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我快亏成麻瓜了 > 第790章 老板运气太好了
  林老板忙着拍戏的二月份,还有一件大事发生,可能和这些剧组工作人员无关,但是却被无数网民津津乐道。

  去年12月,天天头条完成了D轮10亿美元融资,投资方包括红杉资本、建银国际等,投后估值110亿美元。

  有了钱之后,天天头条开始加码他们的火山小视频。

  去年十月份的时候,火山小视频活跃用户三千万,在短视频分区排名第三,排名第二的是有七千万活跃用户的慢手,排名第一的是活跃用户高达1.4亿的喵音短视频。

  喵音短视频之所以能够后来居上,自然是因为给了钱,给了流量。

  林老板几次给杨宝福发钱,还弄了个价值五亿的综艺冠名权,打得一众对手找不着南北。

  可能正因为这种被资本支配的恐惧,天天头条开始启动新一轮融资。

  直接拿到了十亿美金。

  说明看好他们家的资本还是很多的——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猫厂的产品根本不进行融资,他们就算看好也没办法。

  拿到钱之后,天天头条直接往短视频上面投了十个亿。

  钱不是万能的,但是在资本市场上,砸钱真的能够解决很多事情,火山短视频目前活跃用户已经提升到了八千万,跃居第二位。

  毕竟,看视频就能领红包,这种薅资本羊毛的事情总有大爷大妈不想错过。

  三个手机摆在面前,操作起来如同程序猿写代码。

  除此之外,天天头条重磅加码他们的社区业务。

  唐僧问答最初的名字是头条问答,于2016年7月在天天头条App内上线。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拿到十亿美金后,天天头条将之更名为唐僧问答,升级为独立产品,探索问答社区的功能。

  显然,唐僧问答对标的就是某乎。

  截止至2017年2月,某乎拥有6900万注册用户,日活跃用户数达2000万。

  唐僧问答虽然非常年轻,但依托天天头条App庞大的用户基数,目前注册用户数量也有5000万。

  对比于某乎,唐僧问答的优势在于其导流成本低廉——用户可以通过天天头条主页面看到悟空问答。

  天天头条去年的注册用户数量就有5.5亿,对于很多用户来说,手机里的应用那么多,能少装一个就少装一个。

  那么问题来了,有钱的互联网大佬该怎么做事呢?

  这不是废话吗,当然是砸钱喽。

  用了用户之后,唐僧问答的工作重点就成了提高内容质量和社区质量。

  但是,培养大V的成本太高了。

  所以砸钱挖角就成了最简单的策略。

  据说,至少已经有两百位某乎大V签约唐僧问答,报酬丰厚。

  有网友爆料说,天天头条方面签约的一些答主每月可获得3万元收入。

  消息传出迅速掀起热议。

  没有被头条挖过,还敢说自己是大V?

  这是新出炉的某乎大V打招呼的方式也变成了“你签了吗?”“没有,你呢?”“哎,咱俩混得不行啊”。

  某乎的官方回应是:“目前,某乎Live讲者超过2000人,讲者平均时薪过万,我们的出版也为诸多用户带来超过30万的版税收入。”

  然而当被问及,这些收入应该大多数是由特大的头部答主获得吧?那对于普通的大V和中小V来说,某乎有什么方式保持他们的黏性呢?

  某乎这边称,一直在积极推进商业化发展,也有很明确的盈利目标,包括现在是有规模化的广告收入的,收入增长情况也蛮健康。

  但是无论如何,某乎真的是焦头烂额了。

  辛辛苦苦这么多年,刚刚有了6900万用户,而唐僧问答去年年中才成立,不过半年时间就有了五千万,超过他们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本来还可以把答主作为依仗。

