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45章 又是幻觉?
  我看了下时间,快要十一点了。

  “他找你,好像有急事,要不要回个他?”王茗茗道。

  魏宽这么着急找我,肯定不是一般的事情,我马上点头道:“打个语音电话过去吧。”

  紧接着,我用王茗茗的手机打了个电话给魏宽,可“滴滴滴”的声音响到底了,魏宽都没有接。

  我有点担心,便道:“茗茗,我得先走了。”

  我怕魏宽出什么事,必须得去墓园看看。

  “是去八宝鸡墓园吗?我送你吧,我知道你跟他在墓园兼职。”王茗茗细声的说道。

  “不用,你在家好好休息。”

  我却拒绝了王茗茗的好意,墓园对于王茗茗来说是个伤心的地方,我不想再让王茗茗伤心了。

  “那你路上小心。”王茗茗见我强硬的语气,便不再坚持。

  随后,我立刻赶往了八宝鸡墓园。

  墓园的保安室内,空无一人,魏宽不在。

  我心里咯噔一下,魏宽不会出事了吧?

  我赶紧从保安室内走了出来,想去找魏宽,墓园的秘密还没有完全解开,很多未知的东西,魏宽一个人值班不是没出事的可能。

  可这时,一个胖子朝我冲了过来。

  “魏宽?”看见这胖子的脸后,我忐忑的心算是平稳。

  “陈年,你在搞什么东西啊,昨天请假也就算了,怎么今天还旷工?昨天有陆元老哥陪我,今天你说都不说就不来墓园,没人给你顶班,大晚上的就我一个人值班!我去撒个尿都怕的要死!”

  “我错了行嘛,你这么着急找我干什么?难道就为了这件事?”我道。

  “当然不是,陈年我刚刚发现了一件了不得的事情!”魏宽激动的道。

  “你又发现什么事了?”

  “我看见徐达还有另外一个人进了墓园!重点是,他们两个人穿的衣服都是红色的!”魏宽压低声音道。

  “你说什么!”我有点懵。

  “跟徐达进去的那个人似乎还是我们上回看见的那个红衣人,不高不矮的男人,头发长长的。”魏宽又道。

  已经不用想了,头发长长的男人,肯定是裘伟峰!徐达跟裘伟峰竟然在晚上一起穿着红衣服进了墓园!

  “徐达这死老头,还跟我们说,看见穿红衣服的人进墓园,马上赶走他,可老头自己倒是穿着红衣服进来了,你是没看见徐达穿红衣服的样子,穿的跟个新郎官似的。”魏宽冷嘲热讽的道。

  “他们去后山,还是去墓园主山了?”我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刚刚我在打游戏,他们进来之后我才看见,追出去时,两个人都没影了,然后我就发消息给你,你消息没回,电话也没接,我只能够问王茗茗了。”魏宽道。

  “我们现在去看看,先去墓园!”我想了会后说道。

  八宝鸡山跟墓园后山共同组成了阴母鬼童穴,其中八宝鸡主山为母,后山为童,一开始我的注意力都放在墓园后山上,八宝鸡山这个整座墓园的核心山丘我却没有特别的在意,可现如今我有预感,墓园的秘密大概率藏在这座八宝鸡山上!

  “好咧。”魏宽没有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随后,我拿着手电筒就前往八宝鸡山。

  一路上都是逝者的墓碑,我们每天晚上都要来这墓园中巡逻,所以就算环境再唬人,因为渐渐的熟悉了,倒也没什么好怕的。

  相比于墓园后山,这座八宝鸡山,我们两个算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就差能把这几百号墓碑上面的逝者名字给背下来了。

  “没人啊,他们不在这里。”魏宽扫了一圈偌大的墓园出声说道。

  “不会是去后山了吧?”我也疑惑的道。

  “哎呀,这八宝鸡山我看普通的很,哪有那后山邪乎,这八宝鸡山我们每天晚上都要转个好几回,也都没碰到过什么诡异的事,倒是那后山,去一次吓一次,这徐达准是跑到那个后山上了。”

  魏宽想了想,大咧咧的说道。

  话虽如此,但我总觉得,这个八宝鸡山绝对有大秘密。

  “那我们去后山看看。”这墓园上没有人,那就只能去墓园后山看看了。

  就在我跟魏宽准备下山的时候,突然我的肩膀上一重!

  “谁!”我还没出声,倒是边上的魏宽大喊。

  “两个臭小子,现在几点了知道不?”

  只见是徐达!

  徐达两只手分别搭在我跟魏宽的肩上,阴沉着一张脸,看着我们。

  “老头!我tm的,你想要吓死我啊!”魏宽拍了拍胸口,喘着气道。

  徐达摆着一张臭脸说道:“我问你们现在几点了!”

  “现在……现在十二点五十啊,咦,你不是穿红衣服的吗?怎么又变回汗衫了?还有你边上不是跟着一个人吗?那个人去哪了?”

  魏宽先是看了一眼表,紧接着连声询问到徐达。

  “什么红衣服蓝衣服的,你们两个小子睁大眼睛看看时间!现在十二点五十了!完全不把我的话当回事是吧,我说过了,一点之前必须离开墓园!”

  徐达怒气腾腾的道。

  “徐队长,你别生气,我们马上走,马上走!”我赶紧拉着魏宽离开。

  出了墓园后,魏宽还是满脸不解,他纳闷的看着我道:“陈年,我明明看见徐达穿的是红衣服啊,还有明明不止一个人的啊,难不成又是我的错觉?奇了怪,我中的邪莫不是还没好?怎么老是出现幻觉。”

  “不早了,先回学校。”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我沉声说道。

  “陈年,你说是不是我的幻觉啊?”魏宽苦着脸问道。

  我没有回答魏宽,但我知道这绝对不是魏宽的幻觉!

  首先,魏宽现在的身体好的不能再好!他没有中邪,也没有被其他的脏东西缠上,甚至因为沾染过孽业的关系,魏宽的运势将会衰极转盛,今后基本不会有脏东西会盯上他了。

  另外,徐达是保安队长,是上白班的,平常可没见他晚上会来墓园,今晚我们却在八宝鸡山上遇到他,徐达不会无缘无故来墓园,三更半夜的,他不睡觉来墓园干什么?他绝对是有目的!

  最后,徐达跟裘伟峰关系匪浅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上回就已经发现裘伟峰穿着红衣服来墓园后山了,这次他们两人都穿着红衣服来,也并不是无法想象的事。

  但疑问来了,他们穿红衣服的意图是什么?为什么徐达让我们赶走穿红衣服来墓园的人,可他自己却穿红衣服?

  疑点很多,不过今晚我也不是没收获的,从在八宝鸡山遇到徐达来看,其中的秘密就藏在墓园的主山八宝鸡山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