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65章节 绝美女子
  从后山上下来,我二话不说直奔墓园的核心之处,我有预感,这里是宝脉的所在之处,也很有可能裘伟峰将王晴儿的蜡像移动到了这里。

  八宝鸡山上全是墓碑,我对这里极为熟悉,毕竟每天都要巡逻好几次,我靠着先前推算的位置,来到了宝脉的所在地。

  这里是墓园的边缘位置,前面没有路只有山体的岩壁。

  我扫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宝脉。

  天上的洞明星,以及隐元星没有消失,按理来说,宝脉是大开的,肉眼凡胎是能够看见的。

  可为什么我看不见?

  我皱了皱眉头,片刻之后,我突的想到了一件事!便是不久前,魏宽说的那件事!

  徐达跟裘伟峰两个人穿着红衣服进墓园!

  我一拍脑袋,暗骂自己脑子生锈了,竟然没想到这一点,我光顾着星象了,竟忘记了八宝鸡墓园的风水。

  按照归藏易的风水解法,后山是离火的卦象,而这八宝鸡主山则是坤地的卦象,按照五行相生,火生土,唯有着火性之物来此,才能使得此地万物出现。

  红衣服是火性之物的代表之一。

  想到这里,我心中冷笑,这个徐达说什么让我们看见穿红衣服的人马上把他赶走,恐怕是担心有谁知道八宝鸡墓园的秘密,来此地打宝脉的主意吧。

  不曾想,这个脾气臭的跟屎一样的老头,这么有心机。

  这会,红衣服我倒是没有,但我可以现做一件红衣服。

  我的书包中正好有一罐朱砂墨水,我将身上穿着的白色短袖脱了下来,用方才买来的毛笔,一点一点的将朱砂墨涂在短袖上。

  很快,红色的短袖就完成了。

  随后,我又均匀的涂在了五分短裤上,虽然我的短裤不是白色的,涂上去着色并不明显,但我想问题不大,朱砂本就属于至阳至火之物,只要沾上一点,就可以了。

  就在我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我眼前的景象突然一变,山体的岩壁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条路。

  这条路就是通往宝穴的地方了,我没有过多的耽搁时间,直接朝里头而去。

  路不长,我很快就走到了尽头,路的尽头是一山一水。

  我看着眼前这座不算特别高的山,以及看起来就很浅的小湖泊,心中想着,这应该就是宝脉了!

  但,此刻真正吸引我的却是这一山一水之间的东西。

  王晴儿的蜡像!以及裘盛的棺材!

  果然,裘伟峰将这离火伏罪法阵的阵眼搬到了宝脉中!

  我不确裘伟峰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我现在也不用确定,我只需要用姜师兄给我的纸人将王晴儿救出来便可以了。

  至于这两座宝脉,说实话,对我的诱惑力并不大,先不说宝脉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会真正开启,就算开启了,什么长生不老我根本不感兴趣,毕竟我连二十岁不到,以后还有好多年可以活。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也只有徐达、裘伟峰这种六、七十岁的老头才会想要找寻那一丝长生不老的机会吧。

  此刻的我,心情稍微的放轻松了些,徐达绝对想不到我进入了宝脉中,我现在只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王晴儿救出来就可以了,到时候逃之夭夭,我管你什么宝脉不宝脉的,里面就算真有长生不老的法子,也不管我什么事。

  我都想好了,等救出王晴儿之后,我就辞去墓园的兼职,银行卡有三十万,足够我大学期间的生活费了,我到时候空闲下来后,再帮人看看风水,日子过的不要太安逸,何必来搅这趟浑水?

  至于裘伟峰的报复,我救王晴儿,也就天知地知,他就算风水之术超绝,也找不到什么证据。

  什么徐达,什么宝脉,什么长生之术,都跟我无关!

  遂即,我走到蜡像的边上,先点燃一根蜡烛放在蜡像前方,随后轻声道:“托茗茗的关系,我厚着脸皮也叫您一声姐,晴儿姐,等会我用纸人将你从法阵中救出来,让你免遭火刑之苦,也好重新转世投胎,不过我需要你的配合,你如果听见了,就把前方的蜡烛吹灭。”

  姜师兄的扎纸术虽然强无敌,却不可能比的过离火伏罪法阵,等会如果王晴儿配合,那么成功的几率将会大上不少,当然,如果王晴儿不配合,怕就是……

  好在,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蜡烛在我眼皮底下突然熄灭。

  我心中一喜,忙道:“晴儿姐,待会你一定要用尽全力往我手上的纸人上面钻,只有这一次机会,如果这次失败,我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够救你出来了。”

  说完这些,我摆下了十六道的香,这叫引魂香,紧接着我又将纸人放在了香的中间。

  纸人随着青烟不断变黑,我眼皮一跳,这就算开始了,不过我得等纸人完全变黑才行,纸人完全变黑,也就意味着王晴儿的魂魄已经完全进入纸人当中。

  然而,没过多久,纸人却忽然开始褪色,由黑色重新化为白色。

  我大惊,赶紧再在纸人的周围插上数根引魂香!

