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从长坂坡开始 > 第0627章称霸讲武堂从开始到结束只需一个禁闭的距离
  马铁自有在关西长大,那里的气候以及生存环境,都不是很好。

  故而吃的苦可比天府之国长大的刘阐要多得多。

  此时的刘阐面色通红,脸色狰狞,依旧在甩开后槽牙,死死盯着马铁,以十几口一个蛮头的速度在强撑着。

  如此多人的看着,都是脸面问题,他也不想轻易认输。

  别看马铁表现出来的很是从容,可是胃口中也有些顶不住了。

  馒头实在是顶饿,尤其是在干吃的情况下,难噎。

  可他就在等着刘阐服软,只要他一服软,那完成大哥马超的称霸荆楚讲武堂的嘱托,就已经完成了大半。

  让这些人好好瞧瞧,真正的西北好汉子是什么模样!

  “咳咳。”刘阐终于开始咳嗽,喷出了几口。

  马铁忍不住得意的笑了笑,他知道一旦刘阐认输,其余人根本就用不着他出手。

  身份在那摆着,他们不配。

  “吃不了就别吃了,就像这么大的蛮头,我还能再吃十个。”

  刘阐又是抓起一个馒头,恶狠狠的咬了一口:“我也行!”

  “真的吗?我不信!”

  两人皆是往发出声音方向望去。

  关平撇撇嘴道:“你叫什么名字?”

  马铁脸上得意的笑容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关平是亲自带人去迎接自己的,难道他忘了?

  马铁咽了下嘴里的残渣道:“主任,我叫马铁。”

  “你为什么叫马铁,是在铁岭的马背上出生的吗?”

  “我在关西出生。”

  马铁没明白关平问话的意思,这是在为自己扬名?

  “那你应该叫关西生啊!”

  马铁整个人都懵逼了,难不成他想当我义父?

  刘阐一听这话,顿时哈哈大笑。

  “笑个屁,你叫什么名字?”关平侧头问道。

  “主任,我叫刘阐。”刘阐止住笑容。

  “你为什么叫刘阐?”

  “我爹给我取的名字。”

  “我不信,你爹为什么要给你取这个名字?”

  “我不知道。”刘阐也被关平一顿问话给问懵了。

  “你们俩能想象我现在的感受吗?”

  二脸懵逼的马铁刘阐努力往下咽着馒头,纷纷摇头。

  “想不到在这小小的荆楚讲武堂,能同时出现你们二位卧龙凤雏的传人,我真的是感到十分欣慰。”

  马铁看着刘阐,卧龙凤雏是谁?

  义父,不对,关平他是在为自己扬名?

  刘阐没觉得自己竟然这般被关平所看重,顿时觉得馒头也不噎得慌了。

  马铁不了解卧龙凤雏的名声,习珍倒是了解啊。

  毕竟他兄长习桢有风流,善谈论,名亚庞统,而在马良之右,被主公刘玄德所重用。

  现在关平竟然那卧龙凤雏的名头来夸这两位诸侯之子,自是让习珍颇为不屑。

  “没想到关平竟然也如此谄媚。”习宏撇撇嘴,对这二人的处理,竟然是这般。

  习珍微微颔首,表示赞同。

  “当不得主任夸奖。”刘阐率先拱手抱拳,一副继续求夸的模样。

  “伸手。”关平拿出小板子啪的打了一下:

  “真以为我夸你们俩呐,卧龙凤雏的名头。

  刘阐你小子都敢大大咧咧的接住,你也配!”

  刘阐呲牙咧嘴,马铁没忍住笑了两声,然后不住的甩手,完成了痛苦面具的转换。

  你也配!

  三个字在食堂内环绕。

  听到这话,习珍才觉得有点意思。

  只是一时间他有些不习惯,关平的这波阴阳怪气的说话方式。

  “食堂的标语是不是没记住?”关平指了指饭桌上的馒头渣滓。

  “节约粮食从我做起。”

  “不攀比,以节约为荣,浪费可耻!”

  “吃饭时吃多少要多少,不能有剩菜剩饭。”

  “看到浪费现象要勇敢的站起来制止,尽力减少浪费。”

  二人大声念了出来。

  关平指了指一旁的蔡乌道:“要不是蔡乌来告诉我,你们竟然都没人出来制止这种浪费粮食的行为,我很生气!”

  马铁听到这话都惊呆了!

