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是风水师 > 第3章 609宿舍
  帮、还是不帮?

  两个选择不断的在我脑海中徘徊。

  几个呼吸后,又是一条条信息发来。

  “救我!陈年!!”

  “白天的事,都是我的错!”

  “我在b楼609!”

  我看着信息,能够想象的到王茗茗一个人在单间宿舍有多么的害怕,多么的恐惧。

  我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就算王茗茗骂我,还给了我一巴掌,但在这种大是大非上,我还是很清楚的,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条人命重要!

  可这关键的点并不是我计不计较,而是此刻我面临的难处一点也不比王茗茗小。

  昨天我才在心底发誓,一定要遵从父母最后给我的三句话遗嘱,才仅仅一天,难道我就要违背他们的话了吗?

  再者,我也不清楚违背了这三句话,我将面临的会是什么!

  是死还是无止境的痛苦?

  时间一滴一滴的流逝,手机上最后一条信息定格在王茗茗发给我的宿舍位置。

  我百般犹豫,最后还是没有办法见死不救。

  但我将书包放下,我决定孤身一人前往王茗茗的宿舍,驱邪崇的道具我一个不带。

  父母的那三句话,只说‘用我陈家绝学帮助的第一个人,一定要是男人’,那我就不用陈家绝学!

  这样也就不违背父母的嘱托了。

  随后,我离开了我的宿舍,前往了b楼。

  看了下手机,已经3点了,走在漆黑一片的校园中,我心中一点底都没有。

  如果没有那些驱邪崇的道具,我跟普通人是完全没区别的!可能就身体素质稍微好点,但应付邪崇,身体素质好,作用不大啊。

  当我走到b楼的时候,我停下了脚步。

  b楼位于我们学校的西南方位。

  西南方向的寝室楼,对上的是坤位,坤当老阴,为母德无疆,云城大学的设计师应该也是懂些风水之术的,将女寝室安排在这个方位。

  我又大致的看了下,发现b号寝室楼前的地势开阔、平坦,没有多余的建筑植被。

  按照我学到的东西,在这个寝室楼住的女学生大多能够学业有成,发展顺利,外加一些其他的妙用,比如腹部健康、利于生育。

  总的来说,宅位上,只要王茗茗在房间内外的布置上没犯极大的忌讳,那这个寝室楼算是不错的。

  当然,没有到王茗茗的宿舍之前,我还不敢妄下定论。

  我只求她刚入学,不要倒腾房间布置。

  只要如此,那么今晚的凶险程度能够降低一些。

  但如果犯了什么忌讳,今晚怕是九死一生!

  刷了校园卡后,我直接进了b楼,609宿舍,也就是在六楼,我速度很快的冲上了六楼。

  伸手不见拇指的六楼走廊,漆黑一片。

  六楼总共也就九个寝室,所以609在走廊的尽头。

  我深吸了一口气,走到609,而当我在王茗茗的寝室门前看到了一盆盆摆放的花时,我瞬间头皮发麻!

  哪个弱智放的花啊!

  我差点骂出声,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这栋寝室楼,本来是好宅子,王茗茗房间虽然在走廊尽头,看上去阴森了些,可也没什么大碍。

  但你要门前栽上花,那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坤位栽花,阳花变阴花,走廊尽头位置相比其他的房间阴气本来就更多一些,阴花作契,房门为界……

  你是生怕邪崇来的慢些?

  我也来不及管这些阴花了,王茗茗在里头怕是撑不了那么久,我试探性的推开房门,发现房门是半掩的!

  我皱了皱眉头,我已经不知道该说这个女的什么好了。

  难道她漂亮的外貌是用脑子换的?

  大半夜,睡觉不关门,风水中并没有什么忌讳,可你一个女孩子,总要有安全意识吧!

  学校寝室管理的并不严格,只要有校园卡,宿舍大门就能够随意进出,偌大的学校,五六万学生,怎么可能没有几个心理变态?

