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44章 王茗茗的姐姐
  王茗茗的寝室我还记得,我用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她的寝室门前。

  我发现王茗茗的寝室门是半掩着的,心中一喜,便推门而入。

  可空无一人的宿舍,令我的心情像是做过山车一般的下坠。

  不在?那她去哪了?

  我慌了,马上在大学校园内寻找了起来,什么篮球场,足球场,甚至是未名湖我都寻了个遍,但就是没有王茗茗的身影。

  我想要拿出手机给王茗茗打电话,但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因为我出来的太过匆忙,手机落在宿舍了。

  站在未名湖的湖畔,吹了半天的风,我想着王茗茗会不会是回家去了。

  不管我猜的对不对,我也想不到王茗茗还会去哪,只能够前往翠萱菀。

  翠萱菀是别墅豪宅,保安依旧是尽职的待在保安室,同为保安,我们这业余保安就跟豪宅的保安没的比,人家一看就是受过专业培训的,目光如虎般锐利,一切将会危害到业主生命安全的歹人似乎都逃脱不了他的眼睛。

  但此刻,我必须得想办法溜进去。

  在翠萱菀得四周溜达了一圈,我才找到一个能够翻越的铁栅栏,废了一点功夫后,我进来了。

  紧接着,我按照当初吴三姑告诉我的地址,寻找着王茗茗的别墅。

  最终,当我找到王茗茗的家时,看见她的家中还亮着灯,我这一颗高悬的心才算是真正的放下了。

  站在她豪宅的门前,我按下了门铃。

  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王茗茗精致的俏脸,只不过她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好看的双眸也红肿着。

  王茗茗看见是我后,先是一愣,猛的推门想要把门关上。

  可我的速度却是不慢,直接钻进了她的家中。

  “你想干什么?”王茗茗冷冷的道。

  听着这话,我仿佛回到了几个星期前,我们初次见面的那一天,那天的王茗茗就很冷,冷的令人生不起任何接近的意图。

  “茗茗,你听我说,都是误会,我跟那个疯女人没有一点关系。”我急忙开始解释了起来。

  “都上了一张床还没关系?你去找她呀,来找我做什么?”王茗茗说着说着眼泪又开始流了。

  “真不是这样的,我是什么人你知道的,我怎么可能跟她有关系呢?”我想要辩解。

  “你是什么人?我知道,我当然知道!送个少妇回家都要亲个嘴,你说你是什么样的人?”

  王茗茗冷笑一声。

  我明白了,原来这些天耿耿于怀的是这件事!

  “茗茗,我那天之所以嘴上会有口红印,是给那白艳丽偷袭才沾上的,我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啊,你跟吴三姑在楼下等我的情况下,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呢?上回帮她解决完事情之后我就再也没找过她了,我跟白艳丽是绝对没有什么瓜葛的。”

  我只能够老实的回道。

  “那这个柳丝蕴呢?陈年你太让我失望了!当初她是怎么说我的?我为了帮你,给那个女人说成是破鞋!可你却这么对待我?”王茗茗抽泣了起来,声音中全是幽怨。

  我就知道是这么一回事!我暗恨自己不小心,马上解释了起来:“这就更冤枉我了,这个柳丝蕴骂我就算了,还骂了你,她算是我这辈子最讨厌的人了,我怎么可能跟他纠缠不清?”

  我这句话似乎让王茗茗的心情好过了些,但她还是委屈的道:“那我眼睛是出现幻觉了?她骑在你的身上是我看错了?你既然这么讨厌她,还跟她门都不关的在一个床上?”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面对王茗茗的连续发问,我松了一口气,王茗茗只要问了,就说明她肯听我解释,只要能够给我解释,那么一切的误会都能够解开,毕竟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说出来你可能觉得荒唐,我也是没有反应过来才被她推在床上的,至于她为什么来找我,茗茗,你还记得今天早上的事吗?”我道。

  “你是说今天早上她求你帮她的那件事?”王茗茗回想起来了。

  我见到王茗茗的情绪算是彻底的稳定下来,心中一喜,说道:“没错,就是这件事,这件事说来复杂,你还记得上回那个严子龙吗?”

