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19章 小巫见大巫
  “喂,陈大师,你有空吗?”

  “有空。”

  “我有点事想让你帮忙,钱不是问题,你的地址在哪,方便给我一个吗?”

  “不用了,你告诉我你家的地址,我去找你。”

  “这样不太好吧。”

  “没有什么不好的。”

  “那就麻烦陈大师了。”

  ……

  几分钟之后,我放下手中的电话。

  很快,手机再次一响,白艳丽将她的地址发给我了。

  就是昨天我们去的那个老小区。

  骑着共享单车,我再次来到了幸福之家花园。

  跟翠萱菀相比,这幸福之家花园就像是贫民窟一样,更没什么保安,我直接走进去后,上了白艳丽住的那栋楼。

  站在门前,我按下门铃。

  很快白艳丽出来了,当她看见是我之后,一对美目瞬间怔大。

  “你来找我做什么?我上回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我只是迷路了!”白艳丽瞪着我道。

  我一只手按在门上,防止白艳丽直接关门,紧接着我回道:“误会了,我可不是因为墓园的事来找你的,准确点来说,是你找的我?”

  “我找你?”白艳丽冷笑一声,继续道:“我什么时候找过你?”

  “我叫陈年。”

  “我管你叫谁,你赶紧走吧,要不然我可就喊人……等等,你说你叫什么?”白艳丽显是不耐烦的看着我,紧接着突的像是想到了什么。

  “我记得你刚刚在电话里喊我陈大师呢。”我笑了笑道。

  “你、你就是那个陈大师!?”白艳丽不敢相信的望着我。

  我点了点头。

  “那打扰了,我不知道那个人是你,如果我知道的话,这个电话我是不会打的。”白艳丽脸色拉了下来,又是做出了一幅让我离开的模样。

  “你应该好几天没有睡过好觉了吧?是不是大热天的,两脚还很冰冷?”我没有着急,既然来了,那么肯定是不会那么轻易的被赶走。

  听到我这话,白艳丽那双娇媚带水的双眸登时充满了惊色。

  她的表情我丝毫不意外,身上的阴煞之气这么重,肯定晚上会有鬼压床之类的事情发生,而人之气,生于足,流于足,人的双脚是足三阴经的起始处,也是足三阳经的终止处,如果阴气过重,人的两足会变的冰凉。

  这两样都是阴煞气过重之人的通病,我相信白艳丽不会例外。

  “你应该找过风水师了,可惜那个人应该没有解决你的问题,那么你何必不试试我呢?”我继续道。

  “你先进来吧。”

  最终,白艳丽犹豫了下,还是让我进了门。

  我一进到白艳丽的家,就开始观察起来,白艳丽的家是很简单的两室两厅一卫,装修一般,看起来是好几年装修的,宅位中规中矩,没有犯忌讳的地方。

  “说说看,遇到什么怪事了?”

  我坐在沙发上问道白艳丽。

  “你真的是风水师?”白艳丽又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我。

  我不屑的笑了,回道:“当然,不过普通风水师解决不了你的问题。”

  “你的意思就是说你不是普通的风水师喽?”白艳丽露出了一抹讥讽。

  “没错。”我自信道,虽然我见过的风水师不多,但我对我们陈家的绝学有自信,可不是随便哪个风水师能比的。

  “那好,你解决了我身上的问题,我给你两万!”白艳丽道。

  “成!”

  我接触白艳丽并不是因为钱,而是为了吴彬的事,但能够取得报酬,我也并不会拒绝。

  白艳丽这时却站了起来,她今天穿的是包臀的小裙子,裙子的长度大概到膝盖,露出了两条光滑的小腿。

  不得不说,白艳丽这种成熟女性,真的很吸引我们这类大学生的注意。

  就在这时,白艳丽突然撩起了她的裙子。

  不多时,那浑圆的大腿展现在了我的眼皮底下。

  “你干什么?”我脸一红,忙的撇过头。

  “你不是说我哪里出问题了吗?我腿这里出问题了。”白艳丽道。

  我脸色有点不自然,只能再将视线放了回去。

  “小弟弟,你不会没见过女人吧?”

  白艳丽见到我这样,咯咯的笑了起来。

  这话说的我更加感到害羞了,女人我不是没见过,王茗茗就是一个,比长相的话,无疑王茗茗精致许多,但白艳丽这种三十岁的年纪,韵味是更高一筹的。

  正常情况的话,我是不会多想什么,可现在,我跟她独处一室,她还在我的面前撩起群,将香艳的大腿……

  “你赶紧说哪里出问题了!”我强行让自己脸色严肃起来。

  “你自己不会看呀?”白艳丽将腿凑到我的面前。

  一股特别的香味钻入的鼻子,十分诱人。

  可的眼睛猛然瞪大!

  刹那间,我心中隐隐被勾起的烈火仿佛被寒冰熄灭。

  我看到了一个恐怖的东西!

  只见在白艳丽腿的右侧有一个黑色的字,这是梵文的“万”字!

  原本白艳丽那勾人的腿,此刻就像是一块被盖过章的猪肉。

  我干咽了一下,慢慢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往后退了一步,我全身上下的寒毛都已经立起来了,我原本以为白艳丽只是去墓园后山这种阴气旺盛的地方多了,才弄成这样,我能够很轻易的帮助她解决掉,可我万万没有想到,白艳丽竟然是这么一种情况!

  “怎么了?”

  白艳丽也看出了我的脸色不一样了。

  “你先老实跟我讲,你到我们八宝鸡墓园后山是做什么,要不然我帮不了你,并且,敢肯定,这个世界也没什么人能够帮你!”

  我极为正色的对白艳丽说了这句话,王茗茗身上的冥姻也好,魏宽身上的吴彬孽业也好,跟白艳丽的情况相比,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你什么意思?怎么又绕到墓园后山去了?没办法就算了。”白艳丽显然还是不想告诉我。

  我冷笑一声,没有任何犹豫的朝门外走。

  吴彬孽业的问题,我可以有其他的办法解决,但白艳丽的这个问题,不好意思,她如果不配合我的话,那么就算给我一百万我也不会帮她。

  就在我的脚踏出白艳丽的家后,声音响起。

  “等一下,你可以先告诉我,我究竟是中了什么邪?”

  白艳丽把我叫住。

  我停了下来,用带着怜悯的眼神望着白艳丽,说道:“在我们玄学的圈子,你腿上的这个标志叫做万奴印,是古天竺国传进来的,准点来说并不是我们老祖宗的东西,在古代只有当朝大国师才会的禁术,如今已经失传好几年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你这万奴印是谁给你种下的。”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几天你是不是反复都在做同一个噩梦?”

  当我说道这句话的时候,白艳丽脸色一白。

  “噩梦的场景是不是有数不清的女人跪在一座青铜古像前?而且,都是没穿衣服,全身被绳子绑在一起的女人,你,也在其中。”我继续道。

  白艳丽这下满脸的不可思议,她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的不重要,万奴印在古代你清楚为什么都只有国师会吗?因为每当帝王下葬,国师都要在给帝王陪葬的嫔妃腿上种下这个万奴印!”

  “目的也很简单,为的就是让这些女人生做帝王妾,死为鬼王奴!种下这个印记的女人,一年内必死!死后必不入轮回!在地下,继续为奴为婢!”

  我的声音渐渐放大。

  想要解除万奴印,千难万难,而种下万奴印更是不简单,不管如何,白艳丽绝对是惹到了手段通天的玄学界之人了,至少从万奴印看来,那个人比我厉害。

  如果要我帮她,我必须要知道白艳丽所有的秘密,这样我才有把握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