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科技从设计开始 > 第0029章 都在演戏
  历经沧桑的钟爱,他坚守着29年的等到,换来的只是二世擦肩而过。

  一场意外成为了工厂的救世主,如同千万条小虫在爬,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在逐渐扩大。

  眼看和玉衡之越来越对立,先是偷盗、厂报、街头黄毛小儿、他不用其极,而文语的生活里不时还会有些许意外在发生。

  他又经过半天的时间完成了机械手臂的简易设计图,中午时分,嵇蓉还没有回来。

  若萍做好了饭菜,冷不丁来到文语的房间门口,文语一惊。

  她悄悄低头退出了几步说道:“语哥哥,吃饭了。”

  这一声语哥哥,喊出了文语的幻觉,他急忙回头看了看若萍,这才意识到她不是岳菡是若萍。

  这样的称呼让文语回忆颇多,更何况这声音居然是那么和岳菡相像,他有些想入非非。

  “语哥哥,你怎么了?吃饭了。”

  “哦!刚才在思考一个问题呢!好,我马上来。”

  就在文语和若萍吃饭时,嵇蓉回到了家,第一句话就是:“小语,你知道我去派出所看见谁了?”

  “谁?”

  “你的高中同学去当兵的那个,叫什么来着,看我这记性。人家现在是咱们永丰镇派出所所长呢!”

  文语吃着饭随口说道:“聂飞吧!妈快吃饭,这若萍做的菜可好吃了。”

  “是吗?辛苦萍儿了。”

  “嘿嘿嘿,妈,我不辛苦,您还为我的事情,忙乎了大半天呢!”若萍说着有些黯然神伤,难免会有些许的不习惯。

  嵇蓉把挎包放好,洗了一把脸,对文语又道:“人家聂飞说这周末要来咱们家了解情况。”

  “哦!我知道了,我想让若萍去单位做我的助理?”

  “咱们是国营厂,外聘的都是临时工,大部分员工都会受到正式工的欺负,再加上这孩子命苦,而且这容貌被毁,会不会有人欺负她?”

  “那我就联系我老师,再不行就求陈叔叔让他帮忙,先把若萍的整容手术做了。”

  “好,你别说若萍的手艺真的比一般饭店做的菜都好吃,而且做的都是你爱吃的菜。”

  这句话倒提醒了文语,她三岁被人贩子拐卖,什么时候学的做饭?就算她有可能是菡菡,这到底发生了什么?2010年家里的岳阿姨保姆难道又不是菡菡?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点知道我喜欢吃什么菜,这或许只是若萍的误打误撞?

  一个三人饭局却让他们都怀着各自的心思在吃饭。

  吃过饭,文语休息了两小时便带着机械手臂工程图来到了万达企业。

  ……

  永丰第一机床厂今天是有序进行着,李道裴不放心就睡了不足三小时便来到了单位。

  永丰厂报栏全部被换上了玉衡之的宣传单,基本都是对文语的打压文,居然还有说文语的到来都是和领导们串通一气的。

  玉衡之如果没有后台,他会有这么大的胆子直接把苗头指向文语,指向他所谓的领导吗?

  这可能才是一个开局。

  李道裴来到车间转了一圈,就在他感到可以安心的眯一会的时候,被一只大手拉到了车间的一个角落。

  熟悉的声音传来:“告诉文厂,今天玉衡之要把所有跟我们换的进口控制系统通过死胖子进行买卖!”

  “哎哟!要死了,他就不怕上海展销会前的考核吗?”

  “他们所谈的最多的就是,变卖所有能卖的,和咱们比赛的机器由工业局死胖子提供,到时把logo更换就是了。”

  李道裴听了王战的话,觉得这可是一件大事,必须立刻马上通知语哥哥。

  工业局局长死胖子郑梓轩想要一台进口的设备,那就是轻而易举,不过他们这么做又有什么目的呢?这不是暴露他们自己吗?难道他们是想用进口的设备作文章?

  李道裴寻思着急忙对络腮胡须王战说道:“哎哟!人家知道了啦!你先回去,免得他们发现,我这就去找语哥哥,等待下一步指示。”

  李道裴先是来到文语家得知他去了万达企业,便去和文语碰面。

  ……

  玉衡之将郑梓轩接到了办公室,开门见山对他说道:“郑局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陈钰琪从清华大学请来一个这么厉害的角色,我恐怕要顶不住了,要不我们把十亿巨款拿出一部分用在实处,我心不贪,有个500万够花就行。”

  郑梓轩找地方坐下对玉衡之说道:“慌什么,什么事情都要讲证据,你把所有购买的零部件单价提高,我可以让他以疵充好,再帮你弄回来几台完整的进口机床价格抬高,凑齐十亿明细给他不就好了,还有,那小子虽然是清华毕业的确不可小觑,但,对于研发数控机床能有进口货哪么厉害?哪么好?这可能吗?”

  玉衡之给郑梓轩倒一杯茶说道:“郑局长,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厂长,再说你是工业局的与我们科学技术局是有区别的,把结巴拿不下来,我们也不好过。”

  郑梓轩沉默片刻对玉衡之说道:“要不今晚我设局,邀请大高个,结巴,一起吃个饭,主要目的是把结巴拉下水。”

  “财政局局长金剑如果临时安排王副局长有事的话就改天,闫子玉轻易是不会出来吃饭的。”

  “哈哈哈,这个我来处理,你的人有没有进入文语的队伍里?”

  “已经安排进去了,只要有任何技术上的突破,都会有消息传来,听说他们已经将线切割设备调试成功,我正在派人寻找破坏,不会让他们轻易得手的,哈哈哈。”

  玉衡之和郑梓轩计划着下一步的工作,而对于文语来说貌似危险更近了一步。

  在门外偷听的王战也许是因为他冲动粗鲁的性格,一时激动碰翻了花盆,玉衡之急忙喊道:

  “谁?”

  一声响动引起了郑梓轩和玉衡之的怀疑,他们打开门,走廊里空无一人。

  玉衡之急忙说道:“我们能派人进他们队伍,难道文语就不会派人在我们队伍里卧底吗?”

  “今晚饭局取消,派人晚上监控,定能抓到这个奸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