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84章节 解除阳婚
  回到宿舍,我躺在床上,纵然因为金九儿的订婚而有点失落,但总体还是轻松的。

  今晚可能是这些天来,我唯一开心的一晚吧。

  带着这种放松,我又迷迷糊糊的睡去了。

  不过因为已经睡了一天的缘故,第二天早上很早我就精神饱满的起来了。

  星期一,上午满课,我照例来到了教室,坐在魏宽的边上。

  魏宽依旧处于热恋之中,跟着他新交的女朋友,开着语音聊天,玩着游戏。

  我没去打扰他,很快,到上课的时候,魏宽摘下了语音用的蓝牙耳机,倒是拍了拍我说道:“陈年,你看那个新闻了没?”

  “新闻?”我一惊。

  “你快看看,这颜鸿福还真是禽兽啊!我们学校十来位女同学将这颜鸿福举报到了教育局,还有那些已经毕业的学姐,也将他的罪行公布了出来!这禽兽以各种理由猥亵女同学的事情现在已经被各大媒体曝光了!”

  魏宽将手机上的新闻拿到我的面前。

  我看着上面的头条,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当然,这并不是对颜鸿福的,而是对金九儿的,越是这样,我越觉得对不起金九儿,多好的一个女孩,被我误解也就算了,还被我言语中伤。

  “真是报应!最好躺在医院永远也出不来。”魏宽嘀咕道。

  整整一上午,不仅我跟魏宽在聊颜鸿福的事,基本上班上所有人都在说这件事情。

  课程结束后,魏宽匆匆的收拾好书本道:“兄弟,我先走一步了,哈哈。”

  我看着他脸上洋溢的幸福微笑,就知道魏宽是去找他的女朋友。

  看见魏宽幸福的模样,我也不自觉的想到了我跟王茗茗。

  如果,我们也这样走下去,会不会比魏宽更幸福?

  也就在这时,我突然看见教室门口处出现了一道倩影。

  我先是如石化一般呆在了原地,紧接着仿佛是受到了指引,脚步自动的朝门口走出。

  “茗茗,你下课了?”我柔声道,是王茗茗,她站在教室的门口。

  王茗茗平静的看着我,但我却看见了她的眼神中也有重新相遇的激动,虽说很快就被她掩盖下来了。

  “走吧,解除阳婚的东西三姑都准备好了。”

  王茗茗不冷不热的道。

  我再次怔在了原地,随后故作释然的笑了,该来的还是会来,这段不属于我们的感情终究要消失。

  我道:“好,去吴三姑那吧。”

  一路上,我们都在克制见到双方时的激动,但显然,我克制的功夫不到家,王茗茗在开车,她只有放在方向盘上的手在抖,可没有看我一眼,而我则一直看着她的俏脸。

  到了吴三姑的小巷子,我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卡片,递给了王茗茗,“饭卡还没有还给你呢。”

  “嗯。”王茗茗没多说,从我手中将饭卡拿走。

  我多希望她不要拿走啊,我多希望她还能够再对我说一句,我们分那么清干什么。

  我一度将这张饭卡当成我跟王茗茗之间的“情物”,此刻,她毫不犹豫的将其抽走,仿佛也抽去了我所有的留恋。

  吴三姑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她还是那副老女人的打扮,她道:“都考虑好了?考虑好的话,就进来吧。”

  王茗茗点了点头后,直接走进了屋子。

  我看着她坚定的背影,心中充满了压抑,是否就像王茗茗表现的那样,她对这段感情已经没有了留恋?唯有想要消除的决绝?

  “滴血吧。”

  吴三姑拿出了两把刀,还有两个碗。

  一个月前的王茗茗根本没有勇气去割手,甚至都要我帮忙,可这次她拿过刀后,二话不说的就在手掌上割了一刀。

  她的血落在了碗中,我叹了一口气也后一步将血滴在了碗中。

  随后,吴三姑拿出了两枚药丸,药丸很小,半个指甲盖那么大。

  “这枚离情丸就是破解阳婚的关键所在了,我将它泡到你们的血中,然后你们分别喝下对方的那碗血。”

  “切记,药丸必须要吞下去!”

  “吞下去之后,如果没有出现身体不适,那么就说明阳婚顺利解除,今后,你们那种血脉交融的感觉也会随之消失。”

  吴三姑再次嘱咐道,说完之后,她分别将药丸放入了血碗中。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吴三姑将递给了我跟王茗茗。

  我拿着碗久久没有喝下。

  我看向了王茗茗,让我惊喜的是,这次,她没有方才那不知道是不是装出来的决绝,她也迟迟没有将碗中的血跟药丸喝下去,眼中尽是痛苦的挣扎。

  “怎么?反悔了?反悔的话,放下手中的碗,离开这里。”吴三姑似笑非笑的看着王茗茗。

  这句话说完,王茗茗皱了皱眉头,紧接着直接一口将碗中的血喝下去。

  然而,碗里的药丸她却没有吞下。

  “这枚药丸可是我千方百计花了大功夫才弄出来的,命都因为这枚药丸折腾了半条,我可告诉你们,光喝血是没用的,药丸必须得吞进去,否则阳婚解不了!”

  吴三姑再次开口。

  王茗茗几近犹豫,还是一闭眼将药丸吃了进去!

  吃完之后,王茗茗没有说一句话,只是将一张支票放在了吴三姑的面前,然后看都不看我一眼,离开了此地。

  “一百万?真有钱。”吴三姑看了眼支票,笑道,“该你了,赶紧喝完吃完滚蛋,我就不收你费用了,算在这一百万里面。”

  王茗茗冰冷、果断的离去,给了我巨大的刺激,我心一狠,将碗里的血喝进肚子,将着枚药丸倒进了嘴里。

  做完这一切,我也二话不说的离开了吴三姑这里。

  可我才离开吴三姑的屋子走了没几步,我猛的朝巷子中的一个死角跑去!

  紧接着,我拼了命的干呕了起来。

  我不断的扣着我自己的舌根。

  此刻,我脑中浮现的是王茗茗的笑,王茗茗的泪,王茗茗的所有、的一切!

  经过我的努力,巨大的反胃感在翻滚,我恨不得将自己的胃都给倒出来。

  终于,这颗黑色的药丸,从我的嘴巴中吐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