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16章 白艳丽
  收拾好东西后,我跟魏宽悄咪咪的前往那座极为怪异的后山。

  上山的路只有一条,路很窄,只能够通一人,我走在前面,魏宽跟在我的后面。

  一如我当初看见的那般,这座山上面根本就没有什么植被,只有杂草,像是一座赤裸的荒山。

  “魏宽,你昨天晚上说看见了一具棺材还有一个跪着的女人,是在哪里发现的?”我问道。

  不管昨日魏宽看见的景象是不是中邪过后的幻觉,至少那个地方绝对是有问题。

  “前面的拐角处,陈年,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这山不干净啊!”魏宽惧怕的说道。

  我没有回答魏宽,而是管自己往前走。

  目前为止我依然没有发现这座山的古怪之处,现在我的兴趣已经完全被这座山给勾起来了,连我都看不出来的风水,这个世界不说没有,应该很少。

  而就在我要到达魏宽说的那个拐角处时,一道身影出现了。

  是一个女人,看起来三十来岁,长的很漂亮,嘴角上有着一个美人痣,气质成熟。

  “谁!”

  在我身后的魏宽给眼前的女人吓了一跳。

  我紧紧的看着这个女人,她的身上有着很浓郁的阴气,但却并不是鬼,是沾染上阴煞的人。

  “你、你们是谁?”女人后退了半步,表情惊恐。

  “我们是墓园的保安?你怎么跑到这座山上来了?”我问道。

  魏宽听了我的话,才松了一口气,站了出来问道女人:“姐,你没长眼睛吗?下面的牌子不是写了这座山严禁外人进入。”

  “我……我……我现在就走!”

  女人的惊慌的表情并没有减少,而是想要逃离这里。

  我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女人的手腕。

  “等等!”我厉喝。

  这女人的模样怎么看都不正常啊。

  “你松开我!”女人道。

  她的手腕很滑,很软,但我抓的很死。

  “你来这里干什么!”我质问道。

  “我走错了,不行?”女人眼神闪躲的道。

  我的直直的看着女人,满脸的不相信,这女人满身的阴气,也就是死人味,差点就要赶上走阴人吴三姑了,来这座山绝对没啥好事。

  “那个陈年啊,先把这姐姐松开吧,我们以德服人。”

  这时,魏宽打了一个哈哈。

  我认真的打量了女人,长的成熟妩媚,身材劲爆,穿了一套贴身的运动装,完全就是小年轻最喜欢幻想的御姐对象,魏宽这么快被迷上,我不意外。

  “你不松开我,我报警了!”女人愤怒的说道。

  我只好松开,不过我可不会放这么一个可疑的人走,我道:“跟我们去保安室走一趟。”

  我们上山的事情虽然被眼前的女人耽搁住了,但我并没有着急,山就在这,什么时候上都没关系,可这可疑的女人要是走了,就难找了。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女人跟这座山有关系,说不定还跟吴彬有关系!

  来墓园都有登记的,保安室内,我拿出了桌上的一张登记表,说道:“上面哪个人是你?”

  女人犹豫的看着我。

  “姐,你说吧,说完,要没啥事就可以走了。”魏宽笑呵呵的道。

  片刻后,女人指着上面的一条记录。

  “白艳丽,下午3点进入墓园……”我看了下记录,心头更是疑心顿起,现在都快要6点了,这女人3点来的,在墓园待了3个小时,可能是来祭奠的吗?

  “你是哪位死者的家属?”我又问道。

  白艳丽咬着唇,一句话没说。

  “姐,你是哪位死者的家属啊?”魏宽又是问道。

  “这是我的个人隐私,我有权不说!”白艳丽此刻双手插在胸前,冷着一张脸说道。

  我沉默下来,对于这件事我确实没有权力过问。

  “没事的话,我走了!”

  说完这句话,白艳丽扭头就走,只留下一个性感的背影。

  “我说陈老弟啊,这姐的身材也太好了吧。”魏宽依依不舍的看着白艳丽,差点口水都要留下来。

  “是不错,但说不定你昨天晚上看见的那个跪在棺材前的女人就是她呢。”我说道。

  魏宽脸色一变,回道:“不可能的,昨晚那女鬼哪有她这么有气质!”

  我耸了耸肩,没有再跟魏宽辩论。

  “陈年,我们还要不要再去那座山上?”魏宽问道。

  我看了下外头,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便道:“明天再去吧。”

  此刻,我比较在意的是白艳丽的身份,至于那座山,什么时候去都可以,反正山也跑不了。

  “成,那就明天去。”魏宽脸色马上好了起来。

  一个晚上都无事发生,墓园的巡逻工作结束后,我们骑着共享单车回到了学校。

  已经是晚上一点钟了,我睡意全无,我打开电脑,想要查下白艳丽的身份。

  我先在网页上输入两个关键词,云城、白艳丽,可浏览了好几个页面后,都是一些牛头不对马嘴的东西。

  找了整整一个小时,我一无所获。

  看着电脑,我陷入了思索,在这时间里,我随意的搜索了下吴彬的消息。

  关于吴彬的消息可就多了。

  “云城司机吴彬死于八宝鸡墓园,死因不明!”

  “白天开公交车,晚上兼职墓园保安,吴彬的死,迷雾重重!”

  “吴彬葬礼,全车出动!云城公共交通集团的情义!”

  ……

  好几条新闻映在电脑屏幕上,我随手点开了其中最后一条。

  最后一条是其中最吸引我的,因为新闻封面的图是殡车送葬,跟我还有魏宽前日晚上看见的场景一模一样。

  新闻的内容倒也很简单,满篇都是夸赞云城公共交通集团的有情有义,为了48路公交车司机吴彬,云城公共交通集团出动了好几辆公交车为吴彬的灵车开路。

  这倒也好理解,吴彬死前是云城交通集团的员工,而他之所以会死,则是因为做兼职的过程中出现意外。

  如果云城交通集团不出面博取一波路人的好感,那么其他人都会觉得,这个公司不行,福利待遇肯定都不好,你看,员工白天上班开车,晚上还当保安找兼职!司机吴彬的死有这家公司一半!

  就在我准备将这个页面退出去的时候,一张图片吸引了我!

  图片中有一个女人,女人的脸有点模糊,看的不怎么清楚,但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像……像是今晚遇到的那个女人白艳丽!

  果然,这个白艳丽跟吴彬有关系!

  我瞬间来了精神,睡意全无,查东西我并不在行,可有一个人在行,那就是魏宽!

  我直接一通电话打了过去。

  “喂,魏哥,别睡了!赶紧查查缠上你的那个鬼跟白艳丽的关系!别问为什么!我等你消息,消息不到,我不睡觉!”

  放下电话,我感觉我隐隐抓到了什么。

  吴彬、白艳丽这两人究竟有什么联系!?

  大伯告诫我最好永远不要去的八宝鸡墓园,徐达警告我们谁去谁滚蛋的后山,这些种种又跟吴彬、白艳丽这两人有什么关系呢?

  我看着手机上面的图片,白艳丽穿着一身白衣走在灵车边,看起来似乎跟吴彬的关系不简单。

  等了一个小时后,寝室的门响了。

  敲门声十分的急促!

  我赶紧下床,去开门。

  是魏宽,门一开,魏宽走了进来,我打开灯,只见魏宽满脸的失神,像是处在极度的震惊当中没有缓过来。

  半响之后,魏宽拿起桌上的我没喝完的水,一饮而入,他出声了。

  “陈年,这个白艳丽是吴彬的妻子!当初吴彬死的时候,她还被列为了嫌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