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27章 回来了
  出现在教室门口的女孩不是别人,正是消失了一个星期的王茗茗!

  全班男生的目光都看向了王茗茗,近代史老教授的眼镜滑到了鼻尖,他似乎呆住了,竟没有托下眼镜,只是眼神向上瞟的看着王茗茗,模样甚是猥琐。

  “你是王茗茗同学?”近代史老教授问道。

  “是的老师,我是王茗茗。”王茗茗道。

  “快进来吧,随便找个位置坐下,我给你们班上了两节课都没有看到你,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下次请假可要先跟老师说啊。”

  近代史老教授咧嘴笑了起来,露出了两排大黄牙。

  全班同学几乎都是一阵无语,这老头先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我没将心思放在叫兽的身上。

  王茗茗的出现就像是鹿穿过花岗,就像是风吹开一枝扶桑!

  我的困意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一颗心瞬间的活络了起来。

  太好了,王茗茗没有事!

  全班男生的目光随着王茗茗的身体而移动,王茗茗则是朝我的方向而来。

  当王茗茗真正坐在的边上后,这些男生才收回目光,并且伴着一道道叹息声。

  闻着王茗茗身体上熟悉的芳香,我心头上最大的一块石头才放了下来。

  整整一节课,我都没有跟王茗茗说任何话,不是我不想说,我有很多话想跟王茗茗说,但讲台上的老教授一直盯着我,我只能够沉默。

  终于到了下课,我迫不及待的抓过王茗茗的手,说道:“跟我走!”

  王茗茗有点意外,抬头看着我,最后还是乖乖的站了起来,跟我离开了教室。

  教室人太多了,再加上这么多男生一直有意无意的关注着我们,说话不太方便,我只能带王茗茗出去说。

  来到学校未名湖的边上,我松开了王茗茗。

  “你干什么呀,一句话都不说,拉着我一直走一直走。”王茗茗稍显不悦的看着我。

  “教室人多,说话不方便。”我还没有意识到我的唐突。

  “那你说吧,有什么事情?”王茗茗皱了皱眉头道。

  “这些天你去哪了?”我直接开口,语气有点质问。

  “我去哪?关你什么事呀?”

  可能是因为我强硬的口吻,让王茗茗不舒服了,她愠怒的道。

  “吴三姑说你不见了,我就一直找你,你的家我去了,你去过的地方我也去了,你电话也打不通,你不知道我担心你吗?”

  听着王茗茗的话,我也怒了,这一个星期可以说我每天想的都是她,可现在她来了一句关我什么事?

  这话进的是我耳朵,但却寒了我的心。

  “我……”

  王茗茗一怔,脸上的愠怒渐渐的消失。

  “行,我跟你确实也没什么关系,你去哪也不关我的事,那就这样吧,是我打扰你了。”

  我的鼻子一酸,失落的很,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那夜过后我不再把王茗茗当成是单纯的同学,但在王茗茗的心中,我却只是一个男同学,或者说是一个工具人。

  “陈年”

  就在我要离开的时候,王茗茗拉住我的手,随后直接扑到我的怀里。

  感受着怀里中的柔软,我身子瞬间僵硬。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这么关心我,那天结束后,我就订了去国外的机票,我准备好好放松一个星期,谁都不联系,所以才关了手机,对不起……”王茗茗在我胸前细声说道。

  方才那所有的寒心,所有的失落,随着这一个拥抱,消失的无影无踪。

  “茗、茗茗,我……我……你……你……”我脑子一片空白,话都说不清楚。

  王茗茗松开了我,巧笑道:“以后我去哪会跟你说的好吗?你别生气了。”

  夏日的风轻拂过少女的秀发,明媚的阳光映在我们身上,湖中微波荡漾,校园的青春、学生的活力在四处奔放,我看着眼前的女孩,心口像是吃了蜜饯般,甜甜的。

  这种感觉……是什么?

  上课的铃声响了起来,这节课依旧是近代史,也还是刚刚那个老教授,但对于此刻的我来说,不重要了,什么挂科,什么丢学分都不重要了。

  “我们边走边说吧。”王茗茗柔声道。

  我现在才明白,王茗茗的声音虽然清冷,但只要她想温柔,那也是如棉花糖一般的。

  走在未名湖边,我原本想要问的事情,随着刚刚王茗茗的拥抱,已经忘的差不多了,或者说,我现在只想要静静的享受着这份我从未感受过的气氛,那些事情我选择性的不去想。手机端 一秒記住『笔\趣\阁→m.\B\iq\u\g\eTv.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漫步在湖边,我跟王茗茗靠的很近,她的手就像是有种魔力一般,不断的吸引着我的手。

  但这次,我根本无法像前几次那般轻车熟路,王茗茗的纤纤玉手似乎变了。

  “陈年,你能够牵我的手吗?”王茗茗的声音响起。

  “啊?我……我真的可以吗……”我支支吾吾,但最后我鼓足勇气,牵起她手。

  不足几个呼吸的时间,我的手心全是汗,甚至走路都变的小心翼翼起来,可我却很喜欢这种感觉。

  “叮叮叮”

  口袋中的手机震动了。

  我心中暗自不爽,谁这个时候发消息来的?

  “陈年,你手机响了。”王茗茗道。

  本想装作没听见的我,只能松开王茗茗,拿出手机。

  是几条微信消息,锁屏界面上显示的消息类型是图片,发来的人是白艳丽。

  白艳丽找我那就是正事了,我赶紧打开锁屏一看。

  我又在梁国豪的裤子里找到几张照片,发给你看看。

  图片

  图片

  图片

  我放大图片看着,都是那个裘大师的照片,虽然照片对我来说已经没有用了,但我还是一一的保存了下来。

  “陈年,谁给你发消息呀,我能看看吗?”王茗茗笑的甜甜的。

  “当然可以,就是几张照片,你想看你就看吧。”我可不想让王茗茗误会什么,便将手机递给了王茗茗。

  王茗茗笑着接过手机,可当她看向手机屏幕的时候,笑容凝固……

  紧接着,手机从王茗茗的手中滑落,掉在了地上。

  “怎么茗茗?”我疑惑的道,赶紧捡起了手机。

  只看见王茗茗的笑容完全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有呆滞,她喃喃道。

  “陈年,你怎么会有我舅舅的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