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科技从设计开始 > 第0016章 兵分两路
  众同事非常明显和以往截然不同,争先恐后要和嵇蓉,文乾坐在一起就餐。

  科学技术局局长闫子玉派人邀请了文语同桌,处于面子问题文语也就没有拒绝,而是大大方方的和领导们坐在一起。

  文语心知每位领导的晚年生活,当然是黑者远之,白者近乎,人间大道条条通,要看一个人的定力和智慧,才能在其中周旋。

  陈钰琪夹了一块鸡腿放在文语的碗中说道:“小语呀,本来我以为你就是吹吹牛,并没有在意你,低估了你的本事,我以茶代酒,先干为敬,多谢你解决了工人们三个月的工资问题。”

  陈钰琪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保护文语,警示所有人文语是大家的恩人。

  “那里,陈叔叔客气了,我只是一个无名小辈,承担不起,我敬您。”文语说着急忙站了起来。

  心想:这时我的客套是为了换取你们将来的命运,只是表现的融合一些,让玉衡之他们以为我好接触,再从中找出他们贪污腐化的罪行。

  这或许只是改变了一种方式而已,回到了29年前,重新再来一次。

  接下来玉衡之会以比赛为由交出辞呈,只有兵分两路才能让永丰第一机床厂不再形势恶化,也可以让我建立起团队来牵制玉衡之,揪出幕后者,让永丰第一机床厂重建光明,还能让他们在无形中不知不觉吐出赃款,找回十亿巨款是不可能,但最少可以让他们少拿一些。

  果不其然,玉衡之未等中饭结束,就对闫子玉说道:“闫局长,我这次比赛输给了一个实习生,我没脸再呆在永丰了,我要辞职。”

  虽然玉衡之很小声,还是被某些耳尖的人听了去,这时传来曾经在玉衡之办公室,口出狂言的豪横之语:

  “玉衡之要辞职了,大伙举杯喝一个呀!”

  “嗷嗷嗷,喝一个。”

  “玉衡之早该下台了,要不是人家文语我们的工资还说不定要拖多久呢!”

  “就是,滚吧!”

  瞬间一堂混乱,最终陈钰琪只好决定各领导去会议室开会。

  这次会议是因玉衡之辞职而起,也是因为文语赢了玉衡之而起,更是因为接下来厂长人选的问题需要讨论,当然文语也要参加。

  张青山不便参与就离开了永丰第一机床厂。

  胖子郑梓轩,喝了一口茶说道:

  “自三年前开始,你们永丰就研发数控机床,到目前为止未见丝毫成效,所以,我才陪金局长一同前来,就是想说永丰研发的数控机床不适合我们工业局参与,还有,个人建议玉厂已经做厂长这么多年永丰始终未见成效,我建议还是另换他人为好。”

  金剑听了郑梓轩的话,摸了摸自己光亮的脑袋笑着对他说道:

  “哈哈哈,虽然,永丰三年来在研发数控机床的项目上全军覆没,这是我们项目计划没有做好,现今的局面这与我们财政局有脱不开的关系,当然,让我们正在研发的数控机床不要停滞不前,还是要玉厂主持大局。”

  胖子郑梓轩毫不客气的回怼金剑道:“这是你们科学技术局的事情与我们工业局并没什么关系。”

  一直沉默的陈钰琪,推了推近视眼镜,缓缓说道:

  “现在永丰可以说是个无底洞,没有过硬的技术就算投资再大也于事无补,大家考虑事情要以大局为重,不要只顾自己,眼下最重要的就是玉厂和小语的比赛结束了,再加上玉厂提出辞职,大家讨论一下是让他继续做厂长还是另作打算?还有永丰几百台半成品数控机床如何处理?是继续还是?”

  郑梓轩看了看陈钰琪说道:“我个人觉得先听听科学技术局闫局长的具体计划再说。”

  闫子玉心知这是郑梓轩给自己下套呀!

