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科技从设计开始 > 第0035章 唯一办法
  当李道裴问文语u盘是什么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急忙对李道裴说道:“嗨!这个u盘就是我一直想研发的东西,他可以移动储存电脑里的各种文件,当然,如果说有读卡器,硬盘什么的,也是可以将电脑里的重要文件移动出来。”

  李道裴有些听不懂文语的话,他疑惑的问道:“语哥哥,你怎么懂这么多?”

  “嘿嘿,这都是教育问题。”

  “就是,要不然人家怎么一直都是你的小跟班呢!”

  文语看着李道裴的表情,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急忙解释道:“你看你说这些赌气的话干什么,我一直都把你看作是自己的好哥们,亲兄弟。”

  李道裴苦笑着转移话题说道:“好了啦!不聊这个了,你就说现在怎么办吧!这么重要的信息出不来,总不能白白浪费了这次机会吧?”

  “别着急,容我想想。”

  文语徘徊在玉衡之办公室的每个角落,他想到了移动硬盘、U盘、读卡器、智能手机、照相机、打印机、光盘等能想的办法他都想到了。

  发一份邮件给自己?这句问话突然在自己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再三问自己同一句话。

  转发邮件,这92年哪来的邮件?94年华夏有了网络,网易邮箱还是97年才有,这邮箱哪有?自己一直以来忽略了这个,总以为有邮箱可以发,就算可以发邮件,但,这21世纪的邮箱账号能不能和90年代的邮箱账号通用?也就是连接上网络,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最直接的就是破坏打印机房房门钥匙破门而入进行打印,这样会被上班同事发现,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此法行不通。

  实在不行,回家搬来刻录机用光盘刻录即可,可以考虑,一回一来天就亮了。

  还有一个方法就是有部相机直接拍照,这是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办法之一,但不是唯一的办法,再说相机去哪里弄?这玩意在这时候,都是富豪贵族才能用的起的。

  唯一的办法只能抄写内容,让娘娘腔作为人证,周日晚上四季酒店落实信息后,到时带上相机收集证据,成为一个证据链,再加上资金流向,便可成为有力的玉衡之变卖国家财产的罪证。

  虽然此方法不算完美,但对于现在来说恐怕也就只有这个办法了,如果下次还有机会,定然带上工具收集资料和破解密码箱密码。

  一个思路清晰的想法在文语的脑海里浮现,他用自己潇潇洒洒的字迹记录了玉衡之有价值的笔记,原本周日寻找文乾和岳菡的计划只能延后了。

  李道裴不解的问文语:“语哥哥,你在干嘛呀?你这样抄写下来有用吗?”

  “嘿嘿,到时自知,不过,我有几个任务交你去完成。”

  李道裴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说道:“语哥哥,你尽管吩咐,人家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那就好,第一,在星期天前准备一部相机和医用听诊器。”

  李道裴越来越对文语感到疑惑。

  “语哥哥,你要这些东西干嘛呀?”

  “别问了,快走,记得一定要完成任务。”

  就这样二位神偷顺利的离开了玉衡之办公室。

  ……

  星期五的早晨细雨绵绵,一大早上班文语就来到了数控车床研发车间。

  和其他车间一样的布局,肖一凡来到文语的面前说道:“语哥哥,这些机床的电控柜我都检查过了,人家进口的机床和我们国产的就是不一样。”

  文语听了肖一凡的话突然觉得,他的思维不可能只有十四五岁的年龄,他瞥了一眼肖一凡说道:

  “那就辛苦凡凡了,你一个孩子,又没有工资,每天还这么辛苦,回头每个月给你发100块工资吧!”

  肖一凡一下高兴的拉着文语把每个机台都讲解了一遍自己的检查结果。

  不管肖一凡怎么说,文语都在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这数控车床的机构问题。

  它是一个完完整整的普通6140车床的模样,只是将车床的中拖板和刀架以及尾座进行了一次改良而已,它不带刀库,需要手动装刀,自动的范围应该仅仅只是x轴向成型,也就是说,只能车加工外圆异形,不能自动打孔车螺纹。

  这样的数控车床对于来自21世纪的文语来说,他感觉到了压力,感觉到了90年代科技的落后。

  数控机床就是完全替换手动,由手动加工到自动化的一个过程。

  一般的普通机床都是三轴直线运动加工,并不能完成转角拐弯,仿形等加工,就连一个简单的刻字普通机床是无法完成的,因为他们只可直线加工。

  就算对于现在文语所看到的这台由普通车床与进口配件组装成的机床,也是很难做到全自动、曲面加工时的精度要求。

  就在文语寻思着接下来的任务计划时,李道裴走进车间对文语说道:“哎哟!语哥哥,你怎么来这么早呀?人家还困着呢!”

  文语没有理会李道裴。

  李道裴又接着道:“其实,现在永丰第一机床厂的所有数控机床都是一个样,机身自己设计,电子元件和控制系统都是进口国外产品,国产的电子元件是非常少,所以,这台参展样机要想出机,人家觉得就需要从机床机身的构造与设计上下手,再配置进口机床配件来达到咱们技术要求和市场需求。”

  李道裴这一段专业的建议,让文语看到了他的成熟与成长,也看到了一个娘娘腔的不容易,有时候会被人嘲笑,有时候会被人调侃,可谁又知道他也是一个非常专业的设计师呢!

  “嘿!小太监你的分析很到位,和我的想法居然不睦而合。”

  “嘻嘻嘻,人家也是随口说说,语哥哥就当人家放个屁。”

  “怎么能不当回事呢!那我们开始动手吧?”

  “嘻嘻嘻,拆机床?好呀!”

  二人正准备将数控车床大卸八块的时候,肖一凡突然提议。

  “两位大哥,你们这也太急了些吧?不试试机就拆吗?”

  文语和李道裴互看了几眼,心想:对哦!这小家伙说的对,万一只是需要修改一点点就成了呢!

  “嘿嘿嘿,草率了。”李道裴挠了挠头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