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80章节 别后悔
  “大师,你这……”

  简亮平看向我,对我仿佛惊为天人!

  “我说简老哥,当初大师帮我儿子驱邪的场景才更牛逼呢,这都还算好的了。”严涛笑眯眯的对简亮平道。

  只见简亮平深吸了一口气,对我说话的语气彻底的恭敬了下来,他道:“方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大师勿怪!”

  “刚刚来之前医院已经打了好几针的镇定剂,但都办法让老马安静下来,没想到大师用了几张符就治住了老马!”

  “以前我还以为这些都是子虚乌有的骗人东西,原来是我肤浅了!”

  我没回应简亮平,而是紧紧的盯着床上的马友方。

  前日马友方在古墓咬断手指时,我就知道他怕是染上邪崇了,但我没有出手,一来我并不喜欢马友方,我没有一定要救他的义务。

  二来,就是马友方染上邪崇的方式有点诡异,也就是那件古墓出土的汝瓷极为邪乎,我不确定能够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帮助马友方。

  目前来看,马友方是被饿死鬼缠上了,只有被这种鬼缠上才会拼了命的想要找东西吃。

  “准备一碗糯米放在他的头顶上,再在糯米中插上一根燃香。”我吩咐边上的简亮平,这样能够安抚马友方身上的饿死鬼,让这只鬼先吃糯米填饱肚子。

  “好!那大师你呢?”简亮平问道。

  “我先去魁山看看,今天你们考古所的人应该还在那座古墓吧?”我问道。

  “在的。”简亮平回了我一句,片刻后马上想到了什么,又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我没有告诉简亮平我为什么知道魁山,为什么知道古墓,因为我懒的解释。

  出了医院后,我喊了一辆出租车。

  乘着出租车我再次来到了魁山。

  古墓的考古现场,依旧有许多考古所的专家在忙碌。

  我走了过去,可没想到,我看见了一个熟人,这个熟人也看见了我。

  “陈年?你来这里干什么!”张乾程疑惑的看着我道。

  “我不能来?”我反问道。

  其实,看见张乾程的那一刻,我是开心的,因为张乾程在这里,就意味着他没有跟王茗茗在一起。

  “小张,谁啊?”

  这时,又来了一位三十来岁的男人,看穿着似乎是考古所的在编员工。

  “李大哥,是一个本科生。”张乾程笑道,声音带着嘲讽。

  “原来是前天晚上的那个免费劳动力啊,你又来这考古现场干什么?我记得今天没让你们来的啊?”这姓李的考古所职员说道。

  “我来看下古墓。”我道。

  “呵,赶紧走吧,还看下古墓,今天没有苦力让你干,所以这古墓你也没的看,开玩笑,你当这里是你家游乐园?想看就看?不是考古所正式在编员工,不得接近现场!”姓李的考古所职员冷笑一声。

  “那他为什么可以看?”我看了眼张乾程。

  这人微微语塞,随即道:“有时候人跟人就是不平等的,你知道小张的父亲是谁吗?市博物馆好几件藏品都是小张父亲捐赠的,他当然可以看。”

  张乾程不屑的看了我一眼,满脸的高傲。

  “别那么瞧不起人,你叫什么名字?”我道。

  “我还就瞧不起你了。咋地?就你这嫩样,来帮我们干体力活都是抬举你了,古墓哪是你想看就看的?记好了,我叫李泰!”他道。

  “滚吧陈年,这里是考古现场,你要再不走,我们可是有权报警的。”张乾程笑道。

  “真不让我进去?”我没理会张乾程,而是看着李泰。

  “哪来那么多废话,是不是我刚刚说的话太温柔了?赶紧滚!别影响我们工作!搞笑。”李泰不耐烦的道。

  “你别后悔。”我道。

  “我说你小子是耳朵有问题还是脑子有问题?让你滚听不懂吗?后悔?你在做梦?小小本科生以为考上大学了不起?我不妨告诉你,我浙大硕士。”

  李泰讥讽的笑了起来。

  一边的张乾程也在笑,像是看好戏一般的看着我。

  “好,那我走。”我没再坚持,转身离去。

  我本就不太想帮马友方,那件瓷器诡异的很,我都看不出什么苗头,这下好了,赶我走,我也有理由反悔。

  “小张,你们学校怎么什么傻比都有?你还不如来我们浙大的历史系呢。”

  “每个学校总会有一两个傻子,这也正常。”

  ……

  我走出了考古现场,可这时,正好迎面撞见简亮平以及严涛。

  “大师,你怎么不进去?”简亮平疑惑的看着我,紧接着说道:“糯米还有燃香我们都弄好了,下一步该怎么办。”

  “下一步准备好一个棺材,准备后事吧。”我淡淡道,被那李泰骂了两句,我心里不生气是不可能的。

  “啊?大师你这是什么意思?”简亮平愣住了。

  “所长!你怎么来了!哎呀,这座古墓竟然连你都惊动了!”

  李泰看见了简亮平,马上随同张乾程走了过来。

  “大师,你说话啊,到底怎么了?”简亮平却没理会李泰,而是问我。

  李泰看见我还没走,遂即接话道:“所长,你来的正好!就是这个本科生,非要进古墓里头,还好我及时把他拦了下来,这小子,以为前天帮我们干了苦力活之后就能够随便进出了呢,所长放心,他要再纠缠,我马上报警。”

  说着,李泰准备掏手机。

  而这会简亮平听了李泰的话后,立刻明白了,他的脸青一块,紫一块,太阳穴隐隐有青筋暴起。

  “赶紧走啊!再不走我真报警了!”李泰指着我喊道。

  “陈年,你怎么跟瘌蛤蟆一样?对茗茗是这么一幅死皮赖脸的,怎么来这里也是一幅死皮赖脸的?”

  张乾程毫不留情的嘲讽我。

  我冷笑一声,也不多说,直接转身离去。

  严涛见状,所有的事都明白了,他道:“你们两个够了!简所长!我拿你当哥,所以才拉下脸去求大师帮助你,可你就这么对待大师的?还想让他救人!你们自求多福吧!大师,等等我!我送你回去!”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等等,大师!你先别走!”

  间亮平当即也大喊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