  “我……我的计划就是……是实行承包制,将加工设备承包给……给别人,要么,按照铁料的价格变……卖,我的能力问题,我决定放弃研发……数控机床,建……建议玉厂继续。”

  永丰镇镇长姬晓峰是一个慢性子,瞥了一眼闫子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慢慢说道:

  “永丰第一机床厂开厂37年,我希望各位领导尽量以永丰发展来考虑厂长的人选,实在不行,我觉得可以以厂长竞选为由,再来一次公开公正的比赛,有能者居之,想必众人也无话可说。”

  皮肤黝黑的玉衡之在众人面前真的很不起眼,他站起身来缓缓说道:

  “现在永丰的数控机床大多都是半成品,主要是系统问题,还有缺乏先进的电子原件和设计思路以及技术参照,我会把后续工作交接给文语,各位领导就让我退了吧。”

  陈钰琪摆手示意大伙稍安勿躁,缓缓道:“我们是来解决永丰接下来的发展以及厂长的人选,可以兑现承诺让文语做厂长,大家想一想现在这个烂摊子适合他去接手吗?”

  财政局副局长王子亮忍不住说道:“其实是时候让永丰融入新的血液了,或许文语会比玉厂做的更好,我觉得可以让文语试试。”

  陈钰琪和文语此时此刻已经对于局势了如指掌,王子亮、郑梓轩、还有结巴的闫子玉、玉衡之等人,势力的悬殊之大。

  闫子玉左右摇摆,难以下定决心,他自己反而想退出。

  玉衡之在他人的督促下也想退出。

  陈钰琪根本就不想给他们这个机会。

  他拖着下巴,沉思片刻道:“其实,大家想想,姬镇长的话,说的还是有些道理,我认为可以深挖下去。”

  就在文语低头不语,寻思着明明是领导级别开会,非得叫我来干嘛?

  陈钰琪瞥了一眼文语又对大伙说道:“这位带着耳钉的年轻时髦言少的文语,其实是我从清华大学要来的应届毕业生,他这些日子的表现是不是出类拔萃?我认为做厂长怕有人不服呀!”

  这时,所有尖锐的目光都飘向了他,他无法回避的扫视一圈,道:

  “各位领导,大家好,我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并不一定能堪此重任,您们还是另想它法吧!”

  “嘿嘿嘿,这孩子挺谦虚呀。”

  玉衡之寻思着反正现在是进退两难,也有众领导帮助,就按照姬晓峰所言,再来一次厂长宝座竞争也无所谓,反正自己早已成为了傀儡。

  “这样吧,既然大家意见不统一,我觉得就以姬镇长的意思也可以。我在永丰第一机床厂做厂长十五年,三年前接到中央和市政指示,以数控机床研发为主,同时,你们也派了不少的人才,都被卡在了程序系统上,而不是机械机构,我们就以现在最棘手的这个问题作为厂长人选的考核标准,各位领导觉得可行?”

  谁知,玉衡之话落,大伙的目光又追溯到了文语的身上。

  重生回来已久,这是弥补人生遗憾的机会。

  我一定要赚很多钱、要造出先进的医疗设备治好父亲的病,或者在医疗工程上做些贡献。

  我一定要让母亲过上好日子,也不至于她……

  看来这些个老大是想把问题抛给我去解决,都在推诿扯皮并没有一个出头之人,借厂长人选为由逼我出手!工人们的生活你们不管吗?我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我赢了你们兑现承诺不就完了。

  不管文语什么想法,众领导都基本同意了姬晓峰的建议。

  陈钰琪喝了一口水说道:“你们这样把任务推诿给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合适吗?是不是他解决不了的时候,你们都会避开?用人家,还不想给人家一个痛快是吧?”

  陈钰琪说着看了看表又道:“最后我决定就让文语做厂长,我们从今起设立两个厂长,同等级,各自可以在厂也可以在外,招聘组建自己的团队,比赛项目是线切割设备和数控车床以及数控铣床,我已经报备了上海数控机床展销会,永丰的出路就靠这次了,也是敲定永丰厂长的最终考核。”

  文语知道这次会议不管怎么样,最后都落在了自己的身上,最终成功与否,似乎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也经历了太多的挫折与磨难,与其被强迫倒不如直截了当。

  “算了,就这么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