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科技从设计开始 > 第0006章 愿赌服输
  他继续拆分大小零部件,桥梁主梁方管选用的是100#方管,壁厚10毫米,支撑柱选用直径200毫米壁厚30毫米的圆管,等待全部零部件绘制完毕已经是凌晨四点了。

  文语关掉电脑对身边的李道裴说道:“好家伙,小太监也像个爷们一样陪我到现在了,下班吧。”

  第二天,文语下午才去上班,玉衡之还是不死心的找着焊工师傅们为桥梁焊接而努力着。

  文语来到焊接车间,准备告诉文乾这桥梁工程图是设计原因,他不可能焊出来的。

  谁知,他刚到就从焊接车间外走进来一位中年男子,中山装,40来岁,个头不高,他推了推近视眼镜,瞪了一眼玉衡之没有说话,玉衡之却急忙喊道:“陈处,您怎么来了?闫局长呢?”

  闫局长是科学技术局局长闫子玉,也是玉衡之的顶头上司。

  陈钰琪瞥了一眼文乾对玉衡之道:“没事,今天在市里开会路过,就进来看看,他们说你在这里解决难题呢!什么问题说来听听。”

  陈钰琪说着文语急忙搬来椅子放在他的屁股后面。

  文语的举动让玉衡之慌乱,不时有了窃窃私语的议论声。

  玉衡之急忙对陈钰琪道:“都解决了,您还是和我回办公室聊吧?别影响他们工作。”

  既然最高领导来了,大伙当然是要七嘴八舌讨工资了。

  陈钰琪安慰了大伙几句,便对玉衡之道:“现在桥梁工程怎么样了?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弄来个项目,可不能出问题呀!”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这不,就出问题了,在解决呢,都换了好多个焊工师傅了,最终还是失败。”

  陈钰琪怒目圆睁,看着玉衡之说道:“没想到居然出这样的问题,多名高级技工完成不了,那就说明是设计问题呀!你怎么不汇报?走,赶快去设计部门看看图纸再说。”

  临走,陈钰琪问文乾道:“这个就是您儿子吧?我刚才在永丰周刊上看到破解密码的实习生?”

  “嗯,多谢您,他才能来永丰实习,谢谢。”

  “你叫文语是吧?像你这样的高材生应该重点培养,这是一个学习的好机会,你也一起来吧。”

  玉衡之只好带着陈钰琪和文语父子俩一起来到了懒散的线切割研发部门,工人们并没有看到领导来了而紧张,该干什么依然在做什么。

  陈钰琪扫视一圈直接问玉衡之道:“谁是负责桥梁工程的设计的工程师?”

  玉衡之连忙推开王战说道:“就这个位置,他就是设计工程师,叫王战,机电一体化毕业,工作经验三年。”

  陈钰琪并没有多言,直接点开电脑上备注的桥梁工程文件夹,打开工程设计图纸,里面只是一个空白的文件夹,他有些失望的对玉衡之冷冷说道:“电脑不会用?那怎么设计?拿纸质图纸来看看。”

  玉衡之急忙叫王战找来图纸,陈钰琪只看了一眼便道:

  “玉衡之,国家花了十亿巨款,你就给永丰第一机床厂招来这样的工人吗?你自己看看,这设计,一个居然没有桥柱设计,哪怕没有桥柱也要有横梁呀!更离谱的是利用60#方管焊接成型,这是玩具桥吗?还怪人家焊工师傅,你好好看看吧。”

  也许是天热又或许是玉衡之太过于紧张,滚大的汗珠顺鬓而下,他不敢吭声。

  沉默是思考问题的最好办法。

  玉衡之避无可避陈钰琪的眼神,只好小声说道:“陈处,您看我抓紧重新设计行吗?”

  陈钰琪气依然没有消,愤愤的吼道:“重新做时间能回来吗?我就想知道永丰有没有牛逼一些的工程师?”

  “这……我正在外聘。”

  “这么多年你这厂长是怎么当的?就没有一个会设计桥梁的工程师?我看你这厂长也是做到头了。”

  其实,就是因为一些老员工知道的太多,所以,自然永丰留下的都是一些新人,拍须溜马的人。

  看着陈钰琪糟心的挠着头,文语果断的对陈钰琪说道:“二位领导,只要不开除我父母,我可以在一周内完成任务,除了不开除我父母我还有个条件。”

  陈钰琪忽然感到这个实习生不一般,有胆识,能破解财务系统密码,还算有些本事,可是他毕竟是一个没有经验的娃娃,又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呢?

