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嫁恶婿 > 第939章 眩晕
  那宫女闻言,赶忙改口道:“回娘娘的话,奴婢对此并不清楚。”

  阿依慕闻言,没有再问下去,只是回道:“她若不来,那本宫便不等她了。”

  话落,阿依慕便进入了留诊室内,看着裹着被褥睡着的池映寒,她在此地停驻了片刻,眸光一直落在他的俊脸上。

  她还是头一次见到他的睡颜。

  虽是用被褥裹实了,但还是能感觉到他的睡态毫无防备,像个孩子一样。

  她不敢想象这世上竟真的有人如此有幸,得以成为他的枕边人。

  她想,那应该是件很幸福的事吧?

  阿依慕就这么静默的看着池映寒,下意识的眯起了双眸……

  不知过了多久,阿依慕才轻轻吐出一句:“谢谢你的花儿。”

  这句话,睡熟的池映寒自是未能听见。

  池映寒只感觉自己睡得很沉,梦中的景象杂乱不堪,惹得他睡得并不踏实。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耳畔才听到了响动。

  池映寒微微睁开双眸,见周嬷嬷在他的床边,重新在花架上摆弄着花儿。

  再看一眼屋外的景象,发现居然已经天黑了!

  池映寒骤然睁开双眸,一时不敢确定现在是哪天的什么时辰。

  他好像见到了云妃,但全程又晕晕乎乎的,好似又在做梦。

  床边的周嬷嬷见池映寒睁开双眸,忙问:“池司谏,您醒了?”

  池映寒爬起身来,见嬷嬷在重新放置百合花,遂道:“这花……是从我这里拿走的?!”

  周嬷嬷一愣:“池司谏,您之前的那束花,老奴不知道哪儿去了,见您的屋里没有花了,便又添置了一束。”

  池映寒眨了眨眼。

  他极力让自己的头脑恢复清醒,没过多久,总算是辨清了现状云妃今日来过了,并且带走了他的花束。

  但他的意识却突然开始模糊,不知什么时候睡了过去,一直睡到了天黑。

  池映寒抬眸,忙问:“云妃娘娘是离开了吗?”

  周嬷嬷回道:“一大早便离开了,她只是过来探问一下雅兮娘子今日有没有过来,听闻雅兮娘子今日不过来,她便离开了。”

  “那……雅兮娘子,她来过了吗?”

  “没有啊,她之前就说过了今日来不了的,大抵是需要过几日才能来太医院。毕竟咱们也都是为人父母的,她一个人在外面带孩子本就不方便,咱们也都能理解。”

  池映寒听着嬷嬷的这番话,虽然还是感觉有些晕乎,却也捋清了情况。

  周嬷嬷又问:“池司谏,您想吃点什么吗?”

  “我想吃烧饼,你们这里有吗?”

  “有的,您稍等片刻,老奴这便去给你拿。”

  不多时,嬷嬷便将烧饼拿过来了。

  池映寒吃着烧饼,喝了两口热水,突然想起一件事儿。

  “周嬷嬷。”

  “池司谏,还有什么吩咐?”

  “我今儿有些迷糊,都不知道云妃娘娘什么时候走的……麻烦嬷嬷跟我讲一下,今日云妃娘娘都过来做什么了?我不记得了……”

  周嬷嬷听闻这话,甚是感到奇怪,回道:“她什么也没做啊,就是在门口坐了一会儿,打听了一下雅兮娘子的事儿,随后便离开了。”

  “那……我屋里这束花是怎么不见的?你不知道是谁拿的?”

  周嬷嬷摇了摇头,回道:“老奴也觉得奇怪呢,也不知道谁给您收拾屋子的时候将花儿拿走的,不过一束花而已,被清走了,补上便是了。”

  池映寒听闻周嬷嬷的话,也算是清楚了一件事那云妃不是个蠢的,大好的机会摆在她面前,但她并未公然留在池映寒身边照顾他,而是在打探完顾相宜的事后,果断了离开了太医院。

  花儿,她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收走了。

  但撩了池映寒一遭,她却未落下任何口实。

  她有这个欲念的同时,也很清醒自己在做什么,更清楚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儿,甚至懂得见好就收。

  这个人,没有池映寒想的那么简单,也不是轻易便会咬钩的鱼儿。

  在吃过烧饼后,池映寒让周嬷嬷去叫太医过来,说是自己有些不舒服。

  不多时,太医便过来探问:“池司谏,您这是怎么了?”

  池映寒回道:“我今儿整个人都头晕脑胀的,睡了一天了,醒来后还是感到头昏,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太医闻言,遂把脉查看。

  没一会儿,太医便回道:“池司谏,您脉象平稳,并无异样。至于头晕,恐是屋内一直放置熏香的缘故吧?”

  “不可能,昨儿我也添置熏香了,但丝毫没有头晕的感觉,今儿一早也不知怎么了,头晕得厉害!”

  “您恐是过于劳累,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但是池映寒却是不信,他总怀疑太医院的太医水平不行,他自己都觉得不对劲的事儿,太医竟是看不出来。

  但是,根据太医的意思,确实查不出来他脉象平稳,没病没灾,也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只是睡得太沉,一觉睡到了天黑。

  这能叫什么病?难不成要太医给它现取个病名?

  若是如此,太医真想直接告诉池映寒没病没灾赖在太医院混福利,那就有点自觉,他们还没说他没病要赶他离开呢,他便开始无病装有病了,惹得太医们顿时不知说什么才好。

  最终,太医给出的解法便是将熏香撤走,并同池映寒道:“池司谏,待熏香撤走后,您便可以尝试着看看自己的精神头儿能不能恢复了。”

  池映寒回了一句:“知道了!”

  他现在也不想赖在太医院了,这里舒服归舒服,但是经历了这么一遭,他丝毫安全感都没有了。

  故而,这一夜,池映寒都没敢再睡觉,只是望着花架上的百合花发呆。

  这束百合花跟之前的那束差别不大,气味也是一样的。

  但池映寒却不敢再抱着他睡了,现在看到百合花,便会想起早上的那一幕。

  他竟萌生一种莫名其妙的想法他无法接受那云妃和顾相宜有同样的爱好。

  这一点,打实让他感到抵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