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30章 实在奇怪
  “你说什么?”

  徐达的声音像是从牙齿缝中挤出来的一般。

  “我的意思很简单,合同上写着,我必须要干满四个月,这四个月中,我除非有严重的失职,给墓园带来了重大的损失,或者我违反了墓园的规章制度,这样我才能够被开除。”

  “但不能上这墓园后山,可没有写在墓园的规章制度上,仅是你的口头说法,所以你不能够开除我!”

  “如果开除我,我有权将墓园告上相关部门!”

  我一字一句的说道,没有将事情完完全全的解决掉,我轻易是不会离开墓园的。

  徐达的脸色更是沉了几分,他目光阴冷的仿佛能够滴出水来,不过半响之后,他冷笑一声,说道:“可以,你要不怕死就继续干下去。”

  徐达这句话说完,我扶起边上的白艳丽,道:“我们先走。”

  白艳丽靠在我的身上,似乎没有什么力气。

  我只能将她背起来,朝山下走去。

  离开墓园,我纠结了起来,白艳丽这虚弱的样子,显然是要快点回家休息的,可我口袋空空,一分钱都没,出租车打不起啊。

  就在我不知该如何送白艳丽回家的时候,一辆宾利车从远处开来。

  车停在了我的面前,吴三姑打开车窗,做了一个手势道:“上车吧。”

  我有些意外,可我在看见副驾驶上面的女孩后,更是诧异,“茗茗,你怎么也来了?”

  “三姑带我来的。”王茗茗看了一眼白艳丽,平静的说道。

  既然王茗茗也在,我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便将白艳丽放在了车后座,之后我再坐了进去。

  “去哪?”吴三姑问道。

  “幸福之家花园。”我道。

  全程无话,吴三姑开车的速度一如既往的快,片刻的功夫就到了幸福之家花园。

  “陈年,我自己下来吧,不用麻烦你的。”白艳丽一瘸一拐的从车上下来。

  我看不过去,还是扶住了她的胳膊,万奴印尽管消失,但白艳丽的腿没有一段时间是恢复不过来的,万奴印带来的阴气影响了她腿部的经脉,血液流通不畅,穴位堵塞严重。

  “我们在楼下等你。”吴三姑道。

  我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王茗茗,可王茗茗却没有看我,一直在玩手机。

  我没有多想,扶着白艳丽上了楼。

  来到她家后,白艳丽却直接抱住了我,娇躯紧紧的贴着。

  “你、你干什么!”我惊慌失措的道。

  “我想谢谢你。”白艳丽轻吐芳香,玉臂直接勾上我的脖子,不等我说话,直接朝我亲了过来。

  还好我的反应够快,白艳丽只亲到我的嘴角。

  但就算是如此,我心脏也狂跳不止,全身的血液流速加快。

  “我不漂亮吗?”白艳丽媚眼勾人。

  我赶紧将白艳丽放在了沙发上,红着脸道:“你腿还没好,现在要好好休息,我过几天再来看你!”

  说着,我直接跑出了屋子,将门关上。

  白艳丽的长相说是狐狸精再世都不为过,我真怕继续待着,会忍受不住。

  别说继续待了,就算是此刻,我都没有平静下来,这个白艳丽……又是搞哪出?

  我下了楼,吴三姑跟王茗茗站在楼道门口等着我。

  “你们怎么来墓园了?”我问道。

  我来墓园可是没跟任何人说过的。

  “女娃子说你很着急的不知道去哪,我就猜到你来这八宝鸡墓园了呗,还真给我猜到了,那女的是谁?”吴三姑解释道。

  我听着吴三姑的话,怎么这么不信呢,这也能猜到?

  “她的事一时半刻说不清。”白艳丽的事情确实复杂,短时间说不清楚。

  王茗茗抬头看了我一眼,却是黛眉微皱。

  “怎么了茗茗?”我不解道。

  “没事,上车吧,下午还有课呢。”王茗茗淡淡的回道,紧接着自己先上了车。

  我这下才发现王茗茗似乎对我冷淡了下来。

  带着不解的心情,我坐上了车。

  吴三姑又将我们送到了学校,王茗茗一句话都没说,径直朝学校走了进去。

  “陈家小子,我没有办法一直待在女娃子边上,你可得多注意点,要是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你如果解决不掉,马上联系我。”吴三姑没有下车,只是打开车窗。

  “这就不用你多说了,我明白的。”我看向王茗茗的背影,此刻我心中想着的是,她是不是生气了?

  “小子,茗茗这女娃子,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姑娘,你自己多掂量掂量,少去沾花惹草,那些狐媚子再吸引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吴三姑突然又对我说道。

  “你说什么呢!?我哪有沾花惹草?”我听到吴三姑的话,不由气了。

  “你自己照照镜子吧。”吴三姑笑了一声,从车中递给我了一个镜子。

  我拿起一看,只见在我的嘴角处有一块红红的印记,分明是一块口红印!

  我人傻了,这……这是刚刚白艳丽留下的!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方才那个女人长的是不错,可跟茗茗比,还是差了不少,你们少年人血气方刚我理解,但三心二意可就不对劲了,送人回家也要偷点腥,也怪不得一路上女娃子脸色不对劲。”吴三姑幸灾乐祸的说道。

  “你们都误会了!”我反驳道,可底气却不是特别的足。

  “是不是误会,你自己心里清楚,表面看起来老实,其实却油滑的不行,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吴三姑说着说着,突然停了下来。

  我而警觉了,问道:“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有其父必有其子?你认识我父亲!?”

  吴三姑眼神顿时闪躲了起来,道:“我才不认识,我是听说的,毕竟浙省的玄学圈子这么小。”

  我直直的注视着吴三姑,她说的这句话我当然不相信。

  “你纠结我认不认识你父亲做什么?还不赶紧去追你的小媳妇?女人要是真记恨起来,可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吴三姑有点不自然的道,说完之后,直接将车窗门给关上,车子呼啸而去。

  我最后看了一眼吴三姑开的车,想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

  琢磨了会后,实在奇怪,最后便朝王茗茗走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