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弱冠请长缨 > 第十三章 乐极生悲
  乐极生悲这种事情是很正常的,比如像现在,顾青词知道要是这小虎妞继续用力,恐怕他这一回得鸡飞蛋打了,入宫去当个公务员也不是不行的……

  还是熟悉的配方,顾青词忍痛哀求道:“我的徐大小姐,您可以放手吗?马上要死人了……”

  比起之前的哀求,这一回顾青词可是带着哭腔的——没有男人能在这般疼痛面前,还能不动如山且面带笑容的。

  “哼,不就拉了一下你的匕首吗?看你那心疼的样,亏你还拿匕首来戳我,知错了没有?”徐若晴细声冷哼道。

  说着,徐若晴的手便是放开了,顾青词也趁机向后一缩,脑子里全是“庆幸”“幸运”之类的词语,得感谢小虎妞手下留情啊,不然真的得过几年去东北当公务员了啊,毕竟现在北京那里已经被销户了啊……

  经此一拉,顾青词看向徐家小虎妞的眼光全是恐惧,生怕她又再次下此毒手,这是顾生两世为人所前所未有的——不行,得怪顾青词这小子不耐疼,要是换作前世的自己,一定不会这样的。

  就在顾青词忍痛“养伤”期间,门外的对话可没停止过。

  “有你们这句话,我可就放心多了。我估计我这妹子恐怕早就已经回房去了,毕竟若晴自幼顽劣,性格可跟个小男孩儿似的。”徐家大小姐笑了笑,话里话外可都是为这两名家仆着想。

  听到这话,顾青词仿佛有些明白了,也难怪大帅家的公子会喜欢了,确实有她的一套——肤白貌美情商高,关键还贼温柔,这不是男人的毒药么?

  也许是因为鸟部受了“重创”的缘故,使得顾青词觉得时间格外地难熬:终于有了比教室还要度日如年的地方了,这几分钟,仿佛过了一年。

  “哎,顾家小贼,我们得躲到什么时候?”徐若晴轻声问道,仿佛已经笃定了顾青词干不出那等伤天害理的事情。

  顾青词是什么人?可是把心理学这一门功课修到了极致的人,当然听出了她的变化了。

  其实,当听到这一句话的时候,顾青词心中想的是,我是大老虎好吗?嗷嗷叫会吃人的那种……

  “我哪知道啊……得看你那倒霉姐姐啥时候走了。”顾青词有些哭笑不得。

  “你再说什么倒霉姐姐?!”徐若晴的声音略微加重了,还带了些威胁的意味在其中。

  这一次,顾青词是真的拿徐若晴没办法了:姐姐啊,拜托您尊重一下我好吗?我特么现在是劫匪啊,汪洋大盗啊,说不定还是采花大盗啊,您给我点面子成吗?

  无奈归无奈,但顾青词绝对不是个傻帽,尤其是在这等战斗力已经严重下降的时候,要是激怒了这徐家小虎妞,他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啊……

  于是,顾青词十分机智地选择了默不作声。

  就在这时,外面的门关好了,那徐家大小姐也回到了房中,静静地坐在梳妆台前看着自己。

  由于躲在床底本就隔了一层窗帘布,再加上此时前面又有一个小虎妞挡着,顾青词哪能知道外面究竟是什么情况了,他能做的,就只有静候结果。

  没过一会儿,门外就传来一阵嘈杂声,一个略带卑微的中年男子敲响了门:“请问大小姐在房中吗?”

  “我在。”徐家大小姐应声道,声音依旧温婉动人,仿佛她天生就是这个模样,从来没变过。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竟与徐大小姐这么一相比,徐二小姐就相形逊色了,顾青词不禁在心里边感叹道:这同时两姐妹,这相差咋就那么大呢?小虎妞要是有她姐姐那个性格,该多好啊……

  只听徐家大小姐去开了门,那门外的声音就更为清晰可闻了:“大小姐,老爷让我来看看您这儿有没有异常,毕竟刚刚可是有贼人拿板砖偷袭了我们的陈县长,所以老爷也不放心,特意让我看看您这儿。”

  顾青词越听这声音就越感熟悉,怎么好像是白天被他“尊老爱幼”了一顿的郝管家?

  下一秒,徐大小姐便说道:“有劳郝管家了,我这里没什么异常,倒是陈县长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果然冤家路窄!顾青词在心里边高呼着,犹如有一头佩奇在心头上蹿下跳般。

  “哎,可别说了,那贼人下手可狠了,拿那么大一块板砖拍人,这不是要人往死路走么?现在陈县长已经昏迷了,已经往这城里最好的郎中那里送了,也不知道现在究竟怎么样了。这世道,还真是乱呐……”郝管家长叹一声,颇为感叹。

  这也不能怪郝管家心理脆弱又或是如何的,要知道,他白天才让一个小白脸劈头盖脸地揍了一顿,这晚上又有贼人拿板砖来拍自己东家的贵客,这可不就是世道乱了么?

  这要不是郝管家心理承受能力强,早就找一根绳子吊死在顾府的门口了,对了,还要在门口上面写上一个大大的“惨”字,谁让那个姓顾的小白脸是当街揍的,那么多人看着,揍得人儿可是嗷嗷叫的,一点也没给人留情面啊,都五六十岁的人了,多丢人呐……

  “也对,现在可是个乱世,治安差些也是难免的。倒是辛苦郝管家了,我这里没什么,您要忙,就赶紧去忙别的吧!”徐家大小姐十分体贴地安慰道,使得郝管家颇为感动。

  “谢谢大小姐关心了,那我就不打扰了,我先去看看其他地方吧!”郝管家十分感动地说道。

  “去吧!”说完之后,徐家大小姐就把门给关上了。

  ……

  这一阵嘈杂,大概持续了半个小时后才停歇。

  “出来吧!你们俩还想躲到什么时候?”还是那一个温婉的声音,语言中却带了一股不怒自威的威严。

  她是怎么发现我的?顾青词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整个人都为之一愣。

  “小贼,出去吧!我姐姐都知道我们在这儿了。”徐若晴用肘部捅了捅身后还在发愣的顾青词。

  “好吧!”顾青词极为无奈地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毕竟已经被人抓住了,此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形势比人强啊……

  走出来的时候,两人同时都是一身狼狈的,特别是顾青词,走路一瘸一拐的,行动极为缓慢,像极了刚做完环切手术的朋友。

  看到这种情况,徐家大小姐还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么?

  “我大概猜到你是谁了,但我不想知道你是谁,也不想问你的名字,我一会儿叫人离开,你就走吧!可别把今晚的事儿给说出去了。”徐家大小姐直接下了通牒,虽仍是温婉的语气,但依旧掩盖不住其中的霸道。

  “是,谢过大小姐的救命之恩了。”顾青词弓着身轻轻抱拳。

  ……

  没过一会儿,徐家小姐果然使计让程大和董大离开了,只是令到徐若云感到奇怪的是,为什么这个顾家小贼走路的时候会一瘸一拐的,好像受了什么重伤似的。

  “若晴,这小子是受什么伤了?怎么走路姿势如此奇怪?”徐若云看向了徐若晴,眼睛充满了许多疑惑。

  果不其然,徐若晴对比了顾青词来之前的模样和现在的惨状,再结合刚刚的情况,她仿佛明白了什么,整张脸就如熟透了的苹果一般。

  “没……没什么。”说完,徐若晴就一溜烟儿地溜回了自己的房间,动作极为敏捷……

  可谓静如处子,动如疯兔,大概如此……

  ……

  PS:第二更送上!

  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