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科技从设计开始 > 第0023章 书信告白
  一早,文语带文乾来到海鸣市第一人民医院做复查,最终的结果是医生只给了他一句话:20万手术。

  这就意味着需要20万来做手术,对于文乾这样的普通家庭来说,那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文语想到了挪用公款,挪用李老板给的预付款,可即使文语私心泛滥,文乾是绝对不会同意文语这么干。

  他找遍了整个医院都没有找到文乾的踪影。

  难道父亲就此离开了我们?

  一个还想弥补遗憾的想法就这样瞬间破灭,晴天霹雳,他的心上又多了一道这辈子都无法弥补的伤痕。

  文语对文乾的离开,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他想托人四处打听,这时候,他想到了手机,想到了监控,想到了朋友圈,想到了很多21世纪的产物。

  他抱头想哭,可压力告诉他不能哭,路还很长,还需要时间一点点去谱写人生。这段时间里,总有一天会寻找到这份遗憾,会寻找到出走的父亲。

  文语鼓起勇气面带着微笑来到了永丰第一机床厂,自己的办公室,原本计划的集体会议还是得继续。

  就在他正准备去找岳菡的时候,李道裴急匆匆跑进文语办公室,上气不接下气的递给他一份信,示意文语看看。

  文语瞥了他一眼,打开信封,密密麻麻潇潇洒洒的字迹呈现在眼中。

  “语哥哥,从今以后我就离开了你,我们从高中到现在这么多年了,你都没有感觉到我的好吗?你在我心里是最厉害的,是我心中的男神,我永远爱你,请原谅我的不告而别,或许这辈子我们是无缘在一起了,我跟爸妈去香港了,再见了语哥哥。”

  文语看完这段告别的表白书,他整个人都要奔溃了,瞬间虚软的心脏貌似不听使唤,被悲伤的情绪压制的喘不过气来。

  一生的最爱,仅凭片言碎语让他放弃二世追求,这万万不能,文语开始后悔昨夜没有对岳菡表白,他错过了二世情缘。

  他用力捶打着自己,开始有些丧失理智,娘娘腔李道裴一把抢过信,看了看对文语说道:

  “你看清楚了吗?这是岳菡的笔迹吗?昨晚刚分开时,她说这周末,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走呢?”

  李道裴的话提醒了文语,他立马就像充了电的机器人浑身都是力量,他拉着李道裴说道:

  “走,去岳菡家。”

  其实文语说这话的时候,也想回家看看文乾在不在家。

  经过一番折腾,文乾没有回家,他自己的生活用品都带走了,

  岳菡的家门口挤满了人,门大开着,房内一片狼藉,文语找到了和信上笔迹一模一样的本子。

  作业本是岳菡的笔迹,批改作业的要么是老师,要么是岳菡的妈妈。

  一看现场他们走的很匆忙,只带走了重要的东西,家庭用品齐全,可能因为匆忙,门也没有来得及上锁。

  经过一番查看,墙上的照片告诉文语,岳菡的妈妈是位老师。

  文语侧头问李道裴:“这份信你在哪发现的?”

  李道裴缓缓道:“早晨起床后,准备找你一起上班,发现家里没人,人家就只好把信带来单位了。”

  “这么说他们是在早晨6点到8点之间离开的,信又是菡菡妈写的,这就说明,菡菡不方便写,或者不在家里。”

  李道裴看着一张岳菡小时候的照片,说道:“如果说菡菡昨晚没有回家?这个不可能呀!人家看着他和你一起走的。”

  “对,有可能就在我穿过马路后,她遇到了意外。”

  娘娘腔李道裴一听急忙喊道:“哎哟!要死了,那咱们赶快报警呀!”

  “报警,不用了,一会警察就到,这么多邻居会早就报警了,走吧!”

  “诶!语哥哥,你怎么对菡菡的事不感到奇怪吗?我们都分析了,有可能是菡菡遇麻烦了,你怎么不急呀?”

  文语没有理会李道裴,一路上他就念叨了个没停。

  文语心里清楚,自此以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岳菡。

  不过,如果菡菡妈代替她写的信是真的,那就说明她心里有我。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对于一个深爱对方的人,不会轻易抛弃最爱,除非已经不在人世。

  记得2010年,新来的钟点工岳阿姨,多少次都以为是菡菡,不过一直为见过面,她对我的生活习惯,喜欢与不喜欢的东西整理的井井有条。

  难不成菡菡一直都在?只是忙于研发事业根本就没有太在意,唉!此时此刻倒真想回到2010年好好看看她!

  文语的沉默,也让李道裴前所未有的冷静。

  他们回到永丰第一机床厂,李道裴不敢问文语还要不要开会,他知道文语此刻的心情,他需要冷静,需要自己慢慢消化。

  经过大约一小时的沉默,文语突然对李道裴说道:“快去百市口馨乐花园一幢402室,找一个姓杨的阿姨,不,姑娘,同志。”

  李道裴疑惑的看了看文语道:“语哥哥,你怎么了?百市口没有什么馨乐花园呀?人家也是永丰镇土生土长的人,人家咋不知道呢?”

  李道裴的一句话就像一盆冷水泼下,顿时清醒了很多。

  这或许就是命运所知,一个第二世做人的机会就这样从指尖溜走。

  反正命运中已经大哭过一场,又何必太在意历史重演一次呢!

  文语很快就恢复了状态,他只是下定决心利用每周周末去寻找文乾和岳菡罢了。

  文语对李道裴说道:“召集所有人在线切割设备调试车间开会。”

  李道裴看到文语像打了鸡血一样活了过来,非常的欣慰,急忙去通知大伙。

  大约半小时后,48人全部到齐,文语开始说道:“各位师傅们大家好,这里有我的亲戚,也有看着我长大的叔叔阿姨,不管任何时候,只要你们做错了事情,我们就得有奖罚分明的章程,下来我会在永丰厂报栏贴上我们的相关奖惩制度,在公司我们不但要团结还要信任,相信同事,拧成一根绳,总一天我们永丰第一机床厂会翻身。”

  瞬间,响亮的掌声想起,文语又接着说道:“现在第一件事就是焊接车间需要一名车间主任,如果被选上,工资每月涨一百。第二件事,保安室需要门卫,有在家呆着的家人都可介绍,录用者工资每月150元,管吃住。第三件事,我缺助理一名,最好是大学毕业,限女性。”

  “哎哟妈呀!我还以为我可以做助理呢!人家要女的嘞!”

  “你一个老爷们,还不如我这老娘们,你凑什么热闹呀!”

  李道裴一看差不多了,就急忙喊道:“哎哟!都别说了,赶快回去工作吧!厂长说的都放心上呀!”

  就在大伙刚散了,肖一凡急忙走上前对文语说道:“语哥哥,不好了,咱们数控车床的控制系统大部分都被人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