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41章 求你了
  “他?怎么可能!”柳丝蕴捂着被金九儿扇过的那半边脸不相信的说道。

  金九儿眼神期冀的看着我,亲切的对我说道:“学弟,你既然能看出严子龙的面相,又随身携带黑狗血,肯定是有办法救他的,求你帮帮忙。”

  我瞥了一眼柳丝蕴还有昏迷不醒的严子龙,淡淡的说道:“不好意思,我救不了。”

  “社长,我就说他没这个本事,我们赶紧去医院!”柳丝蕴喊道。

  金九儿看向柳丝蕴,俏脸瞬间沉了下来,她怒道:“你要不想严子龙死,就马上给陈年同学道歉!”

  “不必了,我可没本事救他。”我冷笑着抢先说道。

  严子龙此刻的水邪,说是已经深入了骨髓都毫不为过,如果我尽全力施为,倒是也有两三成的可能将他救活,换成其他的同学,我会救,但这两人我不可能会出手的。

  “学弟,你肯定有办法的,我相信你,如果你还生他们两个的气,那么等人救好了,我让他们在所有社团成员的面前给你赔罪!”金九儿还是急切的对我说。

  “社长,我不可能跟这个人赔罪!凭什么呀,他这一幅穷酸样,怎么有本事救人。”柳丝蕴依旧是看不起我。

  “柳丝蕴!”金九儿瞪了一眼柳丝蕴。

  说起来,金九儿在社团中的威信似乎不是一般的大,她这一声带着怒气的话一出,柳丝蕴立刻老实了起来,畏惧的看着金九儿,便乖乖的站在一边。

  “我是有办法救人,但他我绝对不救,严子龙就算在我眼皮底下死了,我也不会出手。”

  我直接摊牌。

  “算了,你惹出来的事,我也懒的管,叫救护车送医院吧!”金九儿听了我的这句话,也不再劝了,只是用眼神狠狠的剐了一下柳丝蕴。

  “社长,医院绝对有办法治的!你放心好了。”柳丝蕴道。

  金九儿冷笑一声,没有回应。

  片刻,救护车来了,柳丝蕴随同严子龙一起前往医院,社长金九儿最后也还是陪着柳丝蕴去了,其他的成员则离开了教室。

  这一次的迎新会算是不圆满的落下帷幕,对于严子龙还有柳丝蕴,我心中却没有半点的同情,自食恶果罢了。

  但这次社团活动,我却对社长金九儿有了兴趣,当然,我的兴趣仅仅指金九儿的身份。

  我一开始还以为灵异社只是一群鬼怪爱好者组成的社团,可不曾想,这个社团有真正的玄学圈子的人。

  我敢打包票,方才金九儿拿出的的小虫子,就是传说中的“蛊”。

  可惜的是,苗疆蛊术跟中邪完全是两个体系的东西,她拿严子龙的水邪毫无办法也很正常。

  大伯教我的东西很多,唯独两样东西没有教过我,第一便是有性别限制的走阴,第二则是苗疆蛊术。

  蛊术作为最古老的神秘巫术,大伯也再三叮嘱过我,没事千万别惹懂得蛊术的苗族人,要是被虫蛊缠上了,就算是他都没有办法解决。

  大伯在我心中一直是强大的存在,以前如此,现在也如此,所以他的这一番话算是进一步的勾起我对蛊术的兴趣。

  星期一的课,也是满课,我照常去教室上课,看见魏宽,我先是询问了下昨晚墓园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魏宽则笑呵呵的告诉昨晚风平浪静,他打了好几个小时的王者荣耀,那个陆元竟然还是百星王者,国服玄策,他一晚上都在给带飞。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我无话可说。

  就在我跟魏宽闲聊的时候,王茗茗从外头走了进来。

  一如往常,王茗茗像是陌生人一样看都没看我一眼,走到其他的位置上。

  我心中失落,魏宽张着嘴也发现了什么,他想要开口,可最后还是沉默。

  就在快要上课的时候,突然,教室门口来了一个人。

  “陈年,你出来一下。”

  柳丝蕴脸色憔悴的站在班级门口喊道。

  我有点意外。

  最后,在班级所有人同学的注视下,我走出了教室。

  教室外,灵异社的社长金九儿也在。

  “你自己说,我帮不了你!”金九儿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柳丝蕴。

  柳丝蕴犹豫了一下,道:“陈年,对不起!上回都是我的错,你能不能大人不记小人过,救救严子龙?”

  我呵呵一笑:“昨天我说的很清楚了,严子龙我不可能会救的!”

  “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帮帮我,我都跟你说对不起了,你还想怎么样?”柳丝蕴抓着我的手,说道。

  我感到恶心,甩开她的手后,便不准备理会她。

  可柳丝蕴不依不饶的抓住我,继续道:“医院说严子龙没救了,社长说了只有你能救他,你大人有大量好不好?上回我不该骂你,也不该羞辱你,都是我的错,你原谅我,行吗,学弟。”

  我冷漠的看了眼柳丝蕴,想在后悔晚了,世界上什么药都有,但唯独没有后悔药,我这里更没的卖。

  “你出去买一样东西。”我道。

  柳丝蕴激动了起来,又抓着我,道:“你说!我去买,需要什么东西,我都去买来!”

  “去外头买个好点的棺材,再请几位好点的法师,免的严子龙死后亡魂不散,来纠缠你。”我冷笑一声。

  柳丝蕴脸色凝固。

  我不准备再跟这个奇葩说话,准备回到教室。

  可突然,柳丝蕴直接给我跪了下去,死死的保住我的腿,边哭边说道:“陈年!我求你了!严子龙的父母警告我,说他要是死了,让我也去陪葬,他的父母硬说是我勾引的严子龙,可分明是他好色成性啊,你帮帮我,你只要帮我,我做你情人好不好?我给你当小的好不好?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柳丝蕴这话一出口,不仅我给吓了一跳,边上的金九儿人也傻,我们都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些话来。

  让我尴尬的是,教室内所有的同学都围观了过来,魏宽瞪大眼睛,看好戏一般的趴在窗户上看着。

  我不小心看见了王茗茗,王茗茗也看着我,她没有往常那么平静,眼神中似乎不太高兴带着几分不爽。

  “你先松开我。”我不愿在王茗茗的面前出丑,有点着急。

  “不!你不帮我,我就一直抱着你!”柳丝蕴耍泼道。

  “我答应你行了吗?你赶紧松开!”

  我现在哪还想那么多,我只愿这个奇葩离我远点。

  这时,柳丝蕴才松开我站了起来。

  金九儿松了一口气,说道:“学弟,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再迟点,怕是你也没办法。”

  “我今天还有课。”我道,今天早上是近代史教授的课,这个叫兽又好色又刻薄,除非我是美女,要不然可不好请假。

  “没事,请假吧,我帮你请。”金九儿拍了拍胸脯。

  “干什么呢?上课时间知道不?”

  说曹操,曹操到,近代史教授正好拿着书来了。

  “原来是颜老师的课啊,我帮我这位学弟请个假行吗?”金九儿跟这教授似乎是熟人,笑吟吟的道。

  “是九儿?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近代史教授看见金九儿后,两眼简直放光,看都没看我一眼,直接答应了下来,甚至连为什么请假都没有问。

  “走吧学弟,我帮你请好了。”金九儿笑了笑。

  我目瞪口呆,这样也行?

  金九儿的虽然漂亮,身材也好的不像话,但也不至于把一个重点大学的教授给迷成这个鬼样子啊?

  我实在想不明白,只能将原因归结于这个教授身上。

  今天,这位叫兽的好色程度在我心中又上了一个档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