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9章 我的抉择
  子时,如约而至。

  当墙壁上的钟表指到十一点整的时候。

  吴三姑拿起了那两碗血,她将我写有我的生辰八字符箓放进了王茗茗血中,又将写有王茗茗生辰八字的符箓放进了我的血中。

  符箓在血碗中浸泡了大约半炷香的时间后,吴三姑拿到了我们的面前。

  “喝下去吧,符箓不用,只要喝血。”

  我没有二话,咕噜咕噜的将王茗茗的血喝了下去。

  血的味道不好,但可能是因为这是美女的血,心理作用的影响,我喝下去的时候并不难咽。

  让我惊讶的是,王茗茗也没有磨叽,一口就将我的血喝了下去,只是黛眉微皱了下。

  不知怎么,看着王茗茗喝下我的血,我的心头上出现了一种微妙的感觉。

  “这是九龙五凤绳,你们带上吧。”

  吴三姑又拿出了一根呈“8”字形的红绳子。

  红绳子左边的那一圈,有九个凸起,这些是编制成的龙九子头,分别是囚牛、睚眦、嘲风、蒲牢、狻猊、霸下、狴犴、负屃、螭吻。

  而在红绳的右边,则是凤五雏头,分别是朱雀、鹓雏、鸑鷟、青鸾、鸿鹄。

  我带上了龙九子头的那边,而王茗茗则是带上了凤五雏的一边。

  “法场还差最后一步,你们平躺下。”吴三姑说道。

  我跟王茗茗则一左一右的平躺在了客厅的空旷之处。

  这样,破除冥约的法场就差不多弄好了,而想要破除冥约,还剩下最后一步——烧绳!

  将连接我跟王茗茗的九龙五凤绳烧完,仪式便成,我与王茗茗就缔结了阳间的婚姻,她身上的死桥便会消失,生死锁断裂,冥约也将破除。

  吴三姑拿出了一根点燃的香烛,就放在了九龙五凤绳的下面。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m.biqugetv.com/https://www.biqugetv.com/

  而我却猛的坐了起来,急喝道:“等等!”

  “陈家小子,做什么?”吴三姑双眼阴鸷的看着我。

  “你确定用的是香烛烧绳?”

  我紧紧的盯着吴三姑。

  在大伯教我的东西中,我记得是用燃香烧绳,而并不是用香烛烧绳!

  “小子,烧绳哪有这么讲究?”吴三姑不紧不慢的道。

  我皱了皱眉头,虽然她的方法跟大伯教我的不一样,但确实,大伯也没有说一定要用燃香烧绳。

  说实话,我对这个走阴人是有很深的戒备,所以只要今晚的施法方式跟我所学的有些出入,我都会起很大的疑心。

  “那你说吧,不用香烛那用什么?”吴三姑无所谓的道。

  我看了她好一会,还是道:“算了,一切听你的吧。”

  我还是按捺下疑心,准备不对这件事指手画脚。

  “那就老实躺着。”吴三姑看了我一眼道。

  吴三姑拿着香烛,放在了我跟王茗茗的中间。

  “把手抬起来。”吴三姑道。

  我跟王茗茗抬起了手,将绳子中间的部分放在了香烛火苗的上方。

  滋滋的燃烧声在我的耳边响着,但我的手却感受不到火焰的炙热。

  随着九龙五凤绳的燃烧,一种不可言状的感觉逐渐在我的心底升起,我感觉我身边躺着的女人,仿佛是我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过了没多久,这种感觉再度升华,一种交融的舒适感自我灵魂传来。

  我的身体也越来越软,根本没有力气。

  这就是结阳婚吗?

  可我记得,阳婚缔结后,男女之间只会有好感,像这种连成一体的交融感是怎么回事??

  这一刻我有点慌了,有问题!肯定是香烛燃绳这一环节有问题!

  “不好!”

  而就在我发现不对劲的时候,吴三姑突然惊恐的大喝一声。

  我瞬间把双眼睁开!

  只见房间内所有点着的蜡烛尽数熄灭!

  封门的蜡烛怎么会熄灭?难道是抵挡不住孤魂野鬼了吗?

  法场蜡烛熄灭意味着什么我再清楚不过,这鬼门封不住了!

