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科技从设计开始 > 第0039章 开保险箱
  聂飞看了看文语笑道:“为了怕打伤你,我就让陈凡同志替我给你三拳,就等于你让我了怎么样?”

  这聂飞不愧是做警察的察言观色的水平一流呀!居然不上当。

  陈凡一听聂飞的话急忙喊道:“我刚才已经累的够呛,我可不管你们之间的破事,天这么热,快些点行吗?”

  李道裴也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哎哟!要死了,人家觉得让来让去多麻烦,就赶快开干呀!急死个人啦!”

  文语耸耸肩对聂飞说道:“算了,没人愿意帮你,我准备好了挨你的拳。”

  聂飞一看没办法逃避了,只能握紧右手拳头,将全身力量凝结在拳头上,瞬息万变,眨眼间拳中带风,快如闪电文语结实的挨了聂飞一拳。

  聂飞落拳后后退了几步,而文语却是纹丝未动。

  众人惊呼。

  李道裴唏嘘不已,连忙喊道:“哎哟!要死了,语哥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人家都不认识你了哇!”

  文语没有理会李道裴而是对聂飞说道:“继续,我等着你的剩余两拳。”

  说真的,聂飞甩了甩手,他很纳闷,为什么文语的身体如钢铁般坚硬?这一击倒把聂飞弄得非常尴尬,一个经过专业训练的警察居然打不过一个没有练过的人!

  聂飞感到非常的丢人,便恶狠狠的用尽洪荒之力向文语冲去。

  聂飞来势汹汹的架势让文语有些担心,便生了放水的念头。

  陈凡看得出来文语的担心,他急忙一把拉住聂飞说道:“堂堂一个所长,怎么可以欺负一个老百姓呢!你们不要让了就动真格的吧!我都等不及了。”

  文语急忙顺着陈凡的话说道:“要比我们开始吧!天太热了,我也不让你了,接招吧!”

  文语说着一个右勾拳极速闪过,聂飞也不含糊,身体下蹲闪开了文语的拳风。

  聂飞顺势变招,一个360度扫堂腿文语险些中招,只见他两腿交替跳跃着,形成了攻守之势。

  接着聂飞站起身来右拳挥出,文语一个左侧身,闪避开来。

  就这样攻与闪来回重复着貌似谁也不愿意真的伤了谁。

  陈凡急忙喊道:“停停停停停,你们这叫打拳呀?谁都不愿意出手伤了对方,算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没劲。”

  李道裴连忙说道:“哎哟!怎么没劲了,人家觉得两位哥哥拳术都不错,江湖比赛都不是点到为止吗?”

  “哈哈哈,说不过你,你个娘娘腔,永丰厂报上的文章是你写的吧?把文语吹嘘的就差上天了。”

  文语取下牙套,拿下手套说道:“我要上天了,绝不会留下你们几个小子享福,拳不打了,不过我有事求你们,晓雯带凡凡先回去吧!现在也没什么事。”

  “好吧!那你们忙我们先走了。”

  李道裴看着曹晓雯走了,本来想一起走,却被文语叫住说道:“小太监,娘娘腔,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我带着晓雯就是在给你创造机会,你看你傻乎乎的,连说两句话都不敢吗?”

  “哎哟!你还好意思说人家,你呢?到现在为止都不敢向菡菡表白,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吗?笑话谁呢?”

  陈凡突然大声笑道:“哈哈哈,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文语尴尬的没有理会李道裴对聂飞说道:“两年前,国家给永丰第一机床厂拨款十亿,到现在为止账上没钱,还拖欠工人工资,这是明显的贪污腐化,我需要你们帮忙,帮助我打开玉衡之办公室的保险箱,并在今夜一起前去四季酒店抓贼。”

  聂飞被文语说的一头雾水,他侧头看了看文语道:“你再说一遍,别这么笼统好吗?”

  “十亿巨款两年时间不翼而飞对吧?”

  “嗯。”

  “现在停止拳击活动,我需要前去玉衡之办公室打开他的保险箱。”

  “嗯。”

  “我看到了玉衡之的日记,说今夜相关高层领导和玉衡之一起前往四季酒店谈论永丰第一机床厂,机床倒卖的协议。所以,我们在今夜必须阻止他们。”

  聂飞这才取下手套,对文语说道:“那就事不宜迟,趁热打铁。”

  李道裴不理解他们的决定,急忙问道:“哎哟!各位大哥,现在大白天不太好吧?”

  “虽然我们没有保安看门,但,厂门几道锁挂着,人家说防君子不防小人,会有谁来大白天的,小偷都不会来,所以,放心干就完了。”

  听了陈凡的话,文语突然觉得是该好好招聘建立安保部门了。

  “好了,这个不争了,聂飞同学,我有事相求。”

  “呵呵,文大才子怎么这么客气了,说,什么事情吩咐就是了。”

  “有认识的安保公司吗?”

  聂飞疑惑的问道:“你是想组建保卫科吧?”

  “嗯。”

  “这个好办,我认识的退伍军人很多,我会尽快阻止起来安排给你,不过,你说的安保公司倒可以考虑考虑。”

  大伙就这样聊着聊着来到了玉衡之办公室,门锁还是李道裴打开的,看着眼前的保险箱,聂飞说道:

  “前些日子我也接到了领导给的任务,那就是过些时日会有部门领导下来调查你们永丰第一机床厂的财务管理问题,想让我协助他们的工作,说真的如果打开这保险箱有重要线索还好,如果没有我们就是入室行窃知道吗?”

  聂飞毕竟是警察一切要讲原则,就算搜查也要有搜查令吧?

  文语上前一步缓缓说道:“如果此时能明目张胆,我把玉衡之叫来直接打开不就行了?可是这关系到整个永丰镇的兴衰,原本几千工人的大厂,大伙基本上吃了上顿还有下顿,可现在呢?多少年老的人没有了劳动力,沿街乞讨大有人在,如果说今天打开玉衡之的保险箱犯罪,一切我来承担,与各位毫无关系,原本我以为只有建立坚实可靠的团队力量,才能与坏人有抗衡的资本,一个人是吃不掉十亿巨款的,就像我一个人也是扳不倒他们的,更不能让永丰第一机床厂起死回生。”

  文语斗志激昂的一番话让聂飞无语,他默默点头,李道裴拿出了听诊器便去门口走廊守着。

  聂飞接过听诊器说道:“我来。”

  一个即将知晓玉衡之秘密的举动便开始了。

  众人满怀期待的看着聂飞不敢出声。

  时间一点一滴在消失。

  大约半小时后,李道裴冲进玉衡之办公室说道:“有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