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42章 祖坟问题
  来到医院,严子龙躺在重症病房中。

  屋内,还有两个人,两个衣着光鲜的中年夫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两人应该就是严子龙的父母。

  “狐狸精你还有脸来!?”

  严子龙的妈妈看见柳丝蕴后,就冲了过来,一把抓过她的头发,用力狠拽。

  “放开我。”柳丝蕴喊道,“明明是你儿子色欲熏天,怨得了我什么?”

  “怨得了你什么?我儿子要是出事了,就算不能让你陪葬,你个小骚货信不信也能让你进去蹲个几十年!”严子龙的母亲脸色狰狞。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阿姨,你先冷静下,能救你儿子的人我带来了。。”

  这时,金九儿开口了。

  “哪位?”严子龙的父亲沉声道。

  金九儿指向了我。

  “他?同学,你再跟我开玩笑?”

  发现我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学生后,严子龙的父亲立刻皱起了眉头。

  严子龙的母亲也没有在跟柳丝蕴纠缠,而是打量起我来,片刻后,更是笑了:“同学,你确定你能够治我儿子的邪症?”

  “试试不就知道了?”我可没耐心跟这对夫妻多嘴。

  “试试?你说的倒是轻巧,要是我儿子有个三长两短,你拿命赔啊?”严子龙的母亲直骂。

  我先是看了眼这个四十来岁的妇女,又看向了边上那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最终,目光定格在了中年人的身上。

  人不会无缘无故的中邪,水邪门也是如此,中邪肯定是有原因的,其中的原因也有很多种,比如犯了什么忌讳,比如沾染上什么脏东西,又比如惹上了不该惹的人,被下了咒。

  我一开始还拿捏不准严子龙中邪的原因,可看见他的父亲后,什么都明白了。

  他的父亲不胖,但手臂却异常的强壮,到了手掌处,又变得狭长了起来,整个身体给人的感觉十分奇怪。

  更诡异的还不止这些,严子龙父亲的脖子奇大无比,像是得了大脖子病一般。

  “你是不是不久前迁过祖坟了?祖坟迁完后,事业上好像有如神助,干什么都能够赚钱?”我看着严子龙的父亲笑了笑。

  这下,这对夫妻二人脸色惊变。

  “你怎么知道的!”严子龙的父亲喊道。

  “我还知道你迁的是你母亲的坟。”我不紧不慢的又道。

  “你真是大师?”

  妇人听完我这话,对我态度立马来了大转变。

  边上的金九儿倒是脸色平静,而柳丝蕴则不可思议的看着我。

  这会,严子龙的父亲也将轻视的目光收了起来,声音恭敬的道:“大师,你如果治好我的儿子,无论多少钱,你尽管开口!”

  “放心,价钱不会少的。”我淡淡的道。

  我可不是什么圣母,就算我答应出手救严子龙,也得狠狠的宰他一笔。

  我这句话一说出口,严子龙的父母又对我高看了几眼,给我让开了空间。

  走到严子龙的边上,我先是打开他的眼皮,他的瞳孔已经缩小成了芝麻粒那么点的大小,不过幸好他眼珠子没有完全被眼白所占据,要不然,除非是阎王爷给他在生死簿中多写上几年阳寿,否则谁也救不了他。

  话虽如此,这种情况也还是太棘手了,不仅要用药,还得摆法场,最后我还得帮他们解决祖坟的问题。

  重症病房内肯定是没的摆法场了,驱水邪的道具我也没带,所以此刻我只能够暂时用药稳定住严子龙虚弱的身体和已经快要涣散的魂魄。

  “我开一副方子,你能不能一个小时内将药材弄来?都是些中药,这个医院可能不全,你得找外面的人。”我问道严子龙的父亲。

  “可以。”他回道。

  “那好,我说你记,越快将药材弄来,你儿子能活下来的几率就越大。”我道。

  “稍等,我打个电话。”严子龙的父亲也不敢怠慢,接通电话后,他道:“你说,弄什么药。”

  “一两白术,五钱人参,三钱白芥子,五钱芡实,三钱半夏,五钱玄参,一钱知母……”我将所需要的药材全部报给了严子龙。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连同药材还有煎锅都送了过来。

  我没二话,直接就地煎起药来,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我将煎好的药倒入了杯中。

  严子龙的母亲马上走了过来,想要接过杯子。

  “急什么急?还没好。”我不悦道。

  严子龙的母亲讪讪的收回了手。

  随后,我从口袋中拿出了一个事先折叠好的符箓,将其放进了杯中。

  “给他喝下去。”我道。

  严子龙的母亲这才一勺一勺的将药喂进了严子龙的嘴中。

  等药全部被他喝完之后,严子龙的脸色稍微的好看了些,我又打开他的双眼,瞳孔变大了,眼白虽然还是挤压瞳孔,但至少没有方才那般夸张。

  “按照我刚刚的方法,这药每天煎三次,早中晚给他服下,三天之后,如果你儿子醒来的话,再来找我。”

  我平静道,严子龙的问题过于严重,我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治好他,只有熬过这三天,才有机会。

  “谢谢大师,谢谢大师!”

  妇人不断给我表示感谢,手上还作拜佛之势。

  “大师,你开个价,我现在先把一部分的钱打在你的卡上。”严子龙的父亲则实在很多。

  我却摇了摇头,说道:“现在不急,等你儿子好了再给我。”

  这算是我们这一行的潜规则,事不成绝不收人钱,一事只收一份钱,我再缺钱也不会破坏风水前辈留下的规矩。

  “好好好!”

  严子龙的父亲这下更是高看了我几眼。

  我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后,便离开重症病房,金九儿还有柳丝蕴则跟在我的身后。

  “社长,我有事先走了。”柳丝蕴看向金九儿,说完后,也不等金九儿回话,更没有跟我一声谢谢之类的话,直接离开了医院。

  金九儿皱了皱眉头,对我道:“不好意思啊学弟,她就这样,情商有点低,你别往心里去,我代她跟你说声谢谢。”

  “没事。”

  我自然不会往心里去,这个奇葩不来烦我就算是天大的好事了。

  金九儿走到我的面前,突然意味深长的对我笑了笑,道:“我们灵异社竟然来了个有真本事的大师,学弟啊,以后这些风水算命的东西,你可得多教教学姐。”

  “哪里哪里,我不算什么大师,倒是学姐身份不凡,你昨晚用的是苗疆蛊术?”我也问出了我心中的好奇。

  金九儿脸色错愕了下,半响后,马上恢复正常,她笑道:“学弟你自己猜猜喽,学姐先走了,再见。”

  我看着金九儿凹凸有致的背影,这个灵异社的社长恐怕比我想象中还要神秘一点。

  回到学校后,已经快一点了,我随便吃了点,就赶到教室去上课。

  课上,我依旧一边听着老师的讲解,一边不断看向王茗茗。

  这已经成为我的习惯了,上课的时候总会不自觉的看王茗茗。

  可能是因为阳婚的关系吧,王茗茗已经住进了我心里。

  让我惊喜的是,之前上课,我看王茗茗的时候,她都一心学习,根本不理会我,而今天下午的课,有好几次,我都跟她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这种改变,让我兴奋了好久!

  下午的课程结束,我回到寝室休息了一会,便准备去墓园兼职。

  坐在沙发上,我心情愉快的吃着泡面,虽然王茗茗的饭卡我还没有还给她,但总不能一直用,这张饭卡,如今在我心中算是一种纽带,跟王茗茗的纽带。

  可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