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我在秦国做武王 > 第二一六章 白驹将军孟期
  又一日,楚王邀请秦王,狩猎于鹿野。

  两国王营,就驻扎在鹿野当中,嬴荡快乐的日子,就此开始了。

  他们或是驾车狩猎、或是泛舟**,或是高台御姬,总之这每一天都很忙碌,每一天都能让嬴荡感受到,什么是战国之风。

  他忽然有点儿理解刘禅了,他若是不回咸阳的话,那就没有乐不思蜀这个词了,因为乐不思秦,则会先出现。

  秦王此行,可以说是收获颇丰,不仅是狩猎快活,他更是找了两个善于养象的楚人,猎了两头大象,打算用船运到咸阳去,这一头大的,当然是送给韩妗的,另外一头小的,自然是要送给魏灼了。

  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十日光景,也不过是刹那之间,秦楚两王会盟,终究是要散去的。

  秦国的信使,已经带着国书,传往咸阳去了,郎中令白暻,也开始收拢大军,再次返回荆州城。

  今日,是秦王打算离开荆州的前一天,他要在荆州城,会见新任的白驹将军孟期。

  荆州宫中,秦王正端坐王塌,手中握着一叠秦蔡纸,这便是出自秦国人才司下,那位白驹将军的简历。

  孟期,秦国关中人氏,今年三十一岁,十九岁为军,便立下功勋,后来随丞相甘茂,南征巴蜀,曾为甘茂的亲卫,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孟期从秦国的伍长,一路做到了五百主。

  当年,白驹军创立时,孟期就效力于白驹军中,后来攻楚一战,随着白起立下大功,他又升任千人,这样的速度,放眼整个秦国,也是足够快的。其人又是秦国演武宫的第一任学子,曾拜于上将军向寿门下,在深造两年之后,又回白驹军中。

  后来,白起任荆州都督,卸去白驹将军一职,由副将绞将军接任白驹将军,而孟期则做了白驹副将,等到绞将军年事已高,退下来的时候,孟期便顺利接任了白驹将军一职。

  光看他这份履历,就知是秦国新一代的将军。

  他们很多并非是权贵出身,他们只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在立下了军功后,又入了演武宫,进行深造,在深造之时,他们可以接触大秦军方的上层,因自己优异的表现,得到上层的青睐,年纪轻轻,就成为了镇守一方的人物。

  这些年来,秦楚关系一直是分多合少,为了提防楚国的进攻,这一支白驹大军,一直驻守于此,他们错过的秦国对六国之战,错过了河东之战,可他们在这些年中,也并非是无一收获。

  白驹军的训练,是从未有过懈怠,不仅如此,他们还经常出去野外拉练,去往荆州西南,山多林密的地方,可以说,在秦国的战卒当中,山地作战最强的,现在是白驹军了。笔趣阁TV手机端https://m.biqugetv.com/

  这也是秦王派遣白驹军,去与楚国联合作战的原因了,百越之战,大兵团作战很少,但山地作战必定不会少。

  就在嬴荡思索间,宫殿之外,有一身负甲胄的年轻将军,正在快步而来。

  他抬头望去,只见此人生的身材高大,四肢壮硕,肩宽腰圆,一张方脸阔,一对粗眉浓,眼睛不大,在细长之余,却又是炯炯有神。

  这人的长相,很有地域特点,是典型的一副秦国关中人氏的模样,只有真正的老秦人,率领秦国大军,去和楚军征伐百越,才是让嬴荡放心的。

  “臣白驹将军孟期,拜见大王!”

  下方之人,走到跟前,躬身行礼。

  说起来,这也是孟期第一次这样单独见王,早在演武宫时,他虽已经见过大王,可那时的大王,是在众人的拥护当中,现在大殿当中,就只有一王一臣。

  秦王的功绩,在这些演武宫毕业的将军们心中,是数也数不完的,整个秦国,也是他们对秦王最忠心的,甚至可以到狂热的地步,这也是在侧面反映,演武宫的成功。

  见下方之人行礼,秦王起身,直接走了下去,又一把拉住孟期的臂膀,将他扶起。

  这样一个秦王,站在孟起身前,就如同一个巨人一样,威势难挡!

