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24章 不在服务区内
  “对,印记所在的位置也跟我一样,大师,难道不是女人也会被种下这个印记吗?”

  白艳丽疑惑的看着我。

  我的心久久无法平静,不!不止是女人,阉人也是能够被种下万奴印的。

  在古代,除了嫔妃之外,万奴印也会用于宦官身上,就是所谓的太监,但这种情况很少,除非是某个皇帝特别喜欢那个宦官,才会命国师施法,给宦官种下万奴印。

  “只有女人跟阉人能够种下这万灵印。”我回道。

  现在,我都明白了,为什么梁国豪的身上会有一种独特的味道,原来是为了掩盖被种下万奴印之后所产生的阴气!

  我记得大伯对我说过,这个世上人如果沾染上阴气,并不是不可以掩盖掉的,用鸡血藤、柳木、沉香等东西制作而成的回灵香是能够完美掩盖住人身上的阴气。

  我没有闻过回灵香的味道是什么样的,但我应该没有猜错。

  “他跟我一样只能活一年吗?”白艳丽问道。

  “没错。”我点头。

  白艳丽不说话了,脸色复杂。

  我此刻也没有注意白艳丽的脸色了,而是脑子疯狂的转了起来。

  梁国豪是阉人,也被种下万奴印,这两件事带给我的信息实在太多了!

  首先,我可以确定,白艳丽的万奴印绝对跟梁国豪有关系!

  给梁国豪种下万奴印的那位风水师,肯定也是给白艳丽种下的那位。

  至于这位风水师是谁……

  我又将视线落在白艳丽的身上,询问道:“你确定让你到墓园后山埋内裤的风水师是梁国豪找的吗?”

  “我确定,当初我告诉他我中邪了后,他第二天就带那位风水师来见我了。”白艳丽肯定的说道。

  我现在明白了,这位让白艳丽去墓园后山埋内衣的风水师,非但不是招摇撞骗的神棍,而是一位很有可能会施展万奴印的风水大拿!在古代能当国师的存在!

  而这一切又跟墓园后山有着数不清的关联。

  八宝鸡墓园……为什么是人是鬼都能够牵扯到你身上呢?

  我当初是不是应该听从大伯的话,身为风水师永远就不要踏足这块墓园?

  当然,如今抽身是抽不出来了,我已经完全陷入了进去,王茗茗的蜡像、白艳丽的万奴印,我都无法袖手旁观。

  一个是父母遗嘱让我倾其所有都要帮助的女孩,一个是命运对其不公到连我都被触动的女人!

  我调整了一下心态,开始询问起关于那位风水师的问题,“那位风水师叫什么名字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不过当初梁国豪是叫他裘大师。”白艳丽回道我。

  “他的外貌是什么样的?”

  “大概一米七多点,头发有点长,样貌很普通……对了,我记得他的双眼上好像都有一颗黑痣!”

  白艳丽一边想,一边说。

  “双眼上有黑痣!”我的肩头一抖,再次被白艳丽的话给惊到。

  这下,我完完全全的确定了一件事,这个风水师的厉害程度恐怕远超我的想象。

  在我们风水这一行中,有这么一句话,宁惹八旬老道,莫碰寿财双痣!

  左眼上有痣代表着财气旺盛,右眼上有痣则代表着寿元绵长。

  而当双眼上都有痣,那就厉害了,这种人是天生做风水师的料子,他们不但对阴气、邪崇之类的东西有着与生俱来的敏感,在风水师一行上进境极快,再加上双眼有着财寿两气的护佑,几乎是任何妖魔鬼怪都近不了他们的身。

  莫碰寿材双痣,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如果同是风水师,而你得罪了他,那么他能够对你下咒施法,可你的下咒施法对他却没有任何的作用,寿财两气的存在不亚于风水界的金刚不坏神功!

  “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我连忙问道。

  “我没有他的联系方式,当初都是梁国豪跟那个人进行联系的。”白艳丽道。

  “那你有办法让他再来你这里吗?”

  “我……我跟梁国豪没关系了,所以……”白艳丽有点不好意思的道。

  “如果不行的话,那就算了,我来想想办法!也中午了,我先回去了。”

  今天来白艳丽的家中,算的上是收获满满,至少让我知道了吴彬的死跟谁有关,以及万奴印的一些消息。

  “大师,等下。”

  白艳丽去叫住我。

  “还有事吗?”我疑惑道。

  白艳丽目光如水的看着我,道:“大师对不起,前几天对你的态度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没事,我也鲁莽了,以后你别叫我大师,我年纪都差你一轮嘞,叫我陈年吧。”我打了个哈哈。

  白艳丽闻言,脸色变了变。

  我说完才后悔,哪有这么说话的,情商低了呀,遂即我赶紧加了一句:“不过你这长相,说是我妹妹都有人信。”

  白艳丽只是勉强的笑了笑,没有说啥。

  我略显尴尬,看起来这话对白艳丽的影响不大啊,说多错多,我还是闭嘴吧。

  “我走了,你好好休息,过几天我有消息了再来找你。”

  说着,我赶紧溜走了。

  回到学校,正好吃午饭。

  这些天,我也没赚到什么钱,墓园巡逻的兼职才干几天,命快没了而工资的影都还没见着,白艳丽这么可怜,我又不忍心收她的费用,所以我只好再借用王茗茗的饭卡吃饭了。

  吃着饭,我满脑子又是想着王茗茗。

  她到底去哪了?墓园后山为什么有她的蜡像?

  午饭吃完,我实在忍不住,拨通王茗茗的电话。

  “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内,请稍后再拨。”

  冰冷机械的客服声,让我的担忧加剧,不在服务区内这几个字更是让我多想。

  我准备回宿舍,可在回去的路上,我远远的看见了一位穿着呢子衣的中年妇女。

  我皱了皱眉头,这妇女不是别人,正是吴三姑!

  她怎么又来学校了?昨天才来找过我,今天难道还来找我?

  我来不及绕道,只能够迎面碰上。

  “陈家小子,跟我走,我有那女娃娃的线索了!”吴三姑难听到吐的声音响起,可这一次,我感觉她的声音竟然好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