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弱冠请长缨 > 第十八章 恶人自有恶人磨
  就像顾青诚对顾青词感到好奇一样,顾青词同样也对顾青诚这个久未谋面的大哥感到好奇:这位大哥好像对拉起一支队伍很热衷哪,一般来说,从商之家哪里有这么大的胆子?不过是素来求财而已,怎么会想造反呢?这明显不符合他的身份。

  于是乎,顾青词同样报以一笑。

  顾家兄弟这次心怀鬼胎、但同时又是为了顾家生存的会面就此结束,两人同时回到了自己该出现的地方。

  顾青诚该出现的地方自然是他的掌柜房,而顾青词该出现的地方,当然是他的房间里了。

  回到房间里之后,顾青词便开始了他的三个“一百”的锻炼。

  和预想中的一样,顾青词这一次的锻炼,必然是十分酸爽的——毕竟经过昨天晚上的两次重摔,浑身淤青还没有散开,是又酸又痛呐。

  这也就导致了顾青词同志在一边锻炼着的时候,一边也在咒骂着徐家小虎妞,声称下次逮到她的时候,一定要揍她屁股揍到开花,

  时间就这么不紧不慢地过着,由于西北军的主力部队仍在青海一带与马家军激战,暂时未腾出手来,所以河南一带并没有出现因为韩复渠和石友三的“造反”而出现生灵涂炭的大战。

  也因为如此,让把心悬在了嗓子眼儿的顾家父子轻轻地松了一口气。

  这天下大局没有出现变化,可是洛阳城却出现了微妙的变化——洛阳县警察局局长江虎鑫宣布县长陈正满被砖拍一案告破,干这事儿的人是悍匪汪十三。

  当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顾青词是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幸好当时撒泼喊冤,这才没去警察局,不然这白的也能说成黑的,这可怎么行?这事儿怎么能是汪十三干的呢……啊呸,就是汪十三干的。

  县长被拍案告破了,顾家小少爷也终于恢复了他的自由——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出现在洛阳城的大街上了,不用再怕被人拍砖头了。

  六月九日,这天是顾青词解除禁足之后的第一天,毕竟在家里边闷了两个星期,那也不是个事儿,终于可以恢复自由活动了。

  此时的洛阳城大街上依然得到了几分恢复,人来人往的,许多衣着朴素的小贩开始挑着担儿来到这里他们的营生。

  “卖馄饨咧!卖新鲜的馄饨咧~要吃馄饨的客官赶快入座咧!”

  “卖包子咧~新鲜的包子,正宗天津汤包!保证好吃!入清甜香脆!”

  “面!面!面!吃面的赶快来咧!”

  顾青词一路走来,发现做吃食的小贩还是相对较多的,毕竟民以食为天,无论在哪个时代,做饮食的大多不会太少。

  青石铺就的大街上,好像各路人马络绎不绝,十分热闹。

  “还是和平好呐,要是打起仗来,这里恐怕就没有人了吧?”顾青词轻轻叹息道。

  “少爷,咱们可都是从战乱的时候过来的,要搁打仗那会儿,咱们洛阳城可是一片萧条,连人影也不见一个。咱们顾家已经好几次外出避难了。”春生补了一句。

  “嗯。”顾青词点了点头,开始了他荒诞的一天——毕竟小城里也没有什么娱乐的项目,赌钱?抱歉,他不感兴趣。嫖娼?抱歉,他害怕艾滋、淋病和梅毒。

  于是,顾青词只能是慢慢地在洛阳城逛着,好像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了。

  然而,冤家总是路窄的,顾青词在外面撞见了县长公子……哦不,是准备成为前任县长的县长公子。

  嗯,这里得提一下,由于洛阳县县长陈正满被拍了板砖之后,两个星期没醒,但洛阳县不可一日无主,于是,许多人都盯上了洛阳县县长的这个位置,相信只要陈正满再昏迷个一星期,县长一职肯定会换人的。

  只见这陈公子就算是大热天的,为了保持风度,也是穿了一些较为华贵的衣裳,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那种褂子。

  至于怕不怕被抢劫这个词,他当然是不怕的了,毕竟他爹是洛阳县长,和城防司令霍连胜的关系十分要好,谁敢惹他陈公子?

  “小白脸,你咋还没死呢?”一声带着嘲讽的声音在陈公子冷不丁地嘴里冒出来了,表情十分嚣张,甚至还带了一丝挑衅。

  陈公子叫陈震杰,长得不算帅,只能说是普通吧!只见他皮肤黑黑的,浓眉厚唇,鼻子塌塌的,个子也不高,大概一米六五的身高,或许是为了标新立异,他弄了一个在这个时代很是潮流的短发鸡冠头发型。

  见陈震杰这副模样,顾青词就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这小王八蛋敲自己板砖,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呢?原来的顾青词早就让他给拍死了,现在还恶人先告状?看看什么叫做恶人自有恶人磨!

  可是,现在的顾青词可不是个好惹的货色,他笑了笑,轻轻地作了一揖:“哎哟,我当是谁呢,哦,原来是前县长的公子陈公子啊!失敬失敬,上次多谢你的砖头啊,不过我没死,受了点儿轻伤,只是有些运气不好的人,可能就会拍死了。”

  顾青词这话不可谓不毒,他说的“运气不好的人”指的不就是陈震杰那个倒霉的爹——陈正满陈县长么?

  果不其然,听到这句话之后,陈震杰的脸立马就黑了:“顾家小子,你可别欺人太甚,等我爹醒了,有你好看的!”

  并不是陈震杰不想揍顾青词,而是他的身边实在是只带了一个家仆啊,而且这个家仆和他长得差不多高,远没有张春生长得高大,这种情况要是打起来,是一定会吃亏的!

  至于为什么要请这个身材和他差不多样子的家仆作为保镖,陈震杰自然有他的考虑——他是洛阳县长的儿子,平时谁敢惹他?要是带的保镖太过高大威猛了,就一定会抢他的风头的,所以不能带太高大的保镖。

  只是没想到,就是因为这个想法,这次他要倒大霉了——

  只见顾青词往春生使了个眼色,然后猛地一拳向陈家少爷的眼睛方向砸去。

  那如行云流水的动作,堪称气吞山河如虎啊……

  “啊呀!!”陈家少爷没有想到顾青词敢在这种场合动手,猛然被砸到在地,惨叫不已,嘴里还不断骂着:“顾家小子,你等着,你他娘好卑鄙!!”

  当然了,顾青词的作风可不是会轻易放过别人的那种,必须要“趁你病,拿你明”的,于是,陈家少爷的惨叫声好像没有停止过……

  在顾青词动手的时候,春生的动作也不慢,逮住那名家仆就是揍,似乎是把平生的不如意都打出来一番。

  顾三少爷带着书童当街暴打县长公子的事儿,马上就传开了,以至于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陈家少爷的名声顿时一落千丈。

  以至于后来,陈家少爷想起这事儿的时候,都会说一句:“我大意了啊,没有闪……”

  ……

  PS:第一章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