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成语世界大冒险 > 第13章 春秋时代的‘百姓’
  咣吱,咣吱,咣吱……

  马车咣吱咣吱又是一顿颠簸,颠的陈语的屁股受不了。

  陈语巡视完东陂,接下来还要去巡视西坡。

  陈语苦着脸道:

  “不行,不行,回去后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先修路,不然我早晚要颠出腰间盘突出。”

  巡视完西陂后,陈语回到叶公府,第一件事就是吩咐身边的老仆沈忠,召来了叶县名义上最大的官员县大夫。

  县大夫,即县令,县长的意思。

  叶县是叶公的封地,所以,这县大夫其实就是叶公的家臣。

  半个时辰的功夫,县大夫张卫,风尘仆仆的小跑过来,见面就拜问。

  “叶公大人,有何吩咐。”

  “老夫要修路。”

  “从今日起,我要叶县之内所有村镇乡间官道,路路相通,道路平整,不得有误!”

  “是,是,叶公。”

  “敢问叶公,这一次修路,要征召多少人徭役啊?”

  “征召徭役?”

  陈语眉头一皱,脑子里已浮现‘征召徭役’的相关信息。

  在这春秋时代,‘征召徭役’对平民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是贵族与统治阶级最官方的剥削方式。

  因为‘征召徭役’,平民们来给官家干活不但没有工资,还要自备干粮,干的不好,一个不小心,小命都没了。

  学过历史的都懂,大多数皇朝末年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征召徭役过多,官逼民反,平民百姓苦不堪言,不得不反。

  身为受过高等九年义务教育的现代人陈语,当然不可能开历史倒车。

  他穿越而来,自然是要用更先进更文明的方法。

  所以他不假思索的开口道:

  “不是征召徭役,是雇佣,以叶公府的名义,雇佣国人平民修路铺桥,管饭给钱,明白了吗?”

  “啊?这,叶公,这这可以吗……”

  “这不可以吗?”

  “这当然可以,只是……”

  “只是什么?老夫心善,雇佣国人和平民修路,给钱管饭,难道不行吗?”

  “是,叶公大仁大爱啊,张卫替叶县国人平民们拜谢叶公恩德!”

  “只是这钱粮……”

  “嗯,具体一天给多少工钱,管几顿饭,你和沈忠商量吧,但有一条,全凭自愿,不得强制,另外,不要滥竽充数者。”

  张卫不解,又问道:“主上,何为滥竽充数者?”

  陈语闻言一怔,他忘了,现在是春秋时代。

  滥竽充数这句成语出处可能还没出现。

  他懒的多解释,与是直接说:

  “就是说,年纪不能大于四十,也不能小于十五的青壮,更不能有偷奸耍滑的人,明白了吗?”

  “人数的话,三百人吧。”

  “是,主上,主公放心,主上如此仁心,我看哪个混账敢偷奸耍滑,必将其仗毙当场。”

  “别动不动就杀人,都是我叶县子民,不能一点小错就杀人,略施小惩即可。”

  “是是,主上,主上仁心,主上仁心。”

