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科技从设计开始 > 第0012章 场地破坏
  当嵇蓉看到这一幕时,她快如闪电般冲了进去,险些摔倒。

  “老文,你怎么了?小语快去叫车。”

  嵇蓉此刻的哭声已经招来了无数个热心的工人,大伙一起把文乾送到了医院,准备凑钱给他住院,文语悄悄交了钱,给他挂上了点滴。

  也许是由于医疗条件关系,医生只告诉嵇蓉文乾是慢性肺炎,建议去市医院进一步检查,还建议换工作。

  文语心知父亲只有手术治疗才能暂时延续生命,不管怎么样要让父亲开开心心活好最后这些日子。

  手术费最少十几万,也许是大伙都太穷,最终也就不去想做手术的事了。

  他失望的有些闷闷不乐,心想父亲在医院反正有人照顾,自己就算在,也帮不上什么忙,再说他已经是经历过未来的人,自然也看的比较开,尽快搞好桥梁工程才是真,有钱了一切迎刃而解。

  既然老天让我重生了一次,那现在定要好好准备一番,来一个先下手为强,就算这次父亲病倒缺少焊工,关键时刻也是自己出马的时候了,焊接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等到文语离开医院天色已晚,当他走出病房,门外是岳菡和李道裴,他们害怕文语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谁料想他只说了一句话:“走吧,回永丰。”

  岳菡看着文语的背影,心想:这家伙怎么了?文叔叔得病他貌似根本就不担心,还有心思去单位?

  “诶,语哥哥,这么晚了去单位干什么?”

  “我要去焊接桥梁,我要坐上厂长的位置,这样我父母就不用离开永丰第一机床厂了,我没事,你们回去吧。”

  文语说完一个人前头走着,岳菡和李道裴在后面跟着,直至来到了焊接车间。

  他对岳菡说道:“菡菡,我让你打印的图纸呢?”

  “语哥哥,你真的还要工作?”

  “是的,快帮我去拿。”

  熟悉的车间却少了昔日的热闹,静静地看着陈钰琪安排人为自己准备的桥梁工程材料,他眼中露出了感激之情。

  岳菡将文语设计的图纸打印了出来,一个菜鸟三人组在岳菡的心里诞生了。

  “语哥哥,我们这个菜鸟三人组真的要焊接桥梁工程吗?”

  文语瞥了一眼岳菡道:“你这是不信任我吗?还是不相信你自己?”

  “嘻嘻嘻,信,还得靠你给我们发工资呢,对吧小太监?”

  “谁是小太监?你才是……”李道裴说到这里感觉不妥,不能说岳菡是小太监,所以,欲言又止了。

  文语安排李道裴按照图纸尺寸,将整根六米长的q235冷拉钢材按照图纸切割成型。

  就在文语准备开机焊接时,岳菡一把拉住他说道:“语哥哥,这样不行,这不是开玩笑的,人家玉厂已经开始了好几天了,恐怕我们是赶不及了,要不还是找专业师傅来焊吧?又或者我们去破坏考核现场?”

  文语一听惊讶的问道:“现场?什么现场?”

  “比赛现场呀?你不知道吗?单位有一片空地,河渠已经挖好,还注了水,准备你们两组各自将桥焊好,然后,再通过两吨货车来检测你们各自焊接的桥梁坚固性和实用性,这些你不可能不知道吧?”

  原本文语以为做好只是看看分析分析而已,这样的测试方法他也不会感到怯场,因为他坚信相差29年桥梁工程的差距。

  他冷笑几声,装备好自己准备开工时,又有一直手抓住了他的右臂说道:“让我来,你们回家早点休息,破坏比赛现场这可是小人所为,你小子给我听好了。”

  文语拿下防护罩,道:“爸,你怎么样了?不在医院怎么来这里了,你快回去吧,我可以的。”

  文乾瞪着文语说道:“你行吗?有老子20多年的经验吗?我身体没事,医生开了药,我们父子组不能丢人呀!”

  文语知道文乾很倔强,他决定的事情是不可能随意改变的,所以,他也没有阻止,把防护罩递给了文乾,本打算留下来帮忙,谁知,文乾好像已经知道了他的心思,督促他道:

  “我真的没事,把图纸给我,快带他们回去。”

  文语看着文乾没有说话,他这时对岳菡说的比赛现场倒有了些许兴趣,他想去看看,或许可以发现些什么。

  文语和岳菡、李道裴刚走出焊接车间,迎面就来了五六个焊接师傅,他礼貌的点了点头。

  等他们进去车间,文语小声问岳菡:“菡菡,比赛现场在哪?我想去看看。”

  “都这么晚了,我害怕,真要去吗?”

  “呵呵,有小太监不怕,他有皇帝的尚方宝剑。”

  李道裴侧头冷哼一声,说道:“哼!看来人家叫你语哥哥是白叫了,重色轻友。”

  他们有说有笑穿过了好几处厂房,漆黑的夜空零星点缀,风儿吹着茅草沙沙作响,岳菡紧跟在文语身后扯住他的衣襟不敢抬头。

  娘娘腔李道裴突然喊道:“啊!谁?别拉人家。”

  李道裴的一句惊呼,吓得岳菡一把抱住文语的腿不敢前进。

  文语只好呵斥李道裴道:“小太监,你再吓菡菡,看我怎么收拾你。”

  “好了啦,人家不敢了啦。”

  谁知,李道裴话刚落,岳菡像猛狮一般撞向李道裴,文语一把拉住她的纤纤玉手道:“算了,开个玩笑嘛!”

  “哼,看在语哥哥的份上原谅你,明天给我买好吃的,否则我饶不了你。”

  李道裴没有说话,他自知大晚上为找存在感做错了事,只好点头同意。

  大约二十分钟后,他们看到了一个有亮光的工地,貌似还在施工。

  他们穿过一片树林,便是通长的一条河道,里面有水,文语他们猫着腰走到一处正在施工的桥墩附近。

  一个戴着安全帽,手里拿着图纸,指手画脚的工头对其余四人说道:

  “这是玉厂设计的桥梁墩位图,你们要牢记玉厂对咱们的好,在做工时一定要焊接坚固,不能出现断裂现象,只要玉厂比赛赢了,我们每天的工钱按照一天十块计算。”

  “哪另一个桥怎么弄?”

  “就按照玉厂的意思办,桥墩焊接时不要满焊,只需段焊。”

  听了他们的对话大伙惊诧的脸庞上多了些许疑问。

  “语哥哥,他们这是要动手脚呀?”

  “就是,语哥哥,这老头太坏了呀!你一声令下,人家拼死也去收拾他?”

  “你一个娘娘腔就省省吧!”岳菡训斥李道裴道。

  此时此刻,文语实在想不明玉衡之怎么能就这样安排现场布置呢?我都没有告诉他们我设计的桥梁支撑点在哪里?看来他们一定有猫腻,也只好将计就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