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弱冠请长缨 > 第九章 一石二鸟?
  这报仇有很多种报法,关键是如何才能一石二鸟或者是一石三鸟之类的。

  只有这样的报仇方式才能够被称为艺术。

  顾青词看了看天色,他也知道陈县长在这里一定坐不久的——既然是深夜来访,而且听他们的对话,似乎也有些不速之客的意思在其中,所以他选择了等待。

  在这等待的期间,顾青词选择了静静地倾听他们之间的对话,然而一个大胆的想法已经在顾青词的脑海中缓缓浮现了。

  但前提是他要等,等到那个陈县长离开徐府以后才能动手,但是陈县长会不会从正门离开?这毕竟是深夜到访,很难保证他是否是从后门离开的。

  另外一个需要考虑的,就是这个陈县长是否是洛阳县的县长,对他进行报复,下一步会发生怎样的连锁反应?

  还有就是,作案工具应该选择什么东西最为合理?关键是,他顾青词身上可没携带刀具和弓箭这种东西啊!

  正偷听间,顾青词的眼睛是左顾右盼的,没一会儿就盯上了墙头一块长满青苔的黑砖,哦不,是青砖。

  作案工具既然有了,顾青词的心里头也就不慌了,他开始专心致志地继续窃听了。

  “那必须是不能与大帅的公子抢风头的,我陈某人的脑袋,可是想搬家了呐。我回去以后,一定会将此事告知犬子的。请徐公放心。”里边陈县长那讨厌的声音继续着,让顾青词有一种非常厌恶的感觉。

  “嗯,陈县长的为人,我徐某人还是相信的。”徐姓中年男子十分正经地说道,不用想,一定是一副一板正经的模样的。

  “好了,天色也不早了,陈某人前来打搅了。如有不周之处,还请徐公勿怪才是。”陈县长十分诚恳地说道,听话语是相当怕得罪这个姓徐的中年男子。

  边听着,顾青词的脑袋可也没闲着,他一直在思考着如何才能做到用最简单的方法一石二鸟。

  “那也行,既然此时天色已晚,徐某也不便将陈县长的时间拖得太晚了,等有时间了,我们再行彻夜长谈。”徐姓中年男子哈哈一笑道,顾青词忍不住抬头一看,只见那人神情十分爽朗。

  “好。毕竟来日方长,我们来日再聊。”陈县长也跟着爽朗一笑道。

  直到此时,顾青词才看清了这两人的长相:只见那陈县长身材并不算高大,身高约在一米六五左右,梳着着一个很典型的大背头,身穿着一身笔挺直黑的中山装,显然是高官富人的打扮;而另外一人则是身穿着一身鲜亮的马褂,显然是富人才穿得起的衣裳,但他身材高大,举止之间似乎是参过军。

  看到这一幕,顾青词有些暗自庆幸:幸亏自己下手的对象不是那个身高一米八几的徐先生,不然万一用砖头砸不倒怎么办?

  不过,想归想,行动还是要的,顾青词马上去墙角抄起了那块长满了青苔的青砖。

  “不好意思了,陈县长,这次又要让您走后门回去了,若是平时,您这等身份该是光明正大从正门进来的,而非是从后门离开。对此,徐某人有些抱歉了。”就在顾青词准备回去继续潜伏找时机敲陈县长的时候,他就听到了徐先生那个沉重的话语了。

  “好,这没问题。只能徐先生您愿意见我,这倒无妨。”出了房门以后,陈县长的称呼就变了,这不能不说是一件极为讽刺的事情。

  “请吧!陈县长!”那徐先生说道。

  ……

  顾青词怎么可能会是那等傻乎乎到极为不灵醒的人呢?他看见是这等情况之后,啥也不想,立马将那块砖头塞进了自己的腰间……

  擦,还真别说,有点儿重,幸好老子挑的布料好,再加上捆绑的方式正确,不然非得掉了不可。顾青词看着自己腰间那块有些重,而且因为长了青苔而变得有些滑的砖头,心里边不禁一阵暗骂。

  骂归骂,顾青词脚下的行动可不慢,没一会儿,他就翻出了墙头,这次的动作要比进来的时候笨重些,大概是因为腰间捆了一块几斤重青砖的缘故。

  平稳落地以后,顾青词就看了看左右,然后选择了后门的方向跑去了。

  别问顾青词为什么知道徐府的后门在哪里,还不是因为前身的赠予——如果没有前身顾青词的记忆加持,那么现在的顾青词一定是不会知道这徐府的后门在哪里的。

  可现在就不一样了,顾清词不但知道徐府的后门在哪里,而且身轻如燕。

  徐府的后门开在一个小巷的方向,或许是因为这里是徐府的后门的原因,所以巷子里面并没有装上电灯——这个时代的电还是很贵的,可不是寻常人家想用就用,或者是权贵人家能够随便乱用的情况的。

  当然了,像总统府或者督军府那种顶级权贵人家就不一样了。

  或许是为了迎接陈县长这个不速贵客的原因,徐府的人甚至把后门的看门狗都给拉回去了,省得伤害到了别人。

  月黑风高,四下无人,正是顾青词下手的好时机。

  顾青词就静静地蹲守在巷子中的一个角落,等待着那陈县长的出现。

  “呀——”

  木门被拉开了,发出一声吱呀的声音,顾青词清楚地看到,在门响的同时,巷子外面马上走进来两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保镖,看样子,是中山装。

  也正因为是这种情况,顾青词才十分清楚,他下手必须要做到快、准、狠。

  很快,那身材略显矮小的陈县长就走了出来,顾青词气沉丹田,从腰间掏出了那块板砖,掏出、上手、甩出可谓是一气呵成。

  可惜,最后一刻顾青词还是失手了——他低估了那青苔的湿滑程度,所以也就导致了他在扔出那块飞砖的时候,华丽丽地手滑了……

  “糟了!”

  顾青词心里暗叫了一声,他原本瞄准的位置是腰部,想要拍这老贼头个半身不遂的,可是现在手滑了,哪里还能计算得了那么精准?

  于是,顾青词是直接想也没想,马上就掉头跑了,跑得不是一般快。

  顾青词在亡命奔跑,背后还隐隐约约的传来了叫喊声:“县长遇袭了!!快来人呐!!陈县长遇袭啦!!”

  ……

  PS:又一更送上,终于改状态了,明天开始每天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