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93章节 我害了她
  门被我推开了,她没有反锁。

  当我的视线落在屋里头的时候,正好看见吴三姑穿着清凉的站在门后面。

  我其实推门之前已经预想到我会看见怎样的一幕了,但这会,我还是瞪大了眼睛,有点难以置信看着吴三姑。

  不,此刻,我觉得不应该称呼她为吴三姑,叫吴三妹更合适点。

  那日在八宝鸡墓园中现身的绝美女子再次出现了,她依旧是美的那么不真实,像是最精致的艺术品。

  然而与上次不同,此刻的绝美女子身上穿着很短的紧身短袖,下身是那种运动时才会穿的热裤,黄金比例般的身材暴露在了我的视野下。

  我从来没有想过,在那件厚大的红色呢子衣下,隐藏的是这般曲线妙曼到极致的身子。

  看着眼前的女人,我竟一时间将来此的目的忘的一干二净。

  也怪不得我,这种倾国倾城的女人只要是个男的都免不了给吸引。

  吴三姑眼神冰冷且幽怨,她咬牙切齿的道:“谁允许你进来了?”

  “我自己允许的啊。”我道。

  “滚出去!”她指着门口大骂。

  “不出去。”我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说道。

  这女人心思异常的歹毒,天天利用我,这下,我能让她生气,我不但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反而觉得开心的很。

  “你——”吴三姑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然而此刻她的眼神没有半点的威力,那对剪水般的双瞳,顾盼流转,煞是好看,瞪着我没有一丝的戾气,反而配上她那张祸国殃民的脸,倒是有种嗔怒的别样美态。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哎呀,我又不是没看过,我来找你就是问你一点事,问完我就走。”我语气稍微服软,毕竟我现在还是有求于吴三姑的。

  “直接滚。”吴三姑没什么好脸色的对我道。

  “你怎么能这样,前几回,你老是利用我,我也没说啥,今晚我不过是问你点问题罢了。”说着我走近吴三姑。

  离的近了,我闻到了一缕缕惹人遐思的幽香,是从眼前这位绝美女子身上传来的。

  这可不是我第一次跟吴三姑这么近距离说话,以前也有很多次,但我从来没有闻到过她身上的体香。

  吴三姑见我耍起了无赖,根本没有走的想法,便道:“有什么问题你赶紧问,问了就赶紧滚!”

  “你态度好点,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长这么漂亮,声音这么好听,为啥非要伪装成一个只会乌鸦叫的老女人?”我乐道。

  “你要再说这些无关紧要的话,就给我死出去。”吴三姑冷声道。

  “好好好,我不说就是了。”我也不能够真的将吴三姑激怒,差不多就行了,我紧接着道:“张乾程到底是谁?”

  “你问他做什么?阳婚已经解除,他注定要跟王家的女娃子在一起,现在调查他有用?”吴三姑冷笑一声,双手插在胸前。

  我的眼神不自觉的被她的雪白深沟给吸引,我一直以来都不是个管不住眼睛的小人,但……她的身材太好了……

  “混蛋,你看哪呢!”吴三姑抓起桌上供奉用的水果就想朝我扔来,但似乎又想到这是何仙姑的贡品,便讪讪的放了下来。

  “你直接告诉我张乾程的底细就行了。”我尴尬的道,随后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我看一眼又不会少掉一块肉……”

  吴三姑听到了我后面的话,她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道:“你这臭小子……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这样问我,我是不会平白无故告诉你的。”

  闻言,我分析了一下利弊,想着吴三姑应该知道整件事也不能干出什么坏事来,便道:“我的一个蛊师朋友不知道去哪了,她好像是被张乾程带走的。”

  “蛊师朋友?”

  吴三姑一愣。。

  此时,我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道:“这不是重点,你告诉我张乾程究竟有什么来历!他是不是玄学圈子的人!”

  “你先告诉我,你的蛊师朋友是谁?”吴三姑道。

  “湘省的苗族人,姓金。”我想了想后,说道。

  “湘省金家的蛊师!”

  吴三姑突然眼睛一亮。

  “怎么了?”我疑惑的道。

  “没想到我们这云城还有金家的人!金家的拘蛊奇门之术,可是整个苗疆蛊术中最顶级的养蛊用蛊之术!看来张乾程这小子早就知道云城有金家的人了,玩蛊之人,谁不眼馋拘蛊奇门?”吴三姑继续道。

  “你说什么!?”我突然想到一件很恐怖的事,一件足以令我内疚到死的事情!

  “你不是想知道张乾程来历吗,那我告诉你,他是降头师!降头师你应该不陌生吧,可以说是蛊师的分支,至于你那位朋友为什么不见了,很简单,张乾程觊觎金家人身上的拘蛊奇门之术,他肯定将主意打在你的那个朋友身上了。”吴三姑道。

  我干咽了下,面无血色。

  原来马友方三人的降头是张乾程下的!

  “不对啊,张乾程是怎么找到金家人的?”吴三姑又问。

  我的脸色更是苍白了几分。

  怎么找到的?

  都是因为我!

  是我害了金九儿!

  我现在明白了,为什么金九儿说马友方身上的降头并不是置他们于死地的,因为张乾程真正的目的不是为了害马友方!

  而是引金九儿这位蛊师出动!

  我竟还傻傻的把金九儿往火坑里推!

  “你别一幅生无可恋的样子,你的那位朋友应该没事的,金家的蛊术在整个苗疆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张乾程虽然是降头师,应该斗不过你那位朋友。”吴三姑好像是在安慰我。

  我没有说话,而是内疚的走出了吴三姑的平房。

  不管金九儿到底会不会遇害,不管张乾程会对金九儿做什么,终归是我害了金九儿啊。

  我本就对金九儿心存歉意,此刻更是让我难受的无法呼吸!

  也就在这时,我手机响了。

  是蓝洁发来的一条微信。

  【九儿回来了,你不用找了。】

  我整个人几乎要跳了起来,金九儿没事!随即,我疯也似的往学校跑,我要去见金九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