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89章节 招摇无比
  迷迷糊糊的回到宿舍,我内心彷徨。

  我的脑海中,出现了两张绝美的脸。

  一张是王茗茗,一张是金九儿。

  但想了一会后,我突然觉得我是不是想太多了。

  王茗茗已经对我没有感情了,并且她已经跟张乾程在一起,就算我对她余情未了,可我们已经没有任何的可能。

  金九儿就更别说了,她已经订婚,毕业之后就要结婚,今天之所以对我这么好,应该只是她将我当成好朋友对待罢了。

  她们都是我这辈子得不到的女孩啊。

  我自嘲的笑了笑,想通之后,心里头虽然还是很不舒服,但倒是不再迷惘了。

  正当我准备睡觉的时候,一阵急促的铃声把我吵了起来。

  是简亮平打来的。

  我一看是他的电话,心脏便不由自主的往上提了提。

  “大师,不好了!我们放在吴荣王墓前的那件三羊尊不见了!”

  接通之后,简亮平着急的喊道。

  “你在哪?我过去看看!”闻言之后,果然是坏事,我也顾不得现在是晚上八、九点钟了,穿上衣服便出了宿舍。

  “在魁山的吴荣王墓那!”

  “我马上过来!”

  结束通话后,我跑出了学校,喊了一辆出租车,便往魁山而去。

  我就知道这件事没那么轻易的解决!

  到了魁山之后,考古所的人都在,隔着老远我就听到简亮平在骂看守汝瓷的工作人员。

  “简所长。”我喊了一声。

  简亮平见到我之后,快步朝我走来,他道:“大师,又得麻烦你了,你赶紧过来看看!”

  我走到了先前放三羊尊的地方,发现层层封锁下的桌上,空无一物。

  “什么时候没的?”我问道。

  “方才我带人过来准备销毁这件瓷器时发现的,一来就看见三羊尊不见了!”简亮平激动的道。

  “没人看着吗?”我皱眉道。

  “有人看着,不过这人……”简亮平说到这里,顿时又是一脸的怒容,他继续道:“我们来的时候,这人躺在外头睡大觉!”

  我没有特别的意外,看守工作本就枯燥,更何况是大晚上的,打盹也是在情理之中。

  “大师,现在该怎么办。”简亮平一筹莫展的说道。

  “一定要找到这件三羊尊,不惜一切代价。”我道。

  这件汝瓷诡异到现在我都摸不透,纵然马友方三人身上的问题解决了,但只要这件瓷器还在,我就感觉事情没有彻底的解决!

  “我已经联系局里的人了,怕就怕在,别人动了这件瓷器也会像老马他们那样。”简亮平道。

  我沉默了下来,三羊尊的消失有点出乎我的意料,但这也让我肯定了一点,这件诡异的瓷器背后还有着一个幕后之人,至于他或者她是扮演着什么角色,都是一个谜。

  随后,我从口袋中拿出剩下的所有符箓递给了简亮平,道:“这些东西你先收下,如果有人发病,你就将其贴在那个人的眉心处。”

  “多谢大师!”简亮平已经见识过符箓的厉害,他激动的接过这些符箓,然后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道:“大师,这些钱……”

  “钱先不用给我,等那件瓷器找到了,并且销毁之后,你再给也不迟。”我却拒绝了简亮平的报酬。

  首先,事情还并没有完,我们风水师接活,还从没有办到一半收人钱的规矩。

  另外,这件事说起来我出的力并不大,真正帮助简亮平的人是金九儿,这钱就算我收下了,我也感觉拿的心慌。

  见我态度坚决,简亮平只能将银行卡收了回去。

  我又叮嘱了简亮平几句话,才离开吴荣王的墓地。

  回去的路上,我越想越觉得蹊跷。

  我感觉这整件事似乎有一个人在牵着所有人走。

  盗墓的人盗走了吴荣王墓地的所有东西,唯独剩下这件三羊尊瓷器。

  马友方找到之后,立马被下了降头。

  我找金九儿帮马友方三人解决了降头之后,三羊尊瓷器竟然不翼而飞了!?

  难道是徐达或者裘伟峰算计我的阴谋?

  还是吴三姑又下了圈套把我当猴耍?