  怪不得父母给我的三句遗嘱中,有一句是让我竭尽全力的帮助王家人,可能他们早就知道了,我上大学后遇到的第一个王家人,就是一身麻烦。

  单人间大概六十平米左右,跟我宿舍的布局大同小异,一室一厅一卫。而我一进到屋子,就感到一股股阴风钻到我的衣袖中。

  我没有传说中的阴阳眼,再加上没有道具的辅助,邪崇我是看不见的。

  但客厅中令人窒息的压抑感,以及带给我的那毛骨悚然的感觉,却告诉着我,进来容易,出去难了!

  “砰!”

  不出我所料,寝室门像是被人一把关上,发出了巨响。

  窗户是关着的,没有风,唯一的解释只有一个——屋内的东西知道我进来了,但他们不想我出去!

  我的心也随之咯噔一下,如果我带上器具,我能够先在门前放上狮子麒麟相,再洒上几滴无根水,这样我能够可进可退,但如今……晚了!

  王茗茗不在客厅,我走向了唯一的卧室。

  卧室倒是关的牢牢的,甚至反锁了起来,我很着急,马上在客厅中寻常找起备用钥匙。

  按照我那间宿舍的配置,备用房间钥匙应该在电视下面的柜子中。

  翻找了一会后,果然里头有一把备用钥匙。

  我赶紧拿起钥匙,打开了卧室的门。

  卧室安静的可怕,像是没人一般,我环顾一圈后,发现王茗茗蜷缩着身体,抱着腿坐在房间的一个角落。

  她低着头,手上拿着手机,还有微弱的光,根本没有发现我进来。

  我正准备走向她,可猛然之间,我感到我的喉咙被人用极大的力气死死的掐住,无法呼吸。

  这股力量太大,导致我一头砸到墙壁,后脑勺疼痛无比。

  这一刻,我慌了。

  因为坤位栽花的缘故,此刻王茗茗屋中的邪崇我也不清楚竟强悍到何种地步!

  但没有如果,我顶着窒息的感觉,以及后脑勺的疼痛,步履蹒跚的朝王茗茗走去,好在距离只有几米,我很快来到了王茗茗的边上。

  我二话不说,抓过王茗茗的手臂就将他往外面拖!

  王茗茗的手臂冰的很,我像是摸到了冰块上,这表明着王茗茗四肢已经开始麻痹了,再不离开此地的话,很快就会四肢尽废,全身瘫痪。

  再加上她如今气血低迷,阳气尽失,房屋内滚滚阴煞,我敢断定,只要再待半个小时,王茗茗全身瘫痪是肯定的,说不定还会变成植物人!

  这个卧室不能够久留,客厅虽然也凶险,但比卧室好!

  最关键的是,我快要支撑不住了!

  我的胸口仿佛被巨石压着,我咬着牙,一颗颗豆大的汗水从我的脸上划下,我死死的托着王茗茗往外面走。

  这短短几米的距离,我仿佛走出了几公里的感觉,但凭借我多年的锻炼,还是将王茗茗拖了出来。

  到了客厅,我身上的压力小了很多,但我明白还没有结束!

  我的当务之急并不是对付邪崇,而是救王茗茗,如果王茗茗死了,一切皆休,我冒死前来的意义也没有。

  如果有器具在身,甚至如果可以用大伯教我的点穴之法,是能够轻易的让王茗茗清醒过来,但现在两种方法都不能用,我只能用最笨的办法,将王茗茗扔在热水中!

  热水能够疏通经络,王茗茗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疏通经络!

  我先将王茗茗安置在客厅的沙发后,随即进入浴室。

  我花了几分钟在浴缸内装满了热水,正准备将王茗茗拖到浴缸中后,一个影子却在我的面前掠过。

  当我看清楚浴室外站着的人后,我不禁干咽了下。

  王茗茗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