  在他看来,蔡乌就是个蠢蛋,结果他竟然做出这种事情来。

  小看此人了?

  马铁目光扫过,在人群里寻找蔡乌。

  刘阐也没忍住往人群当中看去,竟然有人私下打小报告。

  蔡乌没想到关平会直接点出他的名字来,站在人群当中,略微有些尴尬之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

  脸面这个东西,在他做了俘虏之后,就更加找不见了。

  关平则是不管那个,冲着众人开口道:

  “就因为他们两个人是马腾刘璋的儿子,你们就不站出来制止?”

  “今天所有在场的学生,一会全都围着广场加跑三圈。”

  关平的话,倒是让这群吃瓜群众没想到,围观者也会有份。

  马铁笑了笑,没想到关平不仅没有罚他,反而罚了围观学生。

  关平拍了拍马铁的肩膀道:“恭喜你们两个领到了本校第一个惩罚的资格,我会好好安排你们的。”

  “我要是皱一声眉头,我就不姓马,改姓关。”

  马铁丝毫不怵,他就不相信关平能够打他一顿。

  “老邢,带人看着这群人全都去跑圈。”

  “喏,少将军!”

  邢道荣在后面高声应了一声,随手敲了敲木棒,让这围观的人全都跟他走。

  刘阐有些发虚看着关平,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就让他觉得有些冷。

  这种感觉,他只在老将张任的身上感受过,那个时候他刚刚擒杀叛逆回来。

  可是他觉得关平不一样,他身上的这种气势,有时会消失,有时候就会猛然出现。

  马铁见众人都走了,略显得意的道:“主任,我哥马孟起说了,让我称霸荆楚讲武堂。

  你敢打我,我大哥定会率军前来荆州为我撑腰。”

  “放心,我早就说了,除非你求着我打你,否则军杖这种惩罚不会出现的。”

  关平帮马铁拍了拍肩膀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道:

  “大家都是文明人,我们要文明观猴,马铁你是不是觉得方才你很神气?”

  马铁躲开关平帮他拍灰尘的动作。

  “好吧,两个大傻子,被人捧了两句,就心甘情愿当枪使,还没有一点自知之明。”关平往前走去:

  “把别人当傻子的人,才是最傻的那个,走吧,咱们小黑屋歇着。

  正好是只好鸡,也让你涨涨教训,不用谢我!”

  马铁看着刘阐道:“这事没完。”

  说完就往前走去,称霸荆楚讲武堂的第一步自然就是要名留校史!

  现在他成了第一个体验关平曾经说的惩罚措施,他就不相信,什么小黑屋会对他有用,笑话!

  刘阐心中有些惴惴不安,说实在的,他听到关平的话,有些恍然大悟。

  怨不得有人在他背后支持他,说就是要与马铁掰掰手腕,绝不能低头认输。

  马铁站在门口往里面瞧了一眼,有个板床,被褥,还有一个马桶,空间不大。

  “进去!”

  马铁走了进去,身后的门嘭的一下就关上了,屋子当中顿时就少了许多光亮。

  等到送饭的小窗口被关上后,屋子几乎陷入了黑暗当中。

  “这有什么?”

  马铁按照记忆当中的位置,坐在板床之上。

  关平想了想,命人写了一则通报,贴在告示栏上。

  就说马铁与刘阐违反校规,故意浪费粮食,关禁闭三天。

  等告示一出,几乎所有学员都诧异了,关在一间小屋子三天,有个屁用啊?

  家里的柴房又不是没有关过人。

  这就是关平说的那个惩罚措施?

  不会真的有人觉得是个好法子吧?

  “大哥,这是你怎么看?”

  习宏撇撇嘴:“想不到关平这个人听说很猛,可竟然不敢得罪人,还喜欢夸口。”

  习珍双手背后,笑了笑:“毕竟都是预备的盟友,做做样子就得了。”

  “既然是盟友,那孙权为何没有派人来?”

  “据说关平派人去找了孙权,让小霸王孙策的儿子孙绍来,结果被孙权拒绝了,说是江东足以教导他。”

  习珍摇摇头说道:“我听闻孙绍长这么大了,都没有师傅为他传道解惑,不知道孙权如何作想的!”

