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37张 跟天仙一样的女人
  “你们回去吧,我累了。”

  吴三姑声音疲惫的下了逐客令。

  她没提报酬的事,我也没主动说,虽然像是吃霸王餐的感觉让我很不好意思,但也没办法,我没钱。

  魏宽听到这句话,直接拉着我就往外头走,像是一刻都不愿意待下去一般。

  我对吴三姑道别,才随同魏宽离开。

  一离开小巷子,魏宽便惊骇的道:“陈年,你知道我在那个房间中看见什么了吗!”

  “看见什么了?”我随意的问道,对吴三姑走阴的房间,我虽然知道其中肯定有很多渗人的东西,但我并不感兴趣,也只有像魏宽这样不是玄学圈子的人才会被震动。

  “花,满屋子的花!那花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还有两张用骷髅头堆成的床!”魏宽夸张的说道,说完之后,又小声的嘀咕了句:“就是不知道那些花还有骷髅头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笑了笑。

  “陈年你别吓我啊,你说花是真的也就算了,那些骷髅头怎么可能是真的。”魏宽一哆嗦。

  “又不一定是人的骨头,猴类的骨头也长那样。”我道,走阴在玄学圈子都是最神秘的几种秘术,其中不为人知的手段肯定是有不少的,所以我并没有特别的惊诧。

  “你这么说,倒也像,那些头骨确实跟人的不太一样。”魏宽应承道。

  “别想那么多了,回去早点休息吧。”

  今天一整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多到我的脑袋已经超载,我必须得回去好好的休息一晚。

  “陈年,我还有一件事。”魏宽却又抓着我。

  我乏味道:“你说。”

  “刚刚进房间之后,那个大妈让我躺下,还让我无论如何都不要睁开眼睛,那个房间内的味道很奇怪,香又不香,臭又不臭的,我闭上眼睛后,就感觉脑袋晕乎乎的。”

  魏宽一边回味一边说着。

  “正常,你放心,那个大妈不会对你不利的。”我道。

  “我不是说这个。”魏宽摇了摇头,继续道:“我躺下去没几分钟后,我实在是忍不了了,就睁开了眼睛。”

  “然后呢?”

  虽然我不知道走阴的过程,但吴三姑既然让魏宽无论如何都不要睁开眼,肯定是有目的,并且我觉得,这个目的不会害魏宽。

  “我看到旁边那个床上躺着一个女人!一个比天仙还要漂亮的女人!长相不比王茗茗差,甚至更成熟!更有韵味!”魏宽加重语气。

  “你看错了吧?”

  我不可思议的道,按照魏宽这么说,走阴时走阴人是必须也得躺着的,如此的话另外一铺床上躺的人肯定就是吴三姑了。

  但,吴三姑那副尖嘴猴腮的样貌跟天仙哪里都沾不上边啊。

  “哎呀我也觉得我看错了,我睁开眼睛就看了那么几秒,便马上又闭上了,之后等那个大妈叫我睁开眼睛后,我才发现床上原来躺着的人是那位大妈!”

  魏宽笑了笑,像是在说笑话一般。

  我也跟着笑了一声,魏宽说的事很荒唐,但我还是留了个心眼,这段时间,我对吴三姑的戒心虽然逐步减少,但也没到那种完全信任的地步。

  等我俩离开小巷子,到了人多的地方后,魏宽倒是活跃了起来,嚷嚷着要好好的感谢我,请我去吃小龙虾。

  可我累的不行,肚子虽饿,但嘴巴却懒的动,便谢绝了魏宽的好意。

  一回寝室,我连脸都懒的洗了,倒头便睡了。

  第二天上课,我很早的就去教室坐着,还抢了一个比较显眼的地方。

  我的想法很单纯,我希望能够像昨天那样,王茗茗又坐在我的旁边。

  等到还有一分钟就要上课的时候,王茗茗才抱着书来教室,她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后,径直饶过我,跟几位女同学坐在了其他的位置上。

  我心中有点失望,但我安慰自己,她交到了新朋友,不跟我坐是正常的!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最后,一天的课程,我都无奈跟着胖子魏宽相依为命。

  傍晚,我们准点到墓园报道。

  值白班的陆元老实的坐在保安室内,徐达则找了一个太师椅坐在外头,惬意的眯着眼。

  “老头!啥时候发工资!我们在墓园干的命都快没了,你这老不死还处处隐瞒欺骗我们,赶紧给我们发工资了!”

  魏宽一见到徐达,便怒从心中起,抓着徐达的衣领骂道。

  “臭小子,你再碰我试试看?自己不听老人言,命丢了怪我?你爱干不干,不干就滚蛋!”徐达也是个暴脾气,腾的一声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

  我是见识过这老头的体力,别看两人年龄差距大,但要是打起来,魏宽还真不一定能够干的过徐达,所以我赶紧拉住魏宽。

  “徐队长,消消气,我这兄弟脾气不好,你体谅些。”

  魏宽看了我一眼,道:“陈年,你拉着我做什么,你难道忘记昨天那个大妈说的话吗,这个老头”

  我马上捂住魏宽的嘴,制止住他继续他说下去,这些事情可不能被徐达知道啊!打草惊蛇的道理我是明白的。

  “下次再对我动手动脚我饶不了你!”徐达唾沫横飞的骂着,紧接着他看看了时间,道:“时间差不多了,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好好的给我巡逻,记住入园时我说的那些话!”

  说完后,徐达骑着他那标志性的破烂三轮车离开墓园。

  “兄弟,我也下班走了,再见啊。”陆元友善的对我们招了招手。

  魏宽郁闷的坐在椅子上,我也无所事事的玩着手机,又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不仅这一个晚上,整整一个星期都没什么大事发生,早上上课,晚上兼职,一切都风平浪静。

  只不过让我难受的是,这一个星期,王茗茗都没有理我,更别说上课坐在我边上了,我也不敢给她发微信,我们的关系就这样一直僵着,甚至班上不少人都觉得我们是不是分手了。

  可只有我知道,什么分手啊,我们压根就没当过男女朋友!

  到了星期天,我躺在宿舍里看电视,一道敲门声打破了平静。

  我以为是魏宽找我打球,可当我打开门后,看见所来之人,刹那间惊出我一身冷汗。

  他不高不矮,留着长发,样貌普通,但在双目之上有两颗黑痣。

  我如何都想不到,他会主动来找我!

  男人用没有任何情绪的眼睛看着我,他是王茗茗的舅舅,拥有寿财双痣的风水师裘伟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