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科技从设计开始 > 第0041章 重铸新机
  文语带着邓蔚然回到位置,陈凡的眼中带着惊讶和疑惑,他献殷勤的挪开椅子让她坐下。

  一个前所未有的心跳在加速,陈凡彻底被邓蔚然的美色所迷,虽然她没有岳菡那样弹指可破的皮肤,没有她那样超凡的容貌,可邓蔚然的身段高挑,凹凸有致,这足以吸引陈凡的眼球。

  一个直勾勾盯着邓蔚然的陈凡被文语踢了几脚。

  不时,邓蔚然站起来向外打着招呼,两个身材火辣,穿着时髦,一个丰满匀称,一个苗条线长,各有不同。

  丰满匀称的自我介绍道:“各位帅哥大家好,我叫林娜,可以叫我娜娜。”

  另一位邓蔚然替她说道:“这位是我同事代婷玉,她人很老实,不善言辞。”

  陈凡急忙喊道:“服务员点菜,各位美女喜欢吃什么点什么,今天我请客。”

  谁知林娜一把从服务员手里抢过菜单说道:“这位大哥真大气,那我就不客气了。”

  邓蔚然急忙阻止林娜道:“娜娜?”

  “哈哈哈,没事,爱吃什么点什么好了。”陈凡说着也不忘多看几眼邓蔚然。

  就这样林娜一手包办将菜点完,陈凡对邓蔚然献着殷勤,代婷玉不时偷偷的看上几眼文语,又暗露浅笑。

  就这样一场聚会在互相暗生爱慕中结束,迎接他们的将是一个新的问题,那就是数控机床的研发问题。

  只见闫子玉醉意朦胧,玉衡之手里拿着十六开纸拉着他说道:“闫局长,你就看看这些文件,签个字吧!”

  闫子玉迷迷糊糊的对玉衡之说道:“这……这字我……我不签,我……不同意你……你们这么干,别拉我,我……我自己能走。”

  一旁胖子郑梓轩拍了拍玉衡之的肩说道:“算了,回头再说,今天就到这里吧!”

  看着他们走出了四季酒店,王战悄悄从角落窜出来坐在文语旁边,边吃边道:

  “文厂,你这可是神机妙算呀!我给闫子玉一说他们的目的,他就明白了,哈哈哈。”

  “他就这么轻易相信你了?”

  “哪有那么容易,他问我为什么要对他说这些,我就说是陈钰琪陈处长让我来告诉他这些的。”

  陈凡一听惊呼:“我爸,你们利用我爸的名义?”

  文语拍了拍陈凡又王战,道:“他就这么信了?哪录音的事情没被人发现吧?”

  “没有,磁带我拿出来了。”王战说着递给文语一盘录音机磁带。

  文语将磁带转交给聂飞说道:“这事就拜托你了。”

  大伙都意会的笑了,一场在欢笑中进行的饭局还在继续……

  周一,陈凡,李道裴,肖一凡,文语等人围在数控车床周边冥思苦想加工精度问题。

  最终陈凡给出了一个检查的方向。

  “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检查一下机床的机械部分精度,比如导轨槽的加工精度还有机床移动时的移动偏差等问题,程序参数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这时文语却嘀咕了一句:“昨晚忘记问菡菡的事了。”

  谁知陈凡居然接着文语说道:“我晚上要去找邓蔚然,有机会帮你问问。”

  陈凡的一句话,让文语略显尴尬,急忙回神说道:“凡凡和小太监检查一下数控车床的机械加工精度,中午饭堂碰面,我和陈凡去数控铣床车间,我们时间不多了,需要同时同步才行。”

  文语话落便和陈凡穿过满地落叶的中心马路,凌乱不堪的环境给他多了一些想法。

  看来是时候组织起来在周末时建立大扫除了,这公司里一片狼藉,废旧的油桶,发霉发臭的垃圾,下水道,这样的生活工作环境是该改变了。

  “陈公子,你说我建立一个大扫除活动日怎么样?”

  陈凡停止了脚步,看着文语道:“你就省省吧!永丰第一机床厂这么大,就凭你们几十人?而且还是多少年未打扫的沉积物,就算要建立规定你也不行,因为你现在还不是一手抓的厂长,这事要么和玉衡之商量一起做,要么你就只作这条马路边归自己的管辖范围内区域。”

  “这样会不会显得小气了些。”

  “哈哈哈,有互相激励的作用,干嘛不用呢?”

  二人说着,已经来到了数控铣床的研发车间,陈凡刚一掀开帆布便道:“唷!这是哪位大师设计的?普通铣床加一个显示屏就是数控铣床了?这在蒙谁呢?是在蒙骗国家,这些人就是国家科技发展的绊脚石,这个必须重铸新机,否则永丰第一机床厂不可能会研发出数控铣床的。”

  文语安慰陈凡说道:“你现在的心情我很理解,我刚来时和你一样的疑惑,即使要换新机一个月时间不够,更何况现在还剩半个月,如果将就调试,就算成功也只能当作一个装有光栅尺的普通机床而已。”

  “你说的这些问题都存在,如果不能拿出一个镇压全场的数控机床,那就意味着永丰第一机床厂将不复存在,这个名牌会被除掉,面临着改行或者倒闭。”

  陈凡犀利的言辞说出了文语心中的担忧。

  更换新机谈何容易,现在仅仅是桥梁工程在维持着工人的生存问题。

  就算是模具开发,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考虑,或许还要用李老板的模具预付款给工人们发工资。

  换新机,哪来的钱?

  陈凡知道文语担心什么,便对他说道:“这次来,我爸让我告诉你,永丰第一机床厂是国家的希望,是华夏科技发展的基石,绝对不能倒,由于十亿巨款的事件,他正在和中央沟通给你拨款,只有我们在上海数控机床展销会上崭露头角,让领导们看到永丰第一机床厂的发展契机,到那时第二批投资款才会有希望。”

  这些文语又何尝不知,他之所以要接李老板的订单,只是希望工人们少些痛苦,还能起到拉拢人心的作用。

  原本当初陈钰琪和文语谈论来永丰第一机床厂的时候,他心里就明白这是一个不好肯的骨头,他没有退缩,他愿意挑战自我,愿意成就一番事业,谁料想会有这么难。

  他得到了众人不理解,清华大学毕业怎么就分配到了一个面临倒闭的国营企业?

  其实陈钰琪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永丰镇的老百姓,他们离开了永丰第一机床厂的工作,多少人背井离乡就是为了生存,养家糊口,外出打工并不是人人都愿意去做的。再说永丰镇就是文语的老家,他心甘情愿为家乡做贡献。

  开弓没有回头箭,文语认了,可眼下重铸新机,需要钱,它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