  王茗茗点了点头。

  我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包括柳丝蕴来宿舍找我的原因全都讲给了王茗茗听。

  这下,王茗茗算是信了我七八分。

  “这样的话,是我误会你了,对不起。”王茗茗柔柔的看了我一眼。

  王茗茗这模样,我心都快要化了,连声道:“没事的,是我意志不坚定去帮了他们,都怪我。”

  虽然我没怎么跟女人相处过,但我晓得,把错全部揽在自己身上,准是对的。

  “你还没吃饭吧,我打个电话给饭店,让人送来。”王茗茗软腻的说道。

  我其实吃过饭了,但就一碗泡面根本不顶用,便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下课的时候,我在餐厅等了你半天都没等到你。”王茗茗温柔的看了我一眼,随后拿起手机叫了外卖。

  我心中一暖,原来下午的课结束后,王茗茗就准备跟我和好,也都怪我,要是不为了省钱而回宿舍吃泡面,这一切的误会都不会发生。

  不过所幸,过程虽然不怎么样,但结局是好的。

  很快,色香味俱全的饭菜被人送来了。

  像第一次我跟王茗茗在学校餐厅一般,她撑着漂亮的脸蛋看着我吃。

  但不同于上次,这次我很享受这种感觉,我渴望王茗茗的眼神很久了,我现在喜欢跟她独处。

  吃完饭后,我准备收拾,可王茗茗却站起来道:“我来吧,你去沙发上休息一下。”

  我还没来及拒绝,王茗茗便贤惠的收拾起饭桌。

  我只好坐在了沙发上。

  不过这时,我看见前面桌子上摆着的一张合照。

  合照中有一对姐妹,一对长的一模一样的姐妹,是王茗茗跟她的双胞胎姐姐。

  我心中感叹,王茗茗的父母还真厉害,生出一个这种美貌的女儿就很不容易了,竟然生出了两个,两个还长的一模一样。

  “陈年,相片上的这位就是我的姐姐了。”王茗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收拾好了,她坐在我身边,轻声的对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其实我很想知道王茗茗姐姐跟她表哥之间发生的事,但想到王茗茗似乎并不想说,我也没开口问。

  “我姐姐叫王晴儿,她喜欢穿碎花连衣裙,她只比我先出来几分钟,但从小什么都让着我,有好玩的,好吃的东西,总是先给我。”

  王茗茗却是打开了话匣子,靠在沙发上,痴痴的看着照片上的人。

  我没有打扰王茗茗,家中只有我一个晚辈,这种兄弟姐妹之情我是体会不到,但亲人之间的感情我却能够感同身受。

  “我还记得上小学的时候,同班的一个女生老是欺负我,又是抢我的文具,又是扔我的作业玩,更过分的是有次还将烫水泼在我的手上。”

  “小时候的我,很内向,也不敢跟爸妈讲,硬生生的疼了好几天。”

  “一天洗澡的时候,我手上的烫伤被姐姐看见了,姐姐很生气的问我怎么了,我就告诉了她。”

  “那天晚上姐姐也没说什么,但第二天,姐姐直接去找那个女同学算账,扇了她两巴掌。”

  “那个女同学在班级里有很多姐妹,姐姐很快就被她们打了回来,她的脸都被抓花了,她的头发都被抓掉了好几把,可我姐姐却站在我的面前警告她们。”

  “她说,我是她妹妹,这个世界上谁都不能欺负我。”

  王茗茗说到这里,潸然泪下。

  我的鼻子也一酸,心里的柔软被触动。

  “可是陈年,你知道我姐姐是怎么死的吗?”王茗茗突然抬头看向了我。

  我摇了摇头。

  “是被裘盛那个王八蛋害死的!裘盛跟他的一位兄弟迷晕姐姐,两个人一起玷污了姐姐!”

  王茗茗声音凄凉,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

  我愣住了,身子僵硬,问道:“裘盛……他就是你的表哥?”

  “对,我姐姐是多么善良的一个人啊,但活生生的被裘盛那两个人渣逼疯!”

  “姐姐疯了,一天只有为数不多的时间是清醒的,她最后拿起了刀杀了裘峰,也砍了他兄弟,最后在家中自尽。”

  “可我命苦的姐姐,生前受尽痛苦,死了还要被裘伟峰折磨,他根本不是我的舅舅!裘盛也不是我的表哥!”

  王茗茗说着,情绪彻底的奔溃。

  得知真相的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同时,我不禁想到了王茗茗表哥被砍下命根的兄弟,他不会就是那个梁国豪吧?

  “陈年……”王茗茗突然扑到了我的怀里,失声痛哭。

  这是第二次抱着王茗茗,但这次我心中只有无尽的心疼。

  我此刻也暗下决心,看来是时候问下大伯了,我要破解那裘伟峰布下的离火伏罪法阵!不为别的,就为了怀中的女孩能够不再伤心难过!

  王茗茗在我怀里哭了好久,才缓了过来,她抬头道:“陈年,我只将这些事告诉了你,我连三姑都没有详细的跟她说过,你可不能对别人讲。”

  “放心,我谁都不说。”

  我又不是傻子,王茗茗信任我才跟我说她的伤心事,我怎么可能跟其他人说。

  就在时候,王茗茗的手机响起了一阵微信消息的提示音。

  “陈年,你看看。”王茗茗看了一眼将手机递给了我。

  消息是魏宽发来的,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王茗茗,你知不知道陈年在哪?我联系不上他,急急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