  我想了想,感觉都不像是这三个人所为,尽管徐达隐匿在了魁山上,但我之所以参与到这件事来根本就是一件巧合,我不相信他们几个人能神通广大到这般地步。

  如果不是话,那么又是谁在下套?想要达成什么目的?

  我感觉脑壳有点乱。

  这次送我回去的是考古所的一个员工,简亮平因为要到局里去协助警方调查瓷器失踪,所以让一个员工开车送我回去。

  然而开到一半的时候,车停了下来。

  “大师,不好意思,这车抛锚了。”

  考古所的员工尴尬的对我道。

  我无奈的看了眼外头,发现已经到云城市区了,走回学校也不用多少时间,便道:“没事,我走路回去。”

  在考古所员工满怀歉意的注视下,我一边想着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一边走回学校。

  走了一点多公里的路后,我有点累,就在路边买了一瓶水。

  可就在这时,当我从小店内走出来的时候,我突然看见了一男一女。

  瞬间,我眉头紧缩。

  只见不远处的那个女人,打扮性感,招摇无比,跟着边上一位带着帽子的青年搂搂抱抱的丝毫不避讳。

  这个女人我认识,就是魏宽的女朋友,金九儿的室友,今天中午我们还一起吃饭的蓝洁!

  我马上看了眼边上的建筑,这是一个酒吧。

  我的目光渐渐的锋利了起来,蓝洁边上的那个青年看体型我就知道不是魏宽!

  蓝洁似乎有点喝醉了,摇摇晃晃的靠在那个青年边上,而那个青年一双手也不断的在蓝洁的身上摸索着。

  我有点生气,正准备上前去质问蓝洁,为什么要这样对魏宽。

  可我才走了几步,蓝洁已经上了那个青年的车,车子呼啸而出,根本没给我质问的机会。

  我看着那辆车远去,车子我认不得是什么牌子的,但看跑车的模样我就知道价格不菲,那个青年不用想也是个有钱公子。

  我眉头越拧越紧,我没想到蓝洁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魏宽的家境不好,要不然也不会刚入学就到墓园干兼职,现在这个点,说不定魏宽还在墓园幸苦的干着保安的活,可这蓝洁竟然穿着放荡的在酒吧迷醉,还跟另外一个男人不知羞耻的亲亲我我,上了同一辆车!

  怕是今晚他们就去酒店开好房,上了一张床!

  蓝洁对得起魏宽吗?

  我此刻很想去墓园找魏宽,告诉他一切,可很快,我就冷静了下来。

  魏宽跟蓝洁明显还处在热恋当中,我跑过去告诉他蓝洁出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魏宽怕是不会相信我!

  怪就怪我刚刚太过于震惊,忘了拍照!

  另外,我也不清楚蓝洁跟那个男人会去哪!

  一时之间,我傻站在了原地。

  “小伙子,还待在我店面口干啥嘞?刚刚那个女的身材不错吧,嘿嘿,就是胸平了点。”

  这时,小店门口的老板,走了出来,笑眯眯的对我道。

  我看了眼这三十来岁的老板,没说话。

  “别想那妞了,这妞不是我们这些吊丝能想的。”老板又道。

  我乐了,没好气的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吊丝?”

  “不是我说兄弟,我不是女人,在我这也不需要装,你知道你喝的是什么吗?”老板道。

  “冰露矿泉水。”我回道。

  “对,这一块钱一瓶的冰露,又叫吊丝露,哈哈。”老板笑了起来,又道:“有钱人谁喝冰露、农夫三泉啊,不说什么依云,至少也喝百岁山吧。”

  我为老板的三观感到无语,便不想去理他,准备离开这里。

  哪知,老板又说道:“那个妞是隔壁酒吧的常客,我每天看她出来都跟有钱的那些公子上豪车,每次不重样的,这种高档的鸡,可不是我们能够染指的。”

  我听了,顿时怒了起来,一把将手上的矿泉水扔在了地上。

  酒吧常客?

  每次都不重样?

  这个蓝洁原来私生活这么乱!那她为什么还要来找魏宽?欺负我兄弟是老实人?

  “你tm是神经病啊!我说她是鸡你激动什么?”小店老板被我吓了一跳,骂骂咧咧的走回了店里。

  我心情烦闷的走回了学校,想着要怎么跟魏宽揭穿这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