  陈钰琪没有看不起文语,只是好奇的想知道文语到底还有什么条件,便说道:“说说你的想法。”

  文语嘿嘿笑道:“很简单,事成后让我做厂长。”

  文语此言一出,不光是陈钰琪感到意外,在场所有人都感到差异。

  李道裴心想:老同学呀,你是不想活了吗?这么狂,以后有你好果子吃了,你只是一个实习生而已,凭什么?难道我的宝押对了?

  王战听后,尽是鄙视和仇恨。

  瞬间陈钰琪哈哈大笑对文语说道:“你个娃娃,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你还是好好做好你的实习生就算了,娃娃你想太多了。”

  “不是,我不想让永丰第一机床厂就这样毁了,整个永丰镇大部分人都失业了,无家可归,再说,您现在可能会觉得我说话好搞笑,但在不久的将来您一定会像玉厂一样求着我上位。”

  陈钰琪也开始讨厌文语,爱吹牛的毛病得改改。

  “不是我不信你,是因为你只是一个娃娃,让我怎么敢信你,你就让我静一静思考一下行吗?站一旁看着。再说我不是玉衡之,我要求一个人除非他非常优秀。”

  一个应届毕业生,一个实习生居然有这么狂妄不羁,还想做永丰第一机床厂厂长,这简直就是不可理喻,一个玉衡之让人头疼,又有一个傻子实习生让人心烦。

  一旁默不作声的玉衡之看到陈钰琪不耐烦的表情,心里像乐开了花似的。

  对于其他人都摆着看热闹的心态,只觉得文语太目中无人了,是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了。

  王战正憋着一肚子气呢!粗矿的大声喊道:“姓文的,既然你给两位领导提出了我的设计方案有问题,还想做厂长,狂妄至极,我要和你比赛,如果我输了甘愿给你做牛做马,唯命是从,如果你输了,就滚出永丰第一机床厂。”

  一旁闷闷不乐的玉衡之也参合道:“还有我,如果你和王工比赛赢了,我就引咎辞职让你做厂长。”

  陈钰琪看着意志坚定的玉衡之问道:“要赌这么大吗?你们是不是疯了?他只是一个娃娃而已,你是厂长这样做合适吗?”

  “我愿赌服输。”

  文语似乎并没有被比赛吓倒,被他的冷眼无情挫伤,淡淡的说道:“就比这桥梁设计,你们有现成的图纸可以优化,我需要人手,还需要重新设计,七天为限,不知各位领导意下如何?”

  陈钰琪有些为难,这个相差太大,这样的比赛有失公允。

  “娃娃呀,你要认清自己的位置,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但,你这叫什么?叫叫嚣,也就是狂妄,你知道吗?”

  文语不是想做厂长,而是他知道不能白白丢掉这29年的管理和研发设计的技能。

  他看到父亲为了生存去求他人,他暗暗发誓定要让父母过上好日子,让父老乡亲过上好日子。

  90年代初对于工业革命事业中央非常重视,一门心思开展数控机床的研发工作,便忽略了中饱私囊、贪污受贿再加上本身技术水平和部门之间的不团结,才导致多个项目停滞不前,最终越积越多,国家透资,劳民伤财。

  被迫无奈,陈钰琪心知有个人出来牵制玉衡之说不定是好事,便答应了考虑他们的比赛请求。

  最后陈钰琪告诉玉衡之他要和文语去车间聊聊。

  其实陈钰琪带文语去车间是想让他看看数控机床,知难而退。

  毕竟所有人包括陈钰琪和文乾只觉得他年轻只是意气用事。

  永丰第一机床厂是海鸣市重要的国营企业之一,也是数控机床研发的龙头企业。

  占地面积50亩,曾经整个永丰镇几乎全名在职,回忆过往辉煌的时候,陈钰琪满怀笑意,看着而今一排排集满灰尘的机器帆布上却摆着时光的跎蹉。

  文语打开长城牌摇头扇,掀开一台最近调试的设备,一股机油味扑鼻,硕大的电柜箱让文语一惊。

  笨重的机身和普通大力铣床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多了一个xyz三轴显示屏而已,电柜的控制面板上是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智能操作界面。

  陈钰琪带好眼镜走近第一台数控铣床,看到电柜上只有简易的三轴坐标系,并没有丝毫智能按钮,不禁脸色突变,本想找来玉衡之问个清楚,却得到了文语的阻止。

  “陈叔叔,我这样叫您可以吗?”

  “可以呀!我要问问玉衡之这是怎么回事?你拦我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