  有阴煞窥视而来!

  王茗茗也睁开了双眼,她本就白皙的脸蛋这下更显苍白,病怏怏的,双眸也很涣散。

  她才是被下冥约的那个人,所以首先被影响的也是王茗茗。

  烛灭,门开,我倒是看看吴三姑要如何解决!客厅中央的那只公鸡还没有开始打鸣,也就意味着危险虽有,但不至于无法解决。

  吴三姑赶紧双手作印,在我跟王茗茗的胸口中紫宫穴的位置点去。

  她很用力,但却并不疼,很快我的四肢百骸就涌入了暖流,而王茗茗的脸色逐渐好转,双颊也渐渐红润。

  吴三姑用的手段是什么我并不清楚,毕竟玄学这个圈子,杂的很,各种流派都有。

  “幸好用蜡烛封了门,早知道不用这间宿舍做法场了,这里女寝室楼的阴气太足了!”吴三姑松了一口气。

  九龙五凤绳继续的烧着,我也镇定了下来,女寝室阴气重,门封不住也正常,不过这下应该不会再有其他的幺蛾子了吧?

  “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就在我这个念头刚出现的时候,位于客厅中央的公鸡突然发疯般的打鸣。

  吴三姑怔住了,不敢相信的看向了客厅中的公鸡。

  公鸡的一对眼珠子散发着绿油油的光,而它全身的鸡毛都炸裂开来,不断的向上扑腾,似乎想要离开地板!

  公鸡的打鸣声足足响了十来分钟都不曾散去!

  我顿时手脚冰冷。

  沾然了桃木气息的公鸡,它的打鸣是能够斥退邪煞的,而像这种足足叫了十来分钟的鸡鸣,我还是第一见过。

  这就意味着,地凤惊鬼已经不起作用了!

  过了不知道多久,公鸡不再打鸣了,而我跟吴三姑却一颗心掉入了谷底。

  不是公鸡不打鸣,而是这只公鸡已经死了!

  “怎么回事!”我质问到吴三姑!

  按理来说,女生宿舍就算阴气再重,也绝对没有办法让一只沾染了桃木气息的公鸡就这么叫死在客厅中!

  我心中有一个不好的预感,也是我来之前就最怕遇到的事。

  “女娃娃!”

  吴三姑没有回答我,而是看向了王茗茗。

  这时候我才发现王茗茗已经昏迷了过去,全身上下笼罩着一股阴森森的凉气!

  我又看向了我手中的九龙五凤绳,只见香烛的火苗越来越小,九龙五凤绳却还有一大半没有烧完。

  九龙五凤绳只有烧完了才意味着阳婚仪式成、冥约破,而如果它没有烧完,反而中断的话,那么就代表着一切都将失败!

  “陈家小子,你难道还不帮忙吗!你陈家不是自诩刘伯温大弟子的后人吗,赶紧的啊!阳婚要是失败,这个女娃子直接阳寿尽,她身上的冥约也将直接缔结,下去跟她那死鬼表哥做一对鬼夫妻了!”

  吴三姑咆哮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脸色一白,出手?我怎么出手!

  “这个女娃娃的舅舅,也就是给他下冥约的那个玄师已经感应到我们在给她做阳婚了,我没想到她的舅舅还有后手,我只是走阴人,驱邪之术比不上你们,你赶紧的啊!还愣着做什么!!!”

  吴三姑的脸狰狞在一起。

  燃烧着九龙五凤绳的香烛火焰越来越小,几乎化成了火星。

  我表面不为所动,但内心却绝望的挣扎着,我最怕遇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给王茗茗下死桥的那个风水师还有后手,我们这个阳婚根本无法平稳的缔结!

  “你还在发愣什么!”

  吴三姑一边做着手印给王茗茗疏通身上的阴气,一边急促的催着我。

  我很想说我无能为力,但阳婚仪式已经完成了一半,王茗茗如今在我心中已经不止是单纯的同学了,看着王茗茗绝美的容颜,那句我无能为力始终无法说出口。

  “阳婚仪式已经完成了一半,你跟这个女娃娃的命魂已经交融过了,如果她死,你的阳寿也会折一半,陈家小子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吴三姑又说出了一句令我瞪大双眼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