  “晴儿姐,加把劲啊!你想想茗茗!她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你要是出来了,那么她也会开心,而如果你继续困在这个法阵中,茗茗也会跟着你一起痛不欲生!”

  我看出王晴儿出来的意志似乎不太坚定,只能够将王茗茗抬出来。

  在我的话说完之后,纸人又开始逐渐黑化,我松了一口气。

  可就在这时,那具装着裘盛尸体,也就是王茗茗表哥的棺材开始震颤了起来,这还不算,两处宝脉也开始出现异变。

  只见山剧烈的抖动,落下了一块块石头,而原本平静的湖面也荡漾起了一圈圈激烈的涟漪,顷刻间,湖面如同沸腾的开水。

  引魂香中的纸人,则霎那褪去黑色,重新化为白纸。

  我呼吸都停止了,满眼的不可置信。

  这……这是为什么?

  我好像掉进了冰窖里,从心顶凉到了脚尖。

  我失败了?

  我不敢相信的拿起纸人,纸人没有一丝的灵魂波动,王晴儿的魂魄没有如我预想中的那般转移到纸人上!

  我失魂落魄的看着手上的纸人,姜难师兄口中那两成失败的几率给我碰见了?

  我傻傻的站着,感到深深的无力,我还是没将王晴儿救出来,我还是没办法将茗茗心中最大的心结给解开!

  就在这时,我忽地感觉背后有人在注视我……

  我转身一看,整个人差点跳了起来!

  是一个女人,一个穿着红衣服的绝美女子!

  这女人看起来二三十岁,风姿卓绝、螓首蛾眉。

  我以为王茗茗已经是世界上最好看的女人了,但眼前这位诡异的红衣女子,完全不输王茗茗。

  甚至……客观点来说,眼前这位女人比王茗茗还要美的不可方物!

  天啊,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长相的女人?这美的也太不真实了!

  在这宝脉中,突然出现一位红衣女人,我的注意点本不应该放在她的长相上面,但她的容颜太过于惊艳了,就算此刻看上去如同红衣女鬼一般,我也无法不惊叹。

  过了一会后,我才缓过来。

  “你是谁?”我问道红衣女子。

  只见这红衣女子对我笑了笑,然后一步一步的朝我走了过来。

  我身子一紧,有点窒息的看着她的眼眸,这……这眼神,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陈家小子,做的很不错,果然没让我失望,将蜡像中的魂魄救出来,那两个老东西就无法提前开启宝脉,好了,剩下的就交给我吧。”

  绝美的红衣女子开口,声音软绵细长,堪比天籁。

  可这句话落在我的耳朵中,一如晴天霹雳!

  虽然声音不同,但这说话的语气,这腔调,我脑海中瞬间出现了一个人走阴人吴三姑!

  然而,我怎么也无法将那样貌丑陋、声音难听的老女人吴三姑,与这容颜绝世、音如天籁的女子重合在一起!

  但我又记起了魏宽当初对我说的话,他说在走阴的时候看见了一个容貌漂亮到堪比王茗茗的女子。

  她……不会真是吴三姑吧!

  绝美红衣女子走到我边上,将我手上的纸人拿走了。

  “你干什么!”我惊到。

  “大呼小叫什么?拿着这种极品的纸人连个魂魄都救不出来,我真为你陈家感到丢人,待一边去,这法阵我来破,王家大女娃子我来救。”

  女子邪魅的对我一笑。

  我干咽了下,这说话的语气,根本就是吴三姑啊!

  “你是吴三姑?”我问道。

  女子没有回我,而是拿着纸人走到蜡像前面。

  只见女子盘腿坐在了蜡像前,双手夹着纸人,闭着双眼,嘴上念念有词。

  没过多久,纸人开始变黑,而蜡像则燃起了白色的火焰。

  我一惊,这是什么手段?

  就在我诧异的间隙,王晴儿的蜡像已经完全焚毁殆尽,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余渣,而纸人也彻底变成黑色,像是活了过来。

  我看着绝美女子,有点意外,这……这么轻易的就弄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