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成语世界大冒险 > 第2章 叶公好龙的另一个真相
  好像这位叶公误以为我是黑蛟元神,害怕我用他和身体破坏他一生心血建造的水利工程,于是用了这个什么周易秘术要和我同归于尽吗?

  “等等!叶公,你误会了,我不是什么黑蛟,我……嘶,嘶,烫烫烫,怎么这么烫啊,怎么回事……”

  火,一团玄黄色的火焰,浮现在陈语的脑海前。

  那是一个宽袖大袍的老者,浑身冒起红色,金色,黄色,三色火焰,杂糅在一起,最终化为玄黄色神火。

  原来这是叶公用周易秘法【龙战于野,其血玄黄】燃烧自身灵魂,多年来兴修水利造福于民所得的功德,乃至自身身为叶公的王气,最终点燃体内的祝融神血,化生出祝融神火。

  也是在此时,叶公终于得见穿越者灵魂之本相。

  原来眼前之人,确实不是什么黑蛟元神。

  在祝融神火面前,哪怕是神魔也要显出本相,而眼前之人的本相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族。

  不,他能附体吾身,那就不可能是普通人,但是他的魂魄却如此娇弱。

  “既然你不是黑蛟,为何一直不说话?!!!”

  陈语吱吱唔唔的道:

  “我,我刚穿过来,还有点懵,有点害怕。”

  “而且多说多错,少说少错啊。”

  “我看你一直在说话,贸然打断别人说话不是没礼貌吗……我就等你说完啊。”

  “可哪想到,你话说完就放火烧我……叶公,您看,您能不能先把这火熄了啊。”

  叶公此时气的想吐血,如果有血可吐的话。

  早知道他不是黑蛟,他不可能这么决绝的用出这同归于尽的秘法!

  这【龙战于野,其血玄黄】的秘术来点燃自家祝融血脉神火,非一般火,乃是真正的神火。

  此火可轻易烧伤神圣仙魔,若是持久点火力大点甚至烧死神圣仙魔都有可能。

  听起来是很厉害,但是,以此秘术强行点燃神火的代价也是不可逆的代价。

  祝融神火烧尽之时,就是叶公命丧之日。

  因为穿越者陈语的一时谨慎与礼貌,又因为叶公的自我脑补过甚,这些误会之下,叶公被迫进入死亡倒计时。

  “你到底是何人?穿过来又是何意?”

  “快说!不然老夫现在就用这祝融神火烧尽你的魂魄!”

  “别别别,我说我说,我叫陈语,我是个穿越者。”

  “穿越者?这是何意?”

  “穿越者的意思,就是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是灵魂穿越到这个世界,然后不小心魂穿到您老人家身上了,就是这样。”

  “我也没想到,居然会穿越到传说中叶公好龙的叶公身上,这真是太不思议了。”

  “叶公好龙?”

  “这又是何意?”

  “又有什么好出大丑的?”

  “叶公好龙的意思是……呃……我说了您别生气啊,因为这件事,是发生在我的世界,因为世界不同,时空不同,这还是没有发生的事情,当然,现在因为我穿过来,还穿到您老身上了,肯定会避免这件事的。”

  “在我的世界里,叶公好龙是一个成语故事,比喻口头上说爱好某事物,实际上并不真的爱好。”

  “故事是这样的。”

  “相传,叶公喜欢龙,他的随身衣带物品,酒器,甚至房子里都雕镂装饰的龙,他这样喜爱龙,天上的真龙知道后,于是从天而降到叶公家里,结果叶公看到真龙后,却吓的转身就跑,由此看来,叶公并不是真的喜欢龙,他喜欢的只不过是那些像龙而不是龙的东西。”

  “就是这样了。”

  “所以啊,叶公,以后确实有真龙来看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到时别再被吓到了,好好款待真龙,这样以后青史留名上,叶公好龙就不再是贬义词了。”

  听完这话后,换成叶公沉默不言了。

  但是他身上的祝融神火却越烧越旺,越烧越暴烈!

  “好!好!好一个叶公好龙!比老夫想像的报复还要狠毒一万倍!”

  “这不仅是要败坏老夫一生心血功果,还要在青史留下这般污名!”

  “老夫,老夫!……”

  “烫烫烫烫烫,烫死我了啊,再这样我就要被烤死啦……”

  叶公暴怒下祝融神火暴烈的燃烧着,炽烤着陈语的灵魂,让他的灵魂不断的缩水,痛苦不已。

  “祝融神火不会伤害人族,你即是人族,就不可能被它真正伤到。”

  “除非你不是人族,不然就好好忍耐,有你的好处。”

  陈语听到这话,就不愿意了。

  “我虽然不是这世界的人,但我也是炎黄子孙,不就是有点热嘛,我不叫就是喽。”

  陈语强忍着被炽烤的烫的好像快要被烤熟的痛苦。

  “我忍,我忍,我再忍……”

  忍了一段时间后,陈语发现好像确实没有那么烫了。

  他的灵魂本相缩水了近一小半,但是,却凝实了很多。

  叶公看到这些,也确定眼前之人确实是人族魂魄。

  不然他这么弱的魂魄,在祝融神火的炽烤下,非人族者早就被烧成虚无了,也不会获得粹练魂魄的好处。

  他的暴怒停止,缓缓平复心情。

  事到如今,他最重要是未来该怎么办。

  ‘叶公好龙’的污名他不能忍。

  “陈语。”

  “你且起身,点上腊烛,老夫让你看看,老夫到底好的是什么龙。”

  陈语半信半疑的在叶公的指示下起身,找到屋内的火折子,点燃屋内桌子上油灯。

  他捧着油灯沿着屋内的墙壁观看。

  那上面并不是什么龙形图案。

  而是一些类似水利工程的规划图表。

  只是用了许多水波似的图形来代表河流。

  “这,这些是水系图?水利工程施工图?”

  陈语一时间看的有些发楞。

  脑海中的叶公哼声道:

  “竹简不好施画,老夫只好画在家中墙壁上。”

  “以前倒是有客人来看到过这些,也说过老夫并非好龙,因为图中之龙不画云。”

  “那些人无知瞎说,老夫也没在意过。”

  “老夫确实并不好龙,只想凿渠引出水龙而已。”

  “却没想到,这一点却在以后被人篡改以污名辱我。”

  “叶公好龙,却非好真龙,前半段没有错,但是后半段,却说老夫在见到真龙后那般不堪,这又怎么可能,这可是老夫一生所求心血功果啊!”

  “见到真龙老夫又有什么好怕的?”

  “老夫数十年的功果,建造的水利工程,这才是老夫心中所好的龙!老夫天天都在看它!”

  “若是没有你,老夫也不过能多活二十年而已,可百年之后,受此污名,老夫宁死也不愿如此。”

  “也罢!陈语,以后你继承老夫的身份活下去,老夫只有一个要求,帮我完善‘叶公陂’的最后收尾工程,之后静待那位真龙降临,做个了断。”

  “呃,我可以拒绝吗?”

  陈语一听,要和什么真龙为敌,下意识的就有点怂了。

  叶公身上的祝融神火为之一盛,火焰炽烤着陈语,让他痛呼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