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13章 上车
  “不是,是一具棺材!一具红色的棺材!!”

  魏宽压低声音,颤抖的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不就是一具棺材嘛,这里是墓园,出现棺材不是很正常?”我用轻松的口气说道,试图让魏宽不用那么恐惧。

  “我的陈老弟啊,你还不觉得邪乎吗?这具棺材是红色的!而且我还没说完,这两具棺材的前面还跪着一个女人!披头散发的女人!”

  魏宽死死的抓着我,言语激动异常。

  “你出现幻觉了吧?”我问道。

  “哎呀,你到底怎么样才能相信我!要不是我跑的快,你今晚就见不到我了!”魏宽着急的一拍桌子。

  我表面神色不变,可内心已经琢磨了起来,墓园边上的那座山有问题是肯定的,而至于魏宽说的话,我并没有完全相信。

  当然,我不是说魏宽欺骗我,而是他看的东西还真有可能是幻觉。

  “你先冷静下,我们第一次来墓园工作,会多想是很正常的。”

  我还是打算先给魏宽做好心理工作。

  “可、可我看的清清楚楚啊!”魏宽道。

  “你先喝杯水吧。”

  我接了一杯水递给魏宽,让他坐下来,在魏宽不经意间,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包粉末,放进了这杯水中。

  这是驴蹄粉,众所周知,黑驴蹄能够对付地下的粽子,而黑驴蹄的粉末也有一种功效,将其泡水给人喝下,如果这人中邪了,或者被什么脏东西缠上了,则会流鼻血。

  我怀疑魏宽中邪了,他看到的景象,其实并不存在!

  魏宽没有注意到我的动作,一口就将杯子里的水喝完,喝完了之后,他奇怪的道:“这水味道怎么怪怪的?”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被黑驴蹄粉泡的水味道能不奇怪?这可是好几年的脚壳粉。

  当然,这些话我就心里想想,说是不会说出来。

  “啊——”

  突的,魏宽叫了一声。

  两条如红蚯蚓般的血从魏宽的鼻中缓缓流出。

  见状,我心中暗道不好,魏宽果然是中邪了,看来那座后山是真的邪乎!

  “赶紧擦擦,夏天本就火气大,你还这么激动。”我拿了一张纸巾给魏宽。

  “真tm的晦气!老子十来年没流过鼻血了,来这墓园,当天就流鼻血。”魏宽骂道。

  我没回答魏宽,而是看了眼时间,说道:“好了,我得去巡逻了,你老实在保安室待着吧。”

  我还不知道魏宽是怎么中邪的,所以没办法当场帮他驱邪,只能等等。

  “别啊,我跟你一起去!”魏宽闻言,瞬间站了起来。

  “也成。”

  魏宽八成是不敢自己一个人待在保安室,跟着我也好,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也能够第一时间帮助他。

  可意外的是,最后一趟巡逻十分平静。

  巡逻回来后,我们两人将保安室的门关好,就离开了墓园。

  我看了眼表,时间很晚了,还差十来分钟就到一点钟,外头的马路上也寂静一片,没有行人,没有车辆。

  只有昏暗的路灯照射着。

  “这么晚了,我们骑共享单车回学校吧。”我说道。

  可我的话才刚落下,马路的出现了一辆公交车。

  48路公交车!

  “骑什么共享单车啊,这不是来公交车了吗,走吧,上车!”魏宽拍了一下我。

  我看着这辆48路公交车,不自觉的干咽了下。

  我很想对魏宽说,你见过凌晨一点的公交车吗?

  魏宽直接上了公交车,我想了下,也跟了上去。

  车内昏暗无比,根本没有什么乘客,只有前方坐着一位带着帽子的司机。

  司机从头至尾都没有看我们一眼。

  “咦,钱怎么投不进去?”魏宽奇怪的道。

  我小声的说道:“坐这辆车你的钱不管用。”

  “啥意思?”魏宽奇怪的道。

  我没有多说,站在车中间,也没有去坐其中的任何一个位置。

  魏宽半天都没将硬币塞进那个箱子中,只好摇了摇头作罢,他找了个就近的位置准备坐下来。

  我赶紧拉着魏宽。

  魏宽不解的看着我道:“怎么了?不能坐吗?”

  我点了点头。

  “为什么?”魏宽问道。

  我指了指公交车的驾驶位。

  魏宽一哆嗦,吓的直接抱住了我。

  我有点嫌弃的将魏宽推开,我取向还是正常的。

  “陈年,这……这……这……”

  魏宽就差要哭出来了。

  这个场面确实吓人。

  整辆公交车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开着,而这辆车的驾驶位上却没有司机!方才那位带着帽子的司机消失了!

  “云城的公交车最晚运行到九点半,现在快一点了,你想想看,怎么可能还会有公交车搭,凑巧的还是这辆公交车是48路,直通我们学校的那一辆。”我说道。

  “我傻了!”

  魏宽狠狠的给自己一巴掌。

  我无语的看了眼他,其实并不是魏宽傻了,而是他中邪了,这辆车他是无论如何都会上来的。

  “这辆车的任何一个位置都别坐,坐了的话,就彻底的跟着这辆车走了,到时候鬼知道给带到哪里。”我解释了一遍。

  “陈老弟,都听你,你说吧,该怎么办。”魏宽慌乱的看着我点头。

  紧接着我看了一圈这辆公交车,其实上了这辆灵车对魏宽而言也不是坏事,至少能够让我弄清楚魏宽到底沾染上什么东西中的邪,我也能对症下药。

  “你带烟了吧?”

  半响之后,我问道,魏宽有抽烟的习惯,应该是带的。

  “带了。”

  不出我所料,魏宽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包烟。

  “点上。”

  我开口道。

  魏宽此刻是完全拿我当主心骨,对于我说的话,也没有任何的质疑,直接用打火机点燃了一根香烟。

  “然后呢?”

  魏宽的手抖的厉害,烟夹在他的手上,像是吹一口气,就能让烟掉下来。

  “烟别掉下来了,你现在用烟头烫下这车的窗户。”

  这辆灵车其实是奔着他来的,关我没什么事,我想下车,直接走下去就行了,可魏宽不能行,想要破解,唯有靠他自己。

  魏宽马上照着我说的话,慢慢的将烟头靠近窗户。

  当烟头触碰到这辆灵车的窗户后,窗户瞬间烧了起来。

  公交车变成了一辆纸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