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科技从设计开始 > 第0011章 亲眼目睹
  新一轮的桥梁工程图手工绘制又开始了,上周五晚文语和娘娘腔李道裴一同工作至天亮,手工绘图的目的就是掩人耳目,给玉衡之一个轻敌的错觉,从而放松警惕。

  文语和李道裴来到一号会议厅,他对李道裴的信任远远大于李老板,毕竟李老板是个商人,李道裴是一起学生宿舍互相调侃的基友。

  他打开早已绘好的三视图框架图纸,由于图纸太大,文语觉得缩放比例比较好,方便绘制,不过这样会在制图的过程中就会增加难度,只要一个尺寸错误也会前功尽弃。

  他想到了盛新云来偷图纸的举动,让他灵机一动,决定故意将几处画错,比如桥梁的支撑点,以及桥面的焊接密度等,把这些易发现的问题暴露出来迷惑对方,用电脑绘制的工程图秘密制作。

  说干就干这是文语一向的做法,他和李道裴将图纸铺开。

  李道裴心知文语的想法也非常配合,经过一番图纸拼接与绘制,李道裴好奇的对文语道:

  “语哥哥,要不人家去隔壁二号会议厅看看他们的进展哟?这样的话,我们也可以帮你打掩护呀?”

  文语冷冷的说道:“随便你,反正这次恐怕要你失望了,这桥梁工程图我根本就不会,你可以过去偷学一点知识回来,或许有帮助。”

  “哼!你骗人家,让人家做贼可不干,不过为了语哥哥我什么都做。”

  李道裴说着还动起手来了,文语后退几步,看了几眼他说道:“咦,你也太娘了一些吧!要去快些去吧,我就怕人家把你赶出来哈。”

  李道裴扭着腰对文语道:“等着瞧。”

  文语支开李道裴主要是想思考思考接下来的工作进展和如何挽救永丰第一机床厂,给工人们早些把工资发了。

  和玉衡之的比赛都是处于一时冲动,玉衡之愿意把厂长的位置拱手相让吗?

  文语仅仅只靠陈凡的父亲陈钰琪是远远不够的,他需要团队。

  这样装模作样的图纸对于无语来说真是轻而易举,当他一笔一划基本完成大致工程图纸时,李道裴和岳菡一同冲进一号会议厅,异口同声的对文语说道:

  “不好了,他们昨天周末就开始动工焊接了。”

  说真的,这玉衡之的动作还是挺快的,有刚做厂长时的积极风范,不过他是在表现自己,也是为了稳坐宝座吧!

  文语冷笑一声:“急什么?下午我们也开始动工,二位别慌。”

  岳菡轻翘眉梢,嘟了嘟嘴道:“好心当成驴肝肺了,都这样了你还不紧不慢的,急死我了。”

  李道裴附和:“就是哟!就我们这套手绘图纸能做出来合格品才怪呀!还是趁早认输算了,何必要带着人家和你一起死呀,死鬼。”

  “算了,算了,看看你们两个一个神秘兮兮的好像稳操胜券,一个娘里娘气的啥也不是,哼!我不管了。”

  “诶?菡菡别这样,这语哥哥就这样,别生气了呀!人家永远都站在你这边。”

  文语心想:看来也得抓紧时间了,恐夜长梦多。

  他将自己刻录好的光盘递给岳菡道:“帮我打印下图纸,我也开始制作成品,四天后,在比赛场定会让众人大开眼界,无须对我担心,谢谢啦两位。”

  “你笑的好难看。”岳菡的心情尽显在脸上,她深情的看着文语……

  文语避开他的眼神,正欲说话,中午下班铃声响起,文语欲言又止。

  李道裴急忙喊道:“下班了,快走呀,吃饭去了,人家都饿死了。”

  饭堂很简陋,就几张还用砖头垫腿的桌子,人数不多就30人不到,貌似这也是分批吃饭。

  其实,永丰第一机床厂早些年还算是大企业,是华夏第588位国营企业,简称588厂。

  后来落寞成今天午饭饭堂吃的是青椒土豆丝和酸辣白菜还是没有一丝丝肉渣的份上,不管饭菜好不好,文语最关心的是文乾来了没有?

  岳菡陪文语吃了几口,看着东张西望的文语说道:

  “语哥哥,怎么不吃呀?咱们单位伙食就这样,哦!对了,你什么时候打的耳洞?戴在右耳像个娘们,那天我不好意思说实话,嘻嘻嘻。”

  “嘘!你一点都没有变,不说我了,我进厂这么久了,怎么不见我爸来食堂吃饭呢?”

  “文伯伯,在饭堂打完饭就带回车间吃了,你去那找他吧!还有,我接到局里通知准备把我们永丰厂报扩大宣传,你和玉厂的比赛领导都要来,你可以小心应付哟!”

  岳菡走后,文语三步并作两步急忙跑到焊接车间,通过已经残缺不全、破碎的玻璃窗,他清楚的看到躺在铁板上捂着肺部大喘气的文乾,通红的脸上肿胀不堪,难受的在地打滚,咳出的血块片片醒目,文语瞬间泪眼婆娑。

  焊接车间现阶段是永丰第一机床厂唯一维持生活的车间,人员不多,共有十人,却是永丰最大的收入来源,主要研发生产船舶、机械结构件。

  90年代国营厂经营不善倒闭的企业接连二三,永丰撑到现在多亏了陈钰琪。

  文语看到这一幕靠墙想起父亲为了不让他们担心隐瞒病情,那都是穷,没有钱治病。

  文语看着文乾难受的满地打滚,他想送他去医院,想想这或许是让母亲知道一切的好机会,说自私一点就是试探母亲对父亲感情的一次考验。

  他快速来到钳工车间,这车间只有两人,整齐排列着攻丝机、钻床、摇臂钻、行车,中午两小时休息时间都停滞怠工,嵇蓉和另外一个妇女喝着水闲聊,一副开心快乐的笑容映入眼帘……

  他无助了、迷茫了……

  他想想父母平时仇人般吵架,他们这样的感情为什么会走在一起?还是她根本就没有亲眼所见父亲发病时的痛苦?或者说他根本就不爱父亲?

  文语摸摸口袋里和李老板签机械手臂的预付款,他打定主意要用它为父亲先看病,至于,机械手臂的启动资金只好另想它法了。

  文语看着嵇蓉他们有说有笑,他二话没说一把拉着嵇蓉直奔焊接车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