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科技从设计开始 > 第0019章 唇枪舌剑
  岳菡听了妇人的话,急忙喊道:“这位同志,我们是文明社会,你怎么能这样虐待您儿子呢?”

  “关你屁事,我想打他就打他管你什么事?”妇人说着又在少年的头上打了几拳。

  岳菡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急忙喊道:“你给我住手,要不然我就报警。”

  “你报呀!我才不怕呢!我起早贪黑还要养活他,还要照顾他爸我的苦给谁说去。”

  “不管怎么样,你打人总是不对,我告诉你,你儿子我们收了。”

  岳菡话刚一落,妇人就停止了打骂,急忙说道:“小姑娘,实在不好意思,这孩子没有上学,人家都嫌是童工不要,所以,谢谢你,你可答应收他了是吧?”

  妇人说着又对少年道:“肖一凡,我告诉你,你要挣不回来钱就别回来了。”

  说完妇人正要离开,文语一把抓住他说道:“我还没有答应呢!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他呢?”

  这时妇人急了:“诶,我告诉你们,这可是你们答应我的,收了肖一凡,你们可不能反悔呀!”

  文语心想:就算让他回去也是要受尽折磨的,倒不如想办法让他进厂学门手艺,最起码长大后可以养家糊口。

  就这样文语也不想和那妇人烦,便对她说道:“为期三年,三年内不许你找他,三年后他十八岁就可以自己做决定了,要不要回你们家,到时再说。”

  妇人一听恶狠狠的问道:“也就是说,这三年里我拿不到一分钱是吧?”

  岳菡急忙喊道:“工作是肖一凡做的,工资是人家挣的,干嘛要给你呀?”

  “既然这样,我家孩子还小,我在家养着他,就不给你们添麻烦了哈,走,小凡,和妈回家。”

  谁知,这肖一凡可是一个暴脾气,一把推开妇人对文语道:“你们就收了我吧!我愿意把这三年的所有工资都给她。”

  一场意外让文语招收了肖一凡。

  就在大伙都排队咨询,填写个人资料时,急性子凌翔跑了过来对文语说道:“文厂,你也收了我吧?我除过做司机,还是一名二级厨师。”

  文语看到是自己营救下来的货车司机凌翔,自然同意了他的请求。

  今天文语计划将所需的职位按照勾选式排列组合。至今还缺少一名电气工程师,这或许就是文语最头疼的事了。

  岳菡忽然想到了什么,急忙对文语说道:“语哥哥,咱旁边不是有一个机电毕业的设计师吗?”

  “谁呀?小太监吗?他不行。”

  李道裴一听文语说自己不行,顿时急忙问道:“人家怎么不行了?人家本来就是机电工程师呀!”

  “哪我问你?”

  “你问。”

  “单位数控机床控制柜线都是你接的吗?”

  “是。”

  “单位电脑上的电路图都是你做的吧?”

  “是。”

  “把我们桥梁工程设计图是你给玉衡之的吧?”

  “是。”

  李道裴说完,这才知道是文语在套路自己,只好接着说道:“泄露你的电脑设计图纸就是人家干的,还不都是为你好,就算出事了,也不怪我们没有给他图纸呀!”

  “好了,这个不怪你,我还问你,你是红萝卜为什么不告诉我?”

  李道裴脸色有些难看,委屈的对文语说道:“人家就这一点小秘密都没有保住,以后还让人家怎么做人呀!你得赔,今天中午你得请我们吃饭。”

  “好耶,语哥哥,你做了厂长也该请我们吃个饭了吧!”岳菡此时就像个孩子,高兴的拍着双手赞成。

  “那这样吧!也叫上你那个电视台做主持的朋友好不好呀?”

  “好呀,我这就……”岳菡说着本来想跑,却被文语拉住衣服,说道:“还想跑,说清楚为什么要和小太监联合起来骗我?”

  岳菡看了看李道裴嘀咕着:“他怎么知道的?”

  “人家哪知道!”

  其实在比赛那天文语一开始怀疑他俩就暗中仔细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只是没有一个合适的时间说出来而已。

  此时,以至晌午,文语站起身来对他俩说道:“走吧,请你们吃大餐。”

  不料岳菡却说:“算了吧,你还得攒钱给文伯伯看病呢!还得娶媳妇,这顿我请你们吃吧!也当作最后的散伙饭。”

  听了岳菡的话李道裴很是惊讶,问道:“你准备不在永丰做了吗?”

  “不是不想,只是,我爸妈要去香港,我也得去,要是真的有个理由能留下来就好了。”

  文语看着岳菡黯然神伤的表情,他再一次不自信的觉得岳菡根本就不会喜欢他这样的,第二次机会放在眼前,他还在犹豫。

  大伙都无言以对,文语依旧徘徊在十字路口。

  想想54岁的自己,孤身一人,为了自尊和颜面,错失了一辈子的真爱,时光倒流了,老天给了我第二次重生的机会,我不能再放弃。

  虽然在工作中自信满满,却面对感情实在难以开口,还是在菡菡临走前些日子寄封信给她,比较稳妥吧!既杜绝当面的尴尬也表明了自己的心声。

  就当文语笃定主意,苦笑着对岳菡说道:“好,今天就你请客。”

  一行三人怀揣着各自的心思来到了永丰镇最好的餐馆。

  餐馆的装修很普通,消费也不高,但却是永丰镇最好吃的餐馆。

  文语他们找了一个靠角落的大厅桌坐下,并点了菜。

  李道裴问岳菡:“菡菡,你打算什么时候走?人家也好送送你呀!”

  岳菡思考了一会,说道:“估计下周末,我留个地址给你们,记得给我写信哦!特别是语哥哥,我会想你的。”

  听了岳菡这样的话,文语暗中激励不已,悄悄问自己:文语,你怎么回事?这可是第二次机会了,还不勇敢一点,不就说我爱你吗?还好意思说自己是21世纪的人,还偷偷去打了耳洞,十足的二流子,怪不得一进单位人家玉衡之就瞧不上你。

  别逼逼了,这是90年代,多难为情,这么多人在吃饭呢!

  你是不是傻呀!不会约出去表白呀!

  文语经历着左思右想,深刻的受着思想斗争,正准备鼓起勇气约岳菡的时候,从隔壁包厢传来一句:

  “这次都是那个文海插手,要不然今天早拿到钱了,大家还用得着在这小店吃饭吗?”

  “大哥,你说这玉衡之靠谱吗?能给咱们钱吗?”

  “放心,我有他的小秘密,哈哈哈,来喝酒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