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22章 都跟后山有关系
  怪不得方才我觉得裙子有些熟悉,这就是王茗茗最喜欢穿的碎花连衣裙!

  眼前的这一幕对我的冲击是剧烈的,我心中只有一个疑问,王茗茗为什么会出现在墓园后山上!

  对于我来说,王茗茗跟墓园后山根本就是不可能联系在一起的人和事!

  可现在,却告诉我,王茗茗也牵扯进这八宝鸡墓园一系列事情中了?

  我感觉我的脑壳几乎都要爆开,眼前这张熟悉的绝美容颜出现,让所有的事情更加的扑朔迷离起来。

  “不对。”

  我注视着眼前熟悉的人,半响,我发现了什么,马上把桃木剑收了起来。

  随即,我用手触碰了“王茗茗”的脸,硬硬的,像是石头一般,这竟然只是一个蜡像!

  我又捏了捏“王茗茗”的身体,触感确实像是人的皮肤,但细细观察,却能够发现,这具身体是用硅胶制作成的。

  原来,眼前的王茗茗并不是真人,而是用高超的技艺制作而成的蜡像!

  我稍稍的放松了一点,说实话我还真怕这是王茗茗的尸体。

  但就算如此,我心中依然很乱,毕竟王茗茗的蜡像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墓园后山,她的出现,只代表着一件事,墓园后山远比我想象的复杂,并且王茗茗在其中也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

  我平复了下心情,看向了那具红色的棺材。

  正常而言,棺材都是黑色,黑色代表着沉重,古往今来,死者的棺材都是这种颜色。

  也有一些其他颜色的棺材,比如黄色的棺材,这种颜色的棺材就是木头原色制作而成,现在已经很少见了,只有古时候家里没钱,连漆都刷不起的人家才会选用。

  另外还有用于国外葬礼的白色棺材,跟皇帝薨逝用的金色棺材。

  至于眼前这种红色的棺材,在我的了解中,是喜丧专用,棺材上的红色是用朱砂染成的,朱砂有镇邪之功,大多时候,红色的棺材用于年过八旬无疾而终的老人身上。

  可眼前的这具红色棺材,真的是用于喜丧的?

  这幅诡异景象,让我无法不疑惑,先不说为什么棺材前有一个跪着的蜡像,并且这个蜡像还是完全照着王茗茗的模样制作而成,就说这具棺材停放地就很有问题。

  为什么棺材要放在这座山上?又为什么棺材不下葬?

  摆在我面前的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打开棺盖,看看里头究竟埋着什么人,另外一个则是现在退出后山,所有的一切等保安队长徐达回来再说!

  踟蹰了下,我决定打开棺材,王茗茗被做成蜡像跪在这,肯定是有原因的,目前唯一能够找到原因的东西唯有这具棺材了。

  我先是用手去揭开棺材的盖子,可无论我怎么使力,这棺材的盖子仍旧一动不动。

  随后,我拿起桃木剑,想将盖子撬起来。

  可到头来,桃木剑都快要断了,棺材都没有打开。

  站在棺材边,我第一次有了一种挫败的感觉。

  这后山的风水我弄不明白,山上为什么会有红色棺材跟跪着的王茗茗蜡像我也弄不明白,仿佛这些年我从大伯那里学来的知识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就在我迷茫的时候,我的脑子突然灵光一闪。

  王茗茗的失踪,吴彬的死,还有白艳丽身上的万奴印似乎都跟这墓园后山有关啊!

  王茗茗消失不见,墓园后山却有她的蜡像,吴彬不用说了,他就是在墓园后山离奇死亡后才缠上魏宽的,而白艳丽的万奴印看起来似乎跟墓园后山没有关系,但她说过,有个风水师让她来墓园后山埋下内衣!

  都跟墓园后山有关!

  除了保安队长徐达之外,我现在还有一个线索,那就是指引白艳丽来墓园后山埋内衣的风水师!

  一开始我是认为这个风水师不过是个骗子罢了,但今夜,在这墓园后山上看见了王茗茗的蜡像后,我就改变想法了,这个风水师应该不是骗子,而是别有所图的人!

  打定主意后,我准备明天去白艳丽的家中,一定要好好的问一问这个风水师的来历。

  我看了下手表,已经快要十点了,我站在王茗茗的蜡像前,想将这个蜡像带走,不管怎么说,这蜡像摆在红棺材前肯定是没什么好事的。

  可我准备将蜡像抬起来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蜡像的膝盖处,已经被水泥浇固住了,我没有办法移动蜡像。

  这样可就有点难办了。

  “看来只能够先放在这里。”我喃喃道,暂时先放这里吧,回去我再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到时候直接烧了这具蜡像。

  一切都打算好了,我便转身离开。

  可就在我转身没走几步的时候,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从我心中生出,我皱了皱眉头,很快的将头转了过去。

  我感觉有人在看着我!有人在看着我离开!

  但红棺材依旧如常的摆放在那,王茗茗的蜡像也跟刚刚一样背对着下山的路,没有一丝改变。

  “难道是我的幻觉?”我纳闷道。

  然而,这种被人盯着的感觉一直持续到我来到拐角处才消失。

  我回到了保安室,见到魏宽生无可恋的瘫在椅子上。

  “魏哥。”我喊了句。

  “陈、陈年,我扛不住了,我们明天别来墓园了。”魏宽虚弱的看着我,看模样,似乎被吓的不轻。

  我没有直接回答魏宽,而是道:“这几天你是不是没什么精力,也没什么食欲?”

  “你怎么知道?”

  “再过一两个月,你可能连床都下不来,一粒米都吃不进去,因为吴彬孽业缠上你的缘故,你还会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我们只能够继续留在墓园,至少也得等徐达回来!”我认真的说。

  好一会后,魏宽才叹了一口气,道:“算了算了,待就待吧,大不了就是死呗!我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啊!”

  我没多说,只能够拍了拍魏宽厚实的肩膀,让他坚强。

  今天的巡逻任务结束之后,回到宿舍我很快就睡了。

  我得抓紧时间休息,明天下午有课,所以我只能够上午起的早点去白艳丽的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