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科技从设计开始 > 第0037章 拳击之约
  “哪个女的呀?”

  “就是我问你是哪个女的?”

  文语看着陈凡苦笑道:“嗨!算了,不说了,晚上约上聂飞一起为你接风,人家可是所长呢!”

  文语说着心想:难道我能对他说就是不想做什么科学院院长,才故意去打的耳洞?

  以为他们会因为耳洞的事情放弃给自己调职,谁知,领导们居然不拘泥于小节,非得让我上,你说我能给你讲以后发生的事吗?

  陈凡同学我只有对不起你了,实在是有苦难言,就这耳洞受到了多少人的冷眼,我要早知道就去纹身了,那样肯定坐不上什么科学院院长的位置。

  陈凡看了看文语,说道:“是不是高中时哪个跟着你屁颠屁颠的小太监?”

  文语摇了摇头说道:“不是,小太监在永丰第一机床厂是我的得力助手,我说的就是全校最能打的那个,聂飞。”

  陈凡笑了笑啐道:“全校最能打的不是你吗?”

  文语故装牛逼的用大拇指弹了弹鼻子,对陈凡说道:“当然是我了,不过已经好久都没有好好打一场了,明天约好找一家拳击馆试试拳。”

  “哈哈哈,我提供拳击手套,咱就在你们单位广场怎么样?”

  “OK,一言为定。”

  一个周末的拳击约定在烈日炎炎似火烧的季节,而且还是在烈日暴晒的广场,看谁能顶住汗水的磨砺,看谁能意会人生的坎坷,他们坚强的组团,勇敢的面对生活的压迫,各自诉说着自己的喜怒哀乐。

  晚上六点,一个身穿警服,同样和陈凡一样高大威猛的青年,威严而肃穆的行动姿势引来了无数个吃饭的人儿回头。

  娘娘腔李道裴急忙拉开椅子对聂飞说道:“哎哟!聂所长大驾光临,人家觉得立刻安全了好多。”

  “哈哈哈,小太监,有我陈凡哥哥在就没有安全感了吗?哦!对了,你是个娘们喜欢雄赳赳气昂昂的英雄也正常,哈哈哈。”

  聂飞看了看李道裴脸都红了,不禁啐道:“你看还有女同志呢!不要这样说人家娘娘腔嘛!哈哈哈。”

  文语实在看不下去大家这样调侃李道裴,便开口说道:“我们四人难得见上一面,再说,小太监从小就这样你们有什么好笑的,每人罚酒一杯,真是的,我都生气了。”

  文语严肃的发言,让他们有些汗颜,聂飞急忙说道:“娘娘腔,不,裴哥,对不起了,我干了,一切都在酒里。”

  未等李道裴说话,陈凡又道:“裴哥,是小弟不好,以后还要在一起工作呢!你可别记我仇哟!我也先干为敬。”

  这回文语弄得整个场面尴尬不已,李道裴笑着站起身来对大伙说道:“哎哟!要死了,人家没有那么小气啦!都是兄弟,来一起干一杯,你们随意怎么说都行,人家不生气。”

  这时候,曹晓雯一看是时候说几句了。

  “大家好,我是负责财务的晓雯,是文厂看得起我经常外出吃饭带着我,我非常感谢他,我干一杯以表诚意。”

  谁知,曹晓雯正欲喝掉七分杯白酒时,李道裴一把抓住她说道:“晓雯的酒人家来喝,虽然人家从来不喝酒,但,今天高兴,也是想让晓雯能记得人家,我替她喝了。”

  李道裴一股脑喝掉七分满的白酒,陈凡发出了惊呼:“噢噢噢,娘娘腔好样的,这才像个爷们呀,来,再走一个。”

  聂飞突然说道:“等等,娘娘腔,你喜欢人家晓雯吧?”

  “哈哈哈哈。”

  “说实话。”

  借着酒劲大伙又开始调侃起李道裴来了。

  一旁一个劲吃着的肖一凡忽然插嘴说道:“各位大哥哥,你们这么欺负裴哥不好吧?别看我是个小孩子,这酒量,哼哼,把你们都不放在眼里。”

  陈凡第一个不服:“哟呵!小家伙是不是跟着小语学的也玩深沉了?”

  “不服就来呀!别欺负裴哥。”

  “来就来,谁怕谁。”

  聂飞一把按住陈凡道:“差不多了,你看不出来吗?”

  “看不出来什么?”

  “这小屁孩嫌你了,嫌你欺负他裴哥哥了,还不知天高地厚的。”

  聂飞的话倒给陈凡提了个醒,他看了看文语说道:“文大才子,上高中那会你就是全校最能打的,要不约个时间试试?”

  “试试就试试,你画个道来。”文语霸气的说道。

  聂飞也笑道:“那就明天中午吧!天气好,正好给你们来一个体能训练。”

  “呸呸呸!别说你是所长,就算是拳王也不一定是人家文大才子的对手。”

  “诶,别这么说,我已经好久都没有练了,这拳法是生疏了。”

  “别谦虚了,明天好好的教训教训这所长。”

  文语看着陈凡笑道:“这所长和你有仇呀?那你找所长呀!别找聂飞。”

  “你,好,那我就找聂飞收拾你。”

  “不要脸,自己不行还想指挥人,第一场我就和陈凡打,看你吹牛,胡乱搅合。”

  文语看着他们调侃,不禁缓缓说道:“原本明天我想去找我父亲和菡菡的!”

  聂飞急忙问道:“文伯伯怎么了?”

  陈凡一个十足的话唠,没心没肺的却问道:“菡菡,菡菡怎么了?你还没有给她表白吗?”

  面对他们不同想法的问话,李道裴突然对陈凡说道:“哎哟!陈凡同学我就是想问如果是你的话,你觉得是父亲重要还是还没有什么关系的女人重要?你现在说这些风凉话不是给语哥哥心上加伤吗?”

  李道裴突然一本正经的说话,让陈凡感到无比的尴尬,他急忙又问:“就是,文伯伯是怎么回事?”

  文语看了看李道裴说道:“让大伙担心了,我没事,我父亲也没事,只是出去游玩些日子至今还没有回来有些想念,至于,菡菡,说实话这么多年我一直喜欢她,就是她陪同家人去了香港,我一时想起了这些事,有点感慨而已。”

  文语一段搪塞之语,只有久经风霜的聂飞看在眼里,他知道文语对自己有话要说,便道:“小语,一会吃过饭,我有事找你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