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20章 线索断了
  我的这些话说完,此刻的白艳丽已经差点软在地上。

  “不可能!你危言耸听!我身体好好的,怎么可能一年内必死,还有什么给鬼为奴为婢,都21世纪了,你骗谁呢!”白艳丽头发凌乱的披在脸前,不断的摇头,表达自己的不相信。

  “万奴印还有一个特点,随着你腿上的这个字颜色越来越深,你的奴性就会越来越大,相比于站着,你喜欢跪着,相比于别人尊敬你,你更喜欢他人羞辱你!”

  “你能够毫不避讳的在我面前撩起裙子,并且一点的害羞都没有,就是因为这万奴印!刚刚你那下意识的举动你有没有想过是为什么?”

  “当你的躯体,你的思想,你的灵魂完全被奴化了之后,你的生命也就走到终点了。”

  我逼视着白艳丽,声音愈发的铿锵有力!

  万奴印,这是根本不该存在于世上的妖术!

  白艳丽像是受到了一记重锤!她面无血色,一对勾人的双眼,既有着惊骇,又有着无限的恐惧!

  “你……你……你瞎说!”

  过了足足几分钟,白艳丽才底气不足的反驳。

  “是不是瞎说,你自己清楚,言尽于此,既然你不配合我,那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再见。”我淡淡的道。

  我的这些解释,不过是出于仁义提醒一声罢了。

  “别走!”

  而这时,白艳丽突然爬到我的身边,抓住我的腿!

  “救我!我相信你,我什么都相信你!大师!陈大师!求求你救我!”

  白艳丽将脸紧紧的贴在我的腿上,两手抓住我不放。

  “你先将我放开,你配合我,我就尽最大的能力救你。”我略显窘迫,白艳丽几乎整个人都贴在我的腿上。

  “我配合你!”

  白艳丽松开了手,但她依然坐在地上,用一种卑微的哀求眼神看着我。

  “坐在沙发上吧,要想解决这个万奴印,你自己也要努力,尽量将心中的奴性压下去。”我将白艳丽扶了起来。

  白艳丽点了点头,依言坐在了沙发上。

  这下应该能够好好的谈谈了,我也找了个凳子,坐在了白艳丽的对面。

  “你要问什么尽管问吧,我只要知道,都会告诉你。”白艳丽两只手放在腿上,低着头。

  既然如此,我就先将吴彬的事情开始问起,反正吴彬的事还有白艳丽的万奴印都要解决的。

  “吴彬是你的丈夫吧,你先老实跟我讲,他是不是你害死的!”我开口。

  白艳丽的身躯明显一颤,但很快便摇头道:“不是我害死的!我丈夫不是我害死的!”

  我深吸一口气,继续道:“吴彬死了不足一个月,你就有新欢,难道不是因为你婚内出轨,所以害死吴彬的?”

  白艳丽有点诧异的看了我一眼,显是意外我为什么知道她有新欢的事情。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问到我亡夫身上,我可以跟你说的是,我跟国豪是在他死了半个后才在一起的,虽然国豪当初一直有追我,但我用我的性命担保,吴彬生前,我跟国豪没有任何的关系!”

  白艳丽用坚定的语气对我说道。

  听着白艳丽的自辩,我没有特别的意外,我早有准备,毕竟如果真是白艳丽害死吴彬的,那么她在局里嫌疑人的身份就不会被解除。

  “那你跟我说说你跟吴彬生前的关系。”我继续问。

  “我们的关系并不好,这么多年了我们一个孩子都没有,而且他……他那里有点问题。”白艳丽有点羞涩的看了我某处。

  我低下头,表情泰然自若,心中却是不平静,吴彬竟然这里有问题?

  “他在家的脾气很坏,下班回家后,有什么不顺心的地方就会拿我出气,比如……”说着白艳丽掀开了一半的衣服。

  我一愣,只见白艳丽雪白的腹部竟然青一块紫一块,这吴彬有家暴的倾向!

  吴彬都死了一个月了,白艳丽的伤还在,我能够想象的出,这伤一开始是有多么的重。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小区那些人的态度就可以理解了,男人最要不得的就是家暴,更何况还是家暴白艳丽这种漂亮的女人。

  “那你上回为什么要跑到墓园后山?”我又问。

  白艳丽小心的看了我一眼,似乎还是不想跟我说为什么。

  我有点不舒服,都这个时候了,还对我掩掩藏藏,便道:“你还是不想跟我说吗?”

  “其……其实我现在的男朋友也知道我的情况,所以他也找了位风水师给我看过,那个大师说是我亡夫想我,所以缠上我了,要想解决,必须到我亡夫死的地方点上几根香,再将自己的亵衣埋在地下方能破解。”白艳丽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两颊红红的。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让你到墓园后山去埋内衣?”我吃惊道,说起来,我跟我大伯学了这么多年的风水术,还从没有听说过这种方法。

  我可以确定白艳丽身上的阴煞气极重可并不是被吴彬缠上,而是因为万奴印的关系。

  所以,白艳丽男友找来的风水师要么就是别有用心,欺骗白艳丽,要么就是啥也不懂的神棍,胡乱帮助她。

  白艳丽轻轻的点了下头。

  我脸色慢慢的凝重,听白艳丽这么说,那么她跟吴彬的死真没有一点关系。

  我不禁感到脑壳有点疼。

  这都什么跟什么,这么说岂不是吴彬为什么死的线索又断了?

  白艳丽见我不说话,她也不敢出声,就这样,客厅沉默了下来。

  我只好先将吴彬的事放在一边,问起白艳丽关于万奴印的问题:“你最近有没有惹到谁了?死人或者活人都算。”

  白艳丽身上的万奴印不排除两种可能,其一就是得罪了什么厉害的风水师,这位风水师给白艳丽种下万奴印,其二,就是白艳丽得罪了一位死人,这位死人想要让白艳丽死后服侍他,直到永远,便委托一位风水师,让其在白艳丽的身上种下万奴印。

  第一种可能性其实不大,能够施展万奴印的风水师,有的是手段,没必要千方百计的给白艳丽种下万奴印,让白艳丽去服侍另外一个死人。

  倒是第二种可能性极大。

  “这倒没有,我是在会计事务所工作的,平时工作很忙,也得罪不了什么人,自从我丈夫死后,我辞职到现在基本也不出什么门,更不会得罪什么人。”白艳丽想了想后,对我说道。

  我思忖了下,白艳丽不像是骗我,从小区的风评就可以看出,白艳丽性格很讨人喜欢。

  “那有没有人追你好久了,但你都没答应过他……跟你表露过心迹的也算。”我又想到了一个可能,白艳丽长的这么勾人,还真说不定有人爱而不得,甘愿赴死然后请人种下万奴印,让白艳丽在阴间服侍他。

  白艳丽看了下我,道:“最近这段时间,只有一个人追我,就是我现在的男友。”

  “没有其他人了吗?”

  “没了。”

  我想都没想就将他男友排除了,他男友是活人,给白艳丽种下的万奴印对他没有任何的好处。

  “我能看下你的家吗?”我问道。

  “可以。”

  我只能够试试能不能从白艳丽的家中找到什么。

  最后的结果又让我失望了,白艳丽的家里头根本没什么古怪的地方,从卧室到厕所,我都一一看过去,风水布局上,都很正常。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我们两人重新回到了客厅中,没有头绪的我,又沉默了下来。

  就在这时,白艳丽的手机却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