  没想到人家直接就签走了两三百,如果按照三万每个月算的话,那一年的花费就是一个亿。

  对于刚刚融资拿到十亿美元的天天头条不要太简单。

  而某乎的融资就没那么惬意了。

  2011年3月,某乎获得李开复的天使轮投资,之后又获得启明投资的千万美元A轮投资。

  直到三年后的2014年,才完成由软银财富领投的2200万美元的B轮融资。

  这点钱根本不够花。

  不得不继续寻求资本的帮助,终于在2016年年初的时候,开启了C轮融资,一共拿到了五千万美元。

  猫厂旗下的凛冬资本花了1.86亿华夏币,得到了某乎10%的股份。

  同期入场的还有某鹅。

  只是他们出的钱更少,还没猫厂多。

  面对唐僧问答的压力,某乎又到了不得不进行融资的时候。

  融资这东西,有的是几年融资一次,有的是几个月融资一次,从周期方面来看,当然是越短越好。

  这也就意味着项目发展迅猛。

  你一个项目三五年融资一次,资本对你根本没啥兴趣。

  比周期更让人在意的,其实是估值。

  如果估值提不起来,那是万万不能融资的,因为你很快就会发现这个项目不是你的了。

  C轮的时候,某乎估值才3亿美金。

  而天天头条完成D轮之后的估值是110亿美金。

  这差距有点太大了。

  现在某乎又能估值多少呢?

  资本市场反应的极其冷淡,不能变现,也没有太大流量,更何况,它还遭受着视频内容的重击。

  互联网未来发展潮流之一毫无疑问是视频信息流。

  随着手机的更新换代,网速越来越快,流量越来越便宜,长视频、短视频都将逐步扩大它们的用户时长。

  就连某乎的营收大头广告这一块,其实也做的不那么顺利。

  远远比不上直播带货。

  你让答主怎么帮你带货,小软文写出来,逃不过某乎用户们的火眼金睛,他们的人生经历丰富的令人发指。

  然后就是知识付费。

  随着2016年的知识付费浪潮席卷而来,某乎创始人据说在一次互联网大佬们的聚会上手舞足蹈,认为借这个浪潮,某乎将成为BAT之外的第四家互联网巨头。

  然后相关的付费产品纷纷上线,全方位无死角试图将高能用户转化为高盈利收入。

  可惜效果非常一般。

  根据裴潜龙拿到的股东财报,某乎核心的知识付费产品账面收入大概在7000-8000万之间,2016年二季度,每月收入都能破1000万,可到了四季度,每月收入仅为300-400万之间,下降非常大。

  现在支持某乎运营收入绝大部分,仍然来自广告。而且为了财务报表的好看,尤其是眼下马上要进行新一轮融资的时候,某乎的广告投放几乎到了“变态”地步。

  裴潜龙他们这些股东也有交流。

  在互联网大环境趋冷的情况下,投资人对于投资的安全性警惕性越来越高,因此有人就表示需要在新一轮的融资过程中置入对赌协议和业务阶段指标。

  业务阶段指标完不成,你就把某乎卖掉赔我们钱。

  这样我们还能少损失一些。

  到了这种地步,资本已经把某乎死马当做活马医了。

  “你看,这不就是机会吗?”裴潜龙一边看融资申请报告,一边和堂弟说话。

  “哥,我从小就知道您气宇非凡,长大后绝对是人中龙凤。”

  他的堂弟此时正一脸的赔笑。

  比裴公公更像是公公。

  没办法,能不能拿下千度和阿狸的乐库,还是要靠他哥才行。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咱们老板的运气也太好了吧。”裴潜龙如果在古代,势必要高呼天佑我大猫厂,天佑主公。

  刚说要收购某乎。

  天天头条就雄赳赳气昂昂的把某乎砍了个七零八落。

  而某乎自身的财报也是一塌糊涂。

  哦对了,还要加上一个资本寒冬。

  说去年是资本寒冬,感觉今年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这种情况下,追逐短期利润,才是一个正常资本该做的事情。

  就比如共享单车,还有长租公寓。

  越炒越热,越热越赚钱。

  类似某乎这种从2011年就开始混,到现在都还没能盈利,靠着几次融资才活下来的企业,碰到资本寒冬真的是麻烦大了。

  “老板为啥要放弃共享单车啊,你看看现在多火。”裴擒虎始终都想不明白。

  当然,他不反对放弃共享单车的份额——他还指望着这个帮他置换阿狸和千度的乐库呢。

  “咱们老板是个明白人,也是个踏实人,共享单车或许原本是可以做的,但是被这些资本一搅和,好东西也好不到哪里去了,咱们在巅峰的时候急流勇退,等到这些资本走完了再进来收拾烂摊子也不迟,毕竟,这玩意终归是有利于大众的。”

