞的脸顷刻间凝固,她的嘴在距离我手臂半指的地方停了下来。

  开玩笑,我家祖传的九清太上符可不是盖的。

  门口处的白艳丽脸色没太多的变化,但孙婵却是直接惊呆了!

  “你女儿的事情确实有点麻烦,暂时我也解决不掉,你先跟我说说你婆婆。”我看了两眼这小女孩后,转身朝屋外走处。

  孙婵却是目瞪口呆的没有说话。

  “孙女士。”我喊了一声。

  “啊!大师你说!”孙婵对我的态度直接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我的意思是,你先出来跟我说说她奶奶的情况。”我道。

  我看了下,这个小女孩确实不是被人上身,但她的这种情况,跟小女孩的奶奶,也就是孙婵的婆婆,却有莫大的关系,至于再具体一点,我现在也没办法看的透彻,还需要再深入的了解下情况。

  “好,好好。”孙婵不敢置信的一直盯着我的九清太上符箓看。

  “我这张符只是安神用的,放心吧,不会对你女儿有害的。”我道。

  “是是是,我相信大师,我们去客厅说!”孙婵干咽了下。

  我略有点无语,这女的变脸太快了。

  到了客厅,孙婵又是倒水,又是洗水果的,弄的我有点不耐烦,在我强烈拒绝下,她才坐下来,跟我说起她婆婆的事。

  “我婆婆是在一个星期死的,是病死的。”孙婵简单的对我说道。

  “得什么病死的??”

  “我婆婆从小就有先天性心脏病。”孙婵道。

  我想了一会道:“你婆婆应该生前很喜欢去有水的地方玩吧?比如海边?又比如跨河的大桥上?”

  “你怎么知道!”孙婵惊呼了出来。

  这时白艳丽也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我笑了笑,却没有回应。

  五脏对五行,心对火,先天性心脏病就是先天心火过于旺盛了,所以一般这类人大部分都喜欢潮湿的地方,什么大海大湖,大河大江的边上,都是这类人喜欢去的地方。

  “我婆婆确实很喜欢去这些地方,云城的几片湖泊她都有去过。”孙婵惊叹的看着我。

  “我知道了,你老公呢,怎么不在家?”我问道。

  “他在上班。”

  “上班?做什么的?”我刨根问底的道。

  孙婵犹豫了下,开口:“他是做衣服生意的。”

  “这样啊……”我点了点头,然而道:“这样吧,你把你婆婆去过的地方都写给我,必须是有水的。”

  “好,你稍等。”孙婵道。

  随后,孙畅拿出纸笔,将地点写在了上面。

  我接过纸笔后又道:“你的车能借我下吗?明天还你?”

  “你要去哪,我送你吧。”孙婵好心的道。

  “不用了,我自己开。”我道,自从高中毕业学出了驾照,我就很久没摸过车了,正好,今天顺带复习下。

  “行吧。”孙婵将车钥匙给我。

  我告别了孙婵跟白艳丽,白艳丽说是待在孙婵家再玩一会,我知道她奴性是装出来的后,对她留在谁家,也无所谓了。

  开着孙婵的车,我便准备前往这些带有水的地点。

  孙婵婆婆的灵魂十有八九还游荡在这些地方,我得先找到她婆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