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弱冠请长缨 > 第一章 顾家三少爷
  民国十八年,即公元1929年,这时的洛阳正是刚刚经过了北伐战争,四处尚未恢复元气,四处皆是一片凋零的现象,没有了往日的繁华。好在这里已经是安定了一年有余了,治安等等各方面还算良好,倒也不至于是一片狼藉,只不过是商业凋零了一些罢了。

  顾家是这洛阳城中还算有名的富商家族,由于现在的顾家家主顾墨信和当地守军主官的关系还不错,所以顾家在这片地带的声望还算不错。

  正所谓,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顾家的三位少爷中,除了老大顾青诚是个知书达礼、文质彬彬的公子之外,老二顾青诗则是一个热衷于欺善怕恶、混迹于黑灰之间的二流子,对,换成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二流子;可老三顾青词就不一样了,这是一个年仅十七的风流公子,就喜欢调戏小妞,反正绝不是个善茬。

  所谓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因为这两个小儿子,顾墨信可是差点没把头发给愁白了:没办法啊,谁生的娃,谁得负责啊。

  这顾老爷子为了顾家这个大家,可是操碎了心,连样子都提前变老了,看上去,他已经是六十有余了,实际上他才不过五十有四罢了。

  顾家的大院坐落在洛阳城的西城片,虽说不是正中心,那也绝不是普通人家能住上的了。

  此时的顾墨信正坐在大堂品着一壶好茶,那是别人从江南给他带来的雨前龙井,不是一般地香,简直是香味扑鼻。

  这沁人肺腑的茶香,使得顾老爷子浑身的细胞仿佛都张开了一般。

  俩字,通透。

  “老爷子,不好了,二少爷在西门和人家打架,让人家给揍了!”一名仆人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几乎是连滚带爬的。

  “伤得严重吗?”顾老爷子浓眉一挑,沉声问道。

  “是被四个小地痞打的,小的跑的时候,见二少爷伤得不算严重。”仆人如实报告,没敢撒谎。

  “行吧!你带着一些人过去,别让二少爷被打成重伤就是了。”顾墨信轻轻抿着茶,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荣辱不惊。

  “是,老爷。”仆人赶忙起身,然后叫上了几个同是家仆的人一同赶往去救他们的二少爷了。

  看着仆人离去的背影,顾墨信自言自语着:“我顾家的儿郎,必然是会成才的,只是看他怎么成才罢了。罢了,就让他受一些伤痛罢!”

  顾老爷子长就一副孔武有力的模样,浓浓的眉毛,高挺的鼻梁,还有那双炯炯有神的铜眼都使他显得格外地凶神恶煞,若非是长长的胡须和那一身读书人的装扮,其他人早就把他当作是武人来看待了。

  顾老爷子坐着的姿势是大马金刀的,让人很容易就看出了他早年间是走过行伍的。

  不过说来也有道理,若非是试过走南闯北,历经过一些世面,又如何能让顾家在这乱世之中仍能保有一席之地?须知,顾家是商家,而不是军方世家、官宦世家。

  也正是因为顾老爷子的卓绝的能力,所以顾家的布庄、粮庄才能在这乱世之中没有倒下。

  顾青词作为顾家的小少爷,从小便是受尽了万般宠爱,尤其是他又长了一副秀气的模样,而且长得极为精致。

  如果非要拿一个人作为对比的话,那大概只有年轻时候的韩国明星李俊基能与之相比了,不是有点像,是非常像。

  一个大男人长得秀气,如果认真读书的话,倒是有一番书生气质的,可偏偏是这顾三公子,小时候读书还算天资聪慧,四书五经都已读遍,背书方面不说倒背如流,那也是十分流畅的,活活脱脱的聪明人。

  可是,人总会变的。

  不知怎地,这顾三少爷自从成年之后,仿佛就跟变了个人似的,虽然还是有才华,可是呢,整个人变得放荡不羁起来。

  嗯,在大街上朝姑娘吹口哨啥的,都是小意思,当然了,顾家小少爷呢,是风流,但绝不下流,泡妞从来都是只靠自身的魅力,而不是靠如何的强权压人。

  再说了,他也没有啥权,唯一有的就是这一副生得极好的皮囊罢了。

  都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刚好,顾三少爷都占有了。

  此时的顾三少爷正扒在一家府外的墙头,正看着别家好看的姑娘。

  这家被窥视的姑娘姓徐,叫徐若晴,据说是从英国留学回来的,还是个标准的美人,这可是让我们的顾三少爷给馋坏了。

  别看顾三少爷才是年方十七,但在色胆方面,可是不比一般的老流氓来得生疏。

  “春生,你他娘的站直点儿,站得直点儿了,老子也好看得清楚一些。”或许是脚下不稳,还看不清,于是他赶紧跟脚下的书童说道。

  对,就是书童,作为是洛阳城中有头有脸的家族,他一个顾家三少爷有一个书童,那也算是一件十分正常的事情。

  书童姓张,全名叫张春生,一看名字就知道了,是春天出生的。

  春生是和顾三少爷从小一起长大的,基本是顾三少爷读的什么书,他读的也是什么书,最起码在文化方面还是相当不错的。

  和顾三少爷一样,春生今年也十七岁。

  或许是春生长得比较强壮的原因,所以顾青词在干此等偷鸡摸狗的事情的时候,总要让春生来垫着脚,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够看到别家好看的姑娘。

  这名叫“徐若晴”的姑娘的家里倒也是显赫世家,听说家族里边出过封疆大吏之类的,所以这府中的墙头自然是不矮的。

  不然凭借顾三公子一米七几的身高,再加上春生这一米八零的大个子,哪能才是勉强看到院内的光景?

  徐家大院里边装修得倒是很不错的,楼台水榭,假山嶙峋,瞧着自是一番诗情画意美不胜收。

  站在别人的肩膀上偷看,这本就是一件十分累人的事情,更别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目标才会出现了。

  所以,他只能耐心地等。

  话说,不怕贼来偷就怕贼惦记,可“贼”本身,并不觉得他这个行为有什么不妥当,反而是在一直静静地等着。

  夏天的天气,本来就是极热的,晒得顾青词是大汗淋漓的。

  就在顾青词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只见院内出现一名身穿小西装、外挂小马甲,腿穿一双小马靴的女子,瞧着倒是活泼,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刁蛮之气。

  这是个虎妞。顾青词下了个定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