  裴潜龙在这里头并不打算居功。

  “那你们怎么知道三月份是最高峰呢?”裴擒虎不懂就问。

  “没有谁知道几月份是最高峰,只是感觉快到顶点了,他们三月份这一波融资完成,差不多也能撑到下半年了,我派人调研了十几家共享单车的品牌,感觉下半年就会有品牌撑不住暴雷。”

  “咱们投资的可是前三啊,就算暴雷也轮不到咱们吧?”

  “你懂个屁,只要有一个品牌暴雷,退不了用户的押金,就会造成更多的用户恐慌,他们会急着把押金退回来,这种局面简直不敢想象。”

  “我明白了,那到时候整个行业……”裴擒虎不寒而栗。

  “吃亏最大的除了资本就是用户,前者太过于贪婪,后者太过于弱小。”裴潜龙感慨。

  到时候,创始人只承担有限责任,还可以继续创业赚钱。

  “那长租公寓呢,老板不是让你多找一点项目吗,我觉得现在是进场的好时候,还有郑策的支持。”裴擒虎问。

  “其实吧,这玩意和共享单车一样,出发点都是好的,只是资本太心急了,或者说被资本推动着的经营者被逼的太急了,早晚也得出事。”裴潜龙其实也考虑过,可以学着共享单车这样在高峰时期急流勇退。

  但是他最后还是放弃了。

  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共享单车暴雷的话,猫厂这个行业的幕后资本,也是罪孽深重。

  但是走到现在这一步了,根本无力去阻止。

  顶多就是从一片狼藉中重建秩序。

  所以,长租公寓就算了。

  就算老板知道他错过了这次的收割机会,应该也不会太在意吧。

  “那咱们啥时候才能找阿狸千度他们谈置换的事情呢?”裴擒虎不关心这些,他只关心自己这一摊子。

  能力不足,但我也可以成为华夏音乐教父。

  吃掉千度、阿狸的乐库,再加上大会员制度的福利,喵耳音乐就真的能稳压某鹅一头了。

  “着什么急,该着急的也不是我们啊。”裴潜龙不以为然。

  “主要是王姨云他们也在和这两方接洽,万一……”裴擒虎快哭了。

  阿狸那边轻易不卖还好一些。

  关键是千度那边。

  如果非要选一个最恨的人,那绝对不可能是以前的老对手某鹅,而是让他们不得不放弃竞价排名的猫厂。

  恨之入骨的那种。

  “你去跟千度那边的人说,如果他们敢把乐库卖给王姨云,我就把陆圻给挖到猫厂来。”裴潜龙想了想,一时之间都没能找到威胁千度的点。

  主要是这一年动不动就把千度拉过来打。

  打得人家伤筋动骨,动都不敢动了。

  唯一能够想到的只有一月份新上任的COO,曾任雅虎、微软高管的陆圻了。

  这位新任首席运营官毕业于复旦大学,获计算机科学学士、硕士学位,此后就读于卡耐基梅隆大学,获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

  陆圻博士除了在学术界发表过一系列高质量的研究论文,还持有40多项米果专利,这些专利内容涵盖多个科技领域,包括搜索、生物识别技术、无线传输等。

  2007年晋升为雅虎执行副总裁,2013年出任微软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

  今年一月份,陆圻接受了李嫣红邀请,接管千度几乎所有的业务,所有高管都将直接向他汇报。

  而李嫣红自己则只接受陆圻汇报,相当于“退居二线”。

  这位陆圻总裁上任后,开始整顿搜索业务,直接宣布裁撤200多人的医疗事业部。

  另一边还大刀阔斧的砍掉了不少累赘业务。

  其中就包括了千度音乐,千度外卖、糯米等O2O方面的东西。

  虽然砍掉了竞价排名之类的高营收板块,只剩下人工智能这种一时半会很难变现的东西,但金融市场买账啊,所以这股价是蹭蹭蹭的往上涨。

  弄得裴潜龙想打千度都不知道怎么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