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科技从设计开始 > 第0021章 余额不足
  既然没有信号源,那就说明一台电脑带动多机还是有些困难。

  找来信号传输线,应该是最直接的方法,就像网线一般。

  就在文语沉思着时,漂亮的曹晓雯米花色长裙伴随着别致的身材,衬得她那神采奕奕的脸上多了几分自信。

  或许都是文语惹的祸。

  “语哥哥,陈处长找您去一趟。”多么温柔的声音,却没有勾起他的魂,李道裴反而心跳加速。

  李道裴一把抓住文语说道:“语哥哥,我喜欢,帮帮我呀!”

  “刚才领工资时,你咋不和人家多搭搭讪呢?”

  “哎哟!这不是人家没有想到嘛!”

  文语看着曹晓雯亭亭玉立的站在门口等着自己,不禁想起给岳菡写份信的事了。

  文语随曹晓雯来到陈钰琪驻厂办公室,开门见山的说道:“陈叔叔找我有事?”

  陈钰琪从座椅起身来到茶几旁的沙发上坐下,也招呼文语坐下,说道:

  “有几件事想和你商量,首先你的方法很不错,这样既激励了玉衡之也能找回一部分贪污款,而且我们还建立了我们自己的团队,在清华大学我们见面时,我就说过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你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既然陈叔叔这么信任我,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陈钰琪脸色忧郁,沉重的对文语说道:“这次对玉衡之的调查,并没有查出什么实际性的东西,数控机床的进口系统,都全部装在了上面,这是有人在帮他呀!我这几天要回京,这边交给谁比较合适?你和谁交接合适?谁盯着玉衡之合适?怎么在不打草惊蛇的情况下查呢?”

  文语听了陈钰琪的一连串问话,反而笑出了声,陈钰琪不解的问道:“你笑什么?觉得我的顾虑是多此一举吗?”

  “嗯,多此一举,您走了自然是闫局长接受命令了,假设他和玉衡之是一伙的,他的压力多大呀!搞不好你回来他怎么交代?”

  “哪如果不是一伙的呢?”

  “这样的话,闫局长更会尽心尽力,没必要掩饰什么,他会想法设法挽救永丰第一机床厂的,您还担心什么呢?”

  陈钰琪还不放心的问道:“玉衡之不需要派人盯吗?”

  “这个不需要人盯着,只要弄一个比较灵活机动的人进去掌控玉衡之那组的基本信息就行。如果一个人贪久了是不会坐以待毙的,我想这个有可能会上瘾。”

  从此刻开始,陈钰琪对文语那叫一个信任。他这才长舒了一口气,递给文语一杯茶说道:

  “小语,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都不知道怎么给你讲,信誓旦旦的承诺,恐怕无法兑现了。”

  文语被陈钰琪这么一说真是有些云里雾里了。

  “陈叔叔,好像您对我并没有什么承诺?”

  陈钰琪喝了一口茶水道:“现在是余额不足呀!”

  文语细细品味着陈钰琪的余额不足,他突然意识到定是资金上出现了问题。

  他故意对陈钰琪说道:“依照现在两组的悬殊,玉衡之有十亿作为支撑,而我,只有陈叔叔的信任作为依赖,在这举步维艰的时候,难不成要我去找大家集资吗?或者派人出去找单子回来做?”

  陈钰琪挠了挠头,无奈的对文语道:“张局长的货款除了发掉大家三个月工资外,已经余额不足了,不足支撑你们这50人了,恐怕下个月工资想发都难,我这次回京就是想回去借钱。”

  文语听了陈钰琪的话又是轻笑无语,他如热锅上的蚂蚁,而文语不紧不慢,陈钰琪生气的啐道:

  “就知道笑,你一个平时不笑的人突然笑起来很难看你知道吗?你平时不是主意很多吗?这回怎么不说话了?”

  文语看着陈钰琪焦急的样子,胸有成竹的说道:“张局长这只是预付款,我知道,后续还得等到我们桥梁工程完工才能结清,眼下跟我走一趟,保证解决燃眉之急。”

  陈钰琪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文语道:“你可不能打没把握的仗?”

  “嘿嘿,打有把握的仗也行,那就是您要帮我弄到100根信号传输线。”

  “什么?还要100根,这东西都是进口的。”陈钰琪显得有些为难。

  “那算了,我这厂长也不做了,都这样了您还不支持我,这工作没法开展呀!您老还是另请高明吧!”

  “好吧,我答应你,成交了,但对于情报收集?”

  “您不说我也知道,哪我带您去谈大生意?”

  陈钰琪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自己不去又怕文语被骗,到不如去一趟或许真有奇迹发生?这小子平时就神神叨叨的。

  “好,前头带路。”

  最后,文语和陈钰琪还有李道裴以及岳菡等四人开拔来到了距离永丰第一机床厂不远的万达企业。

  穿着时髦,光鲜亮丽的李老板热情的把诸位请进了会议室。

  陈钰琪一开口便道:“李老板的公司就是气派,我就不用介绍我自己了吧?”

  李老板笑呵呵的连忙给陈钰琪递了一根华子,陈钰琪摆手示意自己不抽烟。

  “陈处,早就听裴儿说过了,今天是关于……”

  李老板话说到这里文语急忙说道:“我们之间的事情陈叔叔不想知道,只谈万达企业模具设计承包的事情。”

  陈钰琪瞪了一眼文语想:你小子是在给我下套呀?模具设计谁会呀?就这单谈下来只设计不加工还能赚什么钱?加工又归工业局管,这不是为难我吗?

  不过这小子的确有头脑,不管做什么只要能赚钱,先把永丰维持不倒,数控机床的研发还在进行,这是一个不错的买卖呀!必须大力支持。

  “哈哈哈,没有关系,你们之间的合作我不过问,他是永丰第一机床厂的厂长,不管从设计到加工他都可以,他做什么我都支持。”

  表面上是陈钰琪放权给文语,实际上是想告诉文语这么重要的事情都给他不说,以后还会有秘密瞒着自己,他有些生气,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工作不汇报,他真的很怕再出现玉衡之的事件,还让人很头疼。

  文语听了陈钰琪的话,当然知道他言中之意,这还不是一直没有机会给他说嘛!还有一层想给他个惊喜嘛!

  久经沙场的李老板,居然看出些什么,急忙帮文语说道:“其实,是我让他保密,包括领导都不能说,只要到了必须谈这事的时候,带一个德高望重的值得信任的人来,当然,一切原因都是小语和裴儿是同学,裴儿是我侄子,我无儿无女,对他们就像自己的孩子。”

  “那你们谈生意为什么还要这么谨慎?”

  李老板毫不客气的实话实说:“永丰第一机床厂两年十亿投资款不知去向,和你们合作那不得慎重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