  陈语没有想到,这件事之后,他每次出行巡视,都会有一大堆子国人平民跪拜在路旁,山呼叶公大仁大善,大圣人也。

  一点点后世司空见惯的事情,在这时代却是天大的仁心善意。

  这也是这春秋时代背景下的特色。

  不是平民们太容易感动,而是这时代的平民们太苦了。

  现在是春秋年代,华夏文明开始绽放文明光华的开端。

  奴隶主社会制度才废除几百年没多久,刚进入封建社会制度。

  神圣仙魔都不是虚妄,大禹治水是历史,而不是神话。

  春秋各国王室贵族身上都流趟着神魔之血。

  天潢贵胄不是尊称,而是事实。

  王室,贵族仅凭天生血脉拥有超凡的力量。

  是以,这时代的平民们在王室贵族们统治阶层眼里,那真的是蝼蚁般存在,比黑奴的地位好不到哪去。

  在后世2000多年后文明灯塔光芒照耀之国,照样还有黑奴后裔被白人压迫的不能呼吸。

  那么,再想想现在的春秋年代,平民们的生活是怎样就更不用多说了。

  平民就是草民,是草芥,如草一般。

  甚至都不能用百姓来称呼。

  因为在这春秋时代,‘百姓’这个称呼,其实是对百家贵族的简略说法。

  贵族,国人之下,才是平民,平民之外,还有野人之分。

  一百多年前,国人野人分隔开始在春秋各国逐渐打破,没落的王公贵族融入中下层国人阶级,由此开始,姓与氏方才合流。

  以国为姓,以居住地为姓,从此兴起。

  比如西门,东郭,甚至未来叶公的后人子孙,没资格继承叶公的沈姓,只好姓叶。

  这也是未来叶姓的鼻祖开端。

  就连叶公沈诸梁本人也是如此情况,他是人皇后裔,祖上曾是姬姓之人。

  第一代沈家鼻祖没资格继承姬姓,而是名为沈氏,姓在氏前。

  直到后来,秦始皇统一六国,灭杀无数六国王公贵族。

  打破王公贵族的力量神圣姓,后来秦二世而亡。

  陈语家的老祖宗陈胜和吴广又喊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口号,彻底打碎王公贵族们的天然神圣性。

  身具神魔血脉的‘百姓贵族’也在这时彻底融入到所有平民之中。

  在这之后,‘百姓’才成为了平民们的代称,才变成了平民百姓。

  易经有一卦:见群龙无首,天下大吉。

  所应之理,就在于此,没有人天生就是王公贵族,一切都要靠我们后天努力。

  正是因为搞明白了这些,陈语这些日子都没怎么出门。

  一直呆在叶公府邸内研究着叶公藏书阁里留下的修行知识,功法典籍,研究着超凡修行之法。

  力量,才是一切的根本。

  叶公藏书阁里的功法典籍有很多,但大多是残章断法,不成体系,真正有用的只有两本。

  分别是《周易·秘法》《春秋炼体术》。

  首先是《周易·秘法》,其实是一个残章秘法,因为里面只有一个秘法【龙战与野,其血玄黄】,是弱小者面临神鬼妖魔之类的敌人两败俱伤的秘术,点燃自身灵魂,燃烧召唤出祝融神火,企图与黑蛟两败俱伤。

  是的,注意用词,是两败俱伤,而不是同归于尽。

  神魔都有不死性,大多数情况是神魔受伤后也能很快就好。

  比如黑蛟有真龙脉传承,龙气护体,它的元神会被祝融神火烧伤,但不会死,可叶公事后却必死。

  由此可见叶公的心性决绝。

  但话说回来,其实一般情况下,神魔懒得与人类为敌的。

  原因很简单。

  如果把神魔比作人类,人类比作蚂蚁,祝融神火就是蚂蚁咬人。

  你看,如果你是人类,你会随便去招惹这些咬人的蚂蚁吗?

  哪怕你一只手指能按死无数,一脚就能踩破蚂蚁窝。

  可天下蚂蚁何其多,杀之不尽,徒增烦恼。

  现实中的熊孩子很少去玩蚂蚁,更多的是无视才是常态。

  这也是人类为何能在神魔横行的上古年间,依旧延续繁衍至今的原因之一。

  其中人族这样的祝融神火与其它类似秘法,正是最关键的原因之一。

  它让人类族群这个拥有了蚂蚁咬人会很疼的能力,甚至不是一般的蚂蚁,而是可以蚁多咬死象的食人蚁!

  就像人类,对苍蝇,蚊子,蟑螂之类的烦人东西,你能拍死无数只也没用,因为你灭绝不了它们。

  所以,有时弱小反而更容易存活下来。

  岁月匆匆之后,神魔渐少,灵气渐稀,传承残破,点燃祝融神火的周易秘术使用条件也越来越艰难了。

  必须是人皇血脉,还要有王气,或者功德做为燃料品。

  陈语虽然继承了叶公的身体和身份,却因为叶公还没死透,化身祝融神火,所以王气这东西,他一点都没有。

  至于功德,这东西说简单点,就是要做有利于人族的好事,善事,人们感激敬佩下诞生的纯净情感能量。

  和功德类似的情感能量,就是变种的信仰之力与香火之气。

  不管是王气,还是功德,都是类似于汽油能源一样的东西,而周易秘术就是用灵魂点燃这它们,最终造成各种各样神奇的秘术效果。

  但使用代价太大,别说他现在身上即没有王气,也没有功德。

  就算能用,陈语看完后也不敢去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