  “将军无需多礼,我秦战卒,就犹如寡人手中这秦帝剑,乃我秦最为锋利所在,将来平定天下,战卒必不可少,而战卒六将,将军又为六将之一,对我秦尤为重要,今日,当是寡人对将军行礼才是!”

  秦王并非只是说说而已,他是真的这样做了,这在孟期心中,是深受感动。

  嬴荡很清楚,他在秦国统治的基石,到底是什么,他对于他的基石,一向都是很慎重的。

  君臣二人落座,又让上了酒水,一番叙旧之后,嬴荡步入了主题。

  “今,我秦楚联盟已立,如此,我秦南方可安,也能腾出手来,一心应对中原之战,与楚联合出兵,攻伐百越,也是我秦之大计。

  此,不仅有增进联盟之效,也可让楚国朝堂之中,将注意力从西方,转移到南方去,不再与我秦国作战,因此,征伐百越能否胜利,对楚国,还是对我秦,都是至关重要,这将军可知?”

  在两国国书当中,就说了此事。

  两军相约八月之中,大军会盟于云梦以南,其后合兵南下,现如今,国书早已是传遍了整个荆州,身为白驹将军的孟期,他岂能不知。

  这些年来,楚国始终记着这失地之仇,所以和秦国的关系,就算是联盟了,可总是有那么一层隔膜在,若是征伐百越成功,让楚国得到好处,那他注意力会转向南方,这对两国关系的和睦,也是有好处的。

  “启禀大王,两军联合作战,其弊在抑其长也,其利在壮其力也,对百越之战,当是扬长避短,先不为自己所困,方才能战而胜之敌也!”

  秦王召见,孟期早就知道所为何事,当下,他便将心中所想,说将出来。

  “所谓壮其力,乃是楚军八万,我军两万,双方大军,合计十万之众,而百越之地,多是小国,小国不结盟,岂能是我十万大军之敌,此所谓壮大其力也。

  然,楚军与我军,尽可不同也,八万楚军,从指挥、从调度、从士卒训练、从兵器、从战斗素养、到策略谋略,乃至各个方面,都不如我军也,尤其是这山地之战,乃需小而精,行动以迅速,出其以不意,善变而多策,以楚军之笨重,定然达不到这要求。

  因此,臣以为,若是两军合兵一处,我军实力,必会被楚军所限制,不如就分为前后两军,我军为先锋,楚军为主力,先锋所遇之敌,能战,则战之,不能战,则对峙,待到大军集合,再倾力一击也。

  常言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而对我军所言,是粮草未动,当斥候先行,征伐百越之战,最难之处,乃是其山河地势也,若是能以斥候,知详细之地势,明百越之势力,将事半而功倍也,臣在昨日,就已派遣斥候南下,深入百越之地,待到大军出征之日,必有所得。”

  这助楚国攻伐百越,是嬴荡真心所为,秦国大军,也得真心用力,而不只是为了诱骗楚王,因为现在的楚王,能教化百越多少土地,将来大秦,就能接收多少土地。

  孟期的话,基本上说明了百越的形势,征伐百越,怕的不是百越的大军,以秦国战卒的铁器,对上百越的青铜,不可能会失败,所以最难的就是地形地势了,可偏偏这事情,却是嬴荡所擅长。

  两千年的时间,或许物是人非,但沧海桑田,还是不至于的。

  他这个外科医生,虽然做不到地理通,但对于广西,湖南,江西,广东,福建这些地方的地形,还都是有所了解的。

  只见他从长案上,拿起一张羊皮来。

  为什么是用羊皮所画,还不是因为羊皮,不会被南方潮湿的天气所影响,这样带在身上才安全。

  嬴荡走下王座,将这地图,交到了孟期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