  “这还不理解,孙权是怕孙绍将来变得有才能,夺了他的位置。”习宏撇嘴道。

  蔡乌看着同样是襄阳望族的习家兄弟:

  “没想到,竟然就是这般轻轻放下的手段,真是让我看错了。”

  对于关平,蔡乌是有着亲身经历的,现在想想,大抵是仗着其父的威名。

  还亏曹丞相夸他生子当如关定国呢!

  结果,就这!

  对于关平嘴上说的让人意想不到的惩罚,竟然是这个。

  别说众多学生觉得没意思,连黄忠为代表的的一些老师都觉得没意思。

  “定国,依老夫看,莫不如拉到场上,当众打板子,绝对能杀鸡儆猴。”

  “黄老爷子勿忧,这样做,大多口服心不服,这个法子别看简单,绝对能让他心服口服。”

  对于这项惩治措施,关平从心底里就认为有用。

  连后世拥有钢铁意志的自家士兵,最多都不会超过七天,需要延长,甚至还得请示上级,不得超过十五日。

  足以见得这个惩罚的力度是有多强!

  对于关平的盲目自信,黄忠只是叹了口气,没在说什么。

  既然是当师傅,教授徒弟,一定要把威严树立起来。

  张三爷作为临时扩音器,来讲武堂参观,听到这话:

  “大侄子,要俺说,管他是刘璋马腾的儿子,先抽他三百鞭子,看他老不老实!”

  “哎,翼德,三百鞭子过了,打五十军棍,保证让他俩月下不了床。”黄忠当即争执道。

  “俺觉得目的在于惩戒,而不是责打,打他听话就行。”

  张三爷扣了扣自己的鼻孔道:“要是照这样,俺觉得,马鞭沾水,不出二十下,俺就能给他抽的下不了床。”

  “嗨,要我亲自打,十下军棍,保准让他腿折了!”笔趣阁TV首发www.biqugetv.com @@@m.biqugetv.com

  关平瞥了他们俩一眼,不知道为何黄老爷子还开始据理力争起来了,平常总是一副哈哈哈的模样啊。

  邢道荣站在门外,看着周鲂道:“子鱼,你说少将军这招好使吗?”

  周鲂瞥了他一眼道:“你还有胆子怀疑少将军的做法了?”

  邢道荣认真的想了想少将军以前的作风:“啧,是我问的草率了。”

  不管外界如何讨论,此时的马铁坐在小黑屋当中,内心有些煎熬。

  没有人跟他说话,就连他敲铁门,外面的守卫都没人搭理他。

  “到三天没有呢?”

  除了有人说过一次没到之外,不管他怎么问,外面都没有人再搭理他。

  马铁开始坐立不安,在狭小的房间走来走去,关键只能走几步,甚至差点踢翻了他的马桶。

  他开始想念外面的空气,外面的风,想起他曾经在关中骑马打猎的场景。

  可脑子里混混沌沌的,过去的一幕幕总是不断的在你的脑子里回放。

  马铁觉得自己头如同浆糊一样,要裂开似的。

  甚至觉得美味的炒菜它都不香了。

  没有胃口了!

  他几乎听不到什么声音,他甚至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就算是想要睡觉熬过去,可是醒来之后,还是黑暗,他根本就不知道今天过没过去。

  现在马铁最希望的就是出现在外面上,能够骑着马痛痛快快的跑一遭!

  根本就不会管外面的天是下雨刮风还是下雹子!

  “关平,放我出去。”马铁终究是忍不住拍着铁门大声咒骂:

  “我定会杀了你,我大哥不会饶了你的,我父亲也不会饶过你。”

  回答他的只有他弄出来的响动。

  马铁骂累了之后,沿着墙角坐下,想要闭上眼睛冷静,可完全冷静不下来。

  他感到很害怕,连心跳声,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睁眼望去,跟闭上眼睛,没有什么分别,到处都是黑暗。

  马铁觉得自己的身体很是沉重,后来感觉轻飘飘的,都觉得自己要死了一样。

  他真的想要出去,即使出去呼吸两下,他都愿意。

  “关平,放我出去!”马铁忍不住开始嚎啕大哭,疯狂锤着铁门。

  什么我马铁要称霸荆楚讲武堂。

  什么我马铁,若是皱一皱眉头,我就不姓马改姓关之类的话,早就被马铁抛之脑后。

  现在他只想出去,就算关平在大庭广众之下,扒了他的裤子,打他军棍,他都愿意!

  只求这辈子都不要在被关进来了!

  :。: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