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15章 继续待下去
  “这死老头还骗我们,我现在一想到那份合同就怕,我说为什么一定要加上那条免责条款,陈年,我们如果继续干下去,说不定也会像这个吴彬一样惨死在墓园!这该死的墓园还不用负任何的责任!”

  “还有,这公交车司机吴彬跟我们一样都是兼职!你说巧不巧,你说像不像!”

  “陈年,我不管了,今晚我就去辞职,就算要赔违约费,我也得辞职!”

  魏宽满眼血丝的看着我,说话的语气越来越激动!

  “不行,现在还不到辞职的时候。”我却沉声回道魏宽。

  吴彬已经缠上魏宽了,如果魏宽不帮吴彬将这件事解决掉,那么就会一直缠着他,而魏宽也将因为身缠阴煞,有巨大的危险。

  魏宽辞职,想要帮助吴彬复仇那就难了,也肯定是接触不到墓园的秘密。

  只有继续留在墓园,才能够找到是什么害了吴彬以及那座后山上究竟有着什么恐怖的东西!

  “你说什么呢!”魏宽却质问道我。

  “你如果辞职了,那么昨天晚上发生的事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在你的面前,我们只有继续干下去,找出吴彬的死因!”我出声道。

  “可这……”魏宽愁眉苦脸的看着我。

  “后面那两个同学别说话了,要说出去说!上课第一天就叽叽喳喳。”

  这时,台上的老教授瞪了一眼我们。

  魏宽只好闭嘴。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魏宽马上找到我。

  “陈年,那我们晚上还去墓园?”魏宽问道。

  “当然。”我点头。

  “好吧。”魏宽愁色不减,半响他看了一圈教室,奇怪的道:“你女朋友怎么没来上课?不会吧,第一天就逃课?”

  这时我才想起来王茗茗。

  环顾了一圈教室后,果然没有王茗茗的身影,我心里也感到诧异,难道是她请假了?我回道魏宽:“你别瞎说,王茗茗可不是我的女朋友。”

  “陈老弟,在我面前就不用装了,更何况我们这个系谁不知道大美女王茗茗早就名花有主,美人花插在老弟的身上啊。”

  魏宽不相信的道。

  我懒的辩解了,心中倒是有点担心起王茗茗。

  王茗茗身上冥姻虽然破除,但危险还在,按照父母遗嘱,我接下来是要竭尽全力的帮助她的。

  “不说了,不说了,走,去墓园,就算我们要继续干下去,今晚我也得找那老头要个说法!”魏宽怒气颇大的对我道。

  随便的吃了点饭,我们便重新的回到了墓园。

  不过这次,魏宽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坐48路公交车,我们两人只好扫码在校门口找了两辆共享单车,就这样,我们到了八宝鸡墓园。

  “陈年,我想了下,这公交车也邪乎的很,你想想,48的谐音是什么?”

  半路上,魏宽小声的说道。

  “48,死吧?这就是你想多了,只是凑巧而已。”我笑了笑,公交车本身是没有问题的,昨天的灵车场景,也只是吴彬的未消散的怨念,跟当初在这条马路上出殡时的场景再现而已。

  片刻后,我们到了保安室。

  “老头,给我出来!死老头,给我出来!”

  一到保安室,魏宽就来势汹汹的大喊着。

  我没有制止魏宽,我其实看徐达也不爽,这老人知道的事情绝对不少,至少我认为,那座后山的秘密以及吴彬的死,徐达肯定都知道一二。

  可我们打开保安室的门后才发现,徐达不在!

  “这老头去哪了?”魏宽奇怪的道。

  我走到外面看了一圈,发现黑狗还在保安室外老神在在的趴着,不过徐达那辆老年自行车却不见了。

  “我们打个电话问问。”我说道。

  “对,徐达那老头的电话我们有呀!”

  魏宽一拍手,马上掏出手机拨打了徐达留下来的联系方式。

  但,几声拨号音响了一会后,“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的回馈音传来。

  没人接!

  “tm的,这老头不会是早知道我们来找他算账,他提前跑了吧?”魏宽将手机放下,气道。

  “现在才五点多,都还没到我们上班的时候,老头这个时候不在,应该是出了什么事情,不是故意躲着我们。”

  我想了想道。

  “陈年,现在怎么办?”魏宽问道。

  “现在么……”我摸了摸鼻子,下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我们去边上那座山看看!”

  “什么!去那座山?不去不去,我可不去了!”魏宽后怕的道。

  “大白天的你怕什么?再说了,我不是也在吗?”我道。

  魏宽经过剧烈的心里挣扎后,他咬呀道:“成,我陪你走一趟!”

  “我们这么去有点危险,先等我取一样东西。”我眼睛冒出光,将视线看向了保安室外趴着休息的黑狗。

  “取啥?”

  “黑狗血。”

  这条黑狗双眼有神,身型俊美,堪称狗中极品,我只需要取一小瓶的黑狗血,待会说不定会有奇效!

  我跟魏宽围在黑狗的边上,而这条灵性颇高的黑狗马上站了起来,警觉的看着我。

  “魏哥,抓住他,他的血可是保命的好东西。”我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

  “好咧。”魏宽应了一声,一下便扑到了黑狗的身上。

  黑狗措不及防,整个狗身都被魏宽压在下面,它张着嘴,露出尖锐的獠牙想要咬魏宽,可魏宽却早就将黑狗的头按住。

  我拿出了一把准备好的小刀以及一个小瓶子,走到了黑狗的边上。

  随后,我扒出了黑狗的右下腿,用小刀划出了一个口子。

  新鲜的狗血流进了我的瓶子中,小瓶子装了一半后,我就用纱布将黑狗的狗腿包扎好。

  我没有取很多,对黑狗也没什么影响,毕竟这种纯阳黑狗的狗血可不好找,我不能竭泽而渔。

  “差不多了,魏哥放开它吧。”我拍了拍手。

  魏宽松开了黑狗,道:“还真奇了,这黑狗果真不会叫的,我们这么折腾它,它也不汪两声,莫非是个哑巴。”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别管它是不是哑巴了,我们赶紧去那座山上面看看,要不然再过一会后就要天黑了。”

  我将黑狗血收好,今天,我倒是要看看墓园边上的这座山究竟藏着什么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