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69章节 凤良颜
  听着王茗茗的话,我手脚冰冷。

  她的这句话,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就像是那天夜晚,她没料到我不会牵起她的手一般,今夜,我也没想过她会不跟我走!

  我以为王茗茗是耍性子才找了个男朋友,我以为只要我再像上次那样,好好的跟王茗茗解释清楚,我们又能够重归于好,她依旧能够重新的回到我的身边。

  可好像依旧是我以为……

  “听到没有?放开茗茗,她让你放开!她要跟我去医院!”张乾程一喜,马上得意的说都。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我的手松开了,王茗茗宁愿跟张乾程去医院也不相信我,那我该怎么办?我也只能够松手了啊……

  王茗茗撑着边上的椅子,张乾程想要冲上来抱住王茗茗。

  “谁都别碰我!”王茗茗喊道。

  张乾程讪讪的停止了动作。

  这时,救护车来了,几名护士搀扶着王茗茗离开了大金房酒店。

  今晚的宴席,才刚开始就不欢而散。

  辅导员吕大海跟着去医院。

  班上的同学对我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他们说的一些话,我也听到了,无外乎就是说我疯了。

  我疯了吗?

  我真的疯了。

  我心中那自以为是的感情,这一晚过后,将彻底的碎裂。

  全班同学都走了,我还无力的坐在大厅中,这些日子的一切如过眼烟云般在我面前飘过。

  我其实能够强硬的带走王茗茗的,但她的那些话,已经击溃了我的内心,我没办法再抱住她。

  不过,我好像又违背父母的遗嘱了……

  不惜一切代价帮助王家的人,可我今晚没有不惜一切代价!

  我放走了王茗茗。

  我想想也真是可笑,一个月之前,我发誓定要铭记父母的遗嘱,终生不违背。

  可才一个月啊,我接连打破,这下好了,三条遗嘱,没有一条我牢牢遵守的……

  “噗……”

  突的,一盆凉水从我身上倒下。

  我看去,是魏宽。

  “陈年!你个傻比!你个弱智!为了一个女人你至于吗?”魏宽指着我大骂。

  痛快!

  骂的好!

  我就是个傻比!

  我就是个弱智!

  因为王茗茗,我连父母给我最后的三条保命用的遗嘱都没当回事,我不是傻比是什么?

  “起来,振作点!”魏宽把我拖了起来。

  我站了起来,但我眼中却是彷徨,接下来我该怎么办呢?

  “走。”魏宽把我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硬拉着我出去。

  天已经黑下来了,魏宽把我拉到一座天桥上。

  下方是如彩河般的车流,微凉的风轻吹,我感到好过了些。

  “我还以为你醒悟了呢,陈年,你也太没骨气了!”魏宽恨恨的说道。

  我没有搭话。

  骨气?在有感情的那一刻起,只要爱就不会有骨气。

  “陈年,听老哥一句劝”魏宽想要继续说道。

  “我知道了,魏哥,方才是我激动了。”我打断魏宽的话,出来之后,我好多了,也想明白了。

  既然该断的都断了,那我也没什么好留恋的。

  接下来我要做的事很简单,那就是保命,保住自己的命,如大伯当初在父母坟前跟我说的一样,好好活下去!

  “你知道就好。”魏宽恨铁不成钢的道。

  我看着魏宽,心中感到一丝温暖,说起来,我从小孤僻,没什么好朋友,魏宽算是第一个。

  “走,魏哥,跟我去一个地方。”我道。

  魏宽一愣,问道:“啊?去哪?”

  “跟我走就是了。”我继续道。

  “不会去找医院找王茗茗吧?我可不去!”魏宽道。

  “是去墓园,放了一个星期的假,你把墓园兼职给忘了?”

  既然逃不开,那我为什么不直面徐达或者裘伟峰呢?

  我准备去墓园,当面看看徐达究竟想要怎么报复我!

  “差点忘记了,原来还有兼职,走走走。”魏宽闻言,醒悟道。

  我们花了点钱喊了辆嘀嘀打车,来到了墓园。

  墓园的保安室亮着灯,我看见后,心里一紧。

  倒是保安室门口的黑狗不见了。

  但当我们走进保安室的时候,看见屋内的两个人,我愣住了。

  这两个人中没有徐达,也没有裘伟峰!

  其中一个是白天的保安陆元,另外一个男人矮矮胖胖的,比魏宽还胖,像是圆球一样。

  “你们来了?”陆元见到我们后,打了一声招呼。

  我对陆元点了点头表示回应,紧接着道:“陆哥,今天徐队长没来吗?”

  “你说徐队长啊,我正想说这件事呢,来,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上头派下来的新保安队长,也是我们的新老大,凤良颜,凤队长,至于徐达徐队长呢,他今天中午就辞职了。”

  陆元开口说道。

  我人怔住了。

  徐达……辞职了!

  这是为什么呀?难道是因为宝脉消失之后,徐达认为这八宝鸡墓园没有继续留下去的必要,所以辞职不干了吗?

  “两位就是墓园的兼职生了吧,以后叫我老凤就好了,多多关照。”凤良颜笑呵呵的向我们问好,然后伸出手。

  “你好你好,凤队长一看就亲切,不像那个死老头,哎呀,以后我魏宽就跟着凤队长混了。”

  魏宽倒是极为兴奋,马上伸出手跟凤良颜握在了一起。

  我其实来墓园还有一件事,就是为了辞职,生活费有了,我没必要每天这么累的来这里兼职,既然徐达不在,我更没有待下去的必要。

  我便道:“凤队长,不好意思啊,我今天来是为了辞职的。”

  “啥?陈年你要辞职?”魏宽却跳了起来。

  “有点累了,想休息一下,你知道的。”我道。

  “也是,你确实需要休息,那墓园就让我来挑起大梁吧。”魏宽似乎是想到了我跟王茗茗的事,他拍了拍我。

  “别呀,墓园正缺人呢,小兄弟继续干着吧。”凤良颜却是想要留下我。

  我摇了摇头,坚持的说道:“学业繁忙,还是算了,抱歉凤队长。”

  “真不干了?要是你学业繁忙的话,我做主,你晚上什么时候有空什么时候来墓园,工资我照样发你七千!”凤良颜意味深长的看着我,眼中露出了若有若无的隐晦光彩。

  我一愣,还有这种好事?

  我仔细的再次打量凤良颜,这位身材圆滚、名字略显古风的三、四十岁大叔。

  片刻后,我好像发现了什么。

  突的,凤良颜伸出手道:“小兄弟,你还没跟我握手呢。”

  我下意识的伸出手,跟他紧紧相握。

  然而,当我的手触碰到凤良颜的手后,我整个人瞬间僵硬住。

  只听凤良颜的声音再次传来,这次却略显幽幽。

  “小兄弟,不再考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