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科技从设计开始 > 第0002章 被迫无奈
  玉衡之的表情就是最好的证明,大伙知道现在所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了想象,都没有太为难他。

  他随岳菡来到综合办公室里的财务部,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姐姐哭的满地都是纸巾。

  玉衡之大吼一声:“你怎么回事?谁让你乱改财务系统密码的?你不会我可以请人家专家来教你,改了密码也不能忘呀?今天中午前把财务报表不发给财政部,我们的永丰第一机床厂就要被卖了,大伙都得失业,这个报表数据只有你的电脑里有。”

  门外围观的文语小声说道:“都不备份吗?找人破解密码不就行了。”

  “说的轻松,找专家破解密码需要三天才能来,备份还没有来的及呢!”

  玉衡之说着抬起头环顾一圈又道:“刚才谁说找人破解密码的?知道破解密码那就肯定懂电脑,站出来,要是谁破解了财务系统密码,单位奖励一千块,绝不拖欠,马上给。”

  文语看着玉衡之焦急的如无头苍蝇,他知道以自己29年的科研经验,破解一个90年代的电脑密码不是难事。

  问题是我一个实习生玉衡之会不会信?如果不让试验,我总不能强制操作吧!

  一千块可以不要,一家三口的工作绝不能丢。

  就在文语思考着要不要去帮助玉衡之时,岳菡对玉衡之说道:“玉厂,我知道一个人肯定可以在中午前破解密码。”

  “谁?永丰的人吗?我怎么不知道?”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呶,就是实习生文语。”

  “开什么玩笑!他一个实习生有可能会这个吗?这都是科学技术局专业技术员做的事,难度很大,再说,我已经让他们一家子离开永丰第一机床厂了。”

  对于玉衡之的一言一行让文语倍感心痛,他突然决定将文乾未完成的工作完成是目前最大的事。

  至于破解密码貌似他并不乐意去做,也没有这个义务去做,他只想证明自己在七天内可以解决父亲遇到的困境。

  就在他正欲离开,岳菡一把抓住他对玉衡之说道:“玉厂,他是实习生没错,但,人家是清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咱们永丰第一机床厂谁是?你要错过这次机会恐怕我们真的要解散了。”

  玉衡之不松口让文语破解密码,这与文乾有很大的关系,他很想借此机会开除已经在永丰第一机床厂工作了二十多年的文乾。

  面对如此局面,他心里清楚如果让文语参与破解密码,他必定会提出一家三口留厂的要求,如果不让他试验破解,后果不堪设想。

  玉衡之预谋已久的开除计划即将结束,他不甘心。

  文语挣脱开岳菡的手说道:“别为难我,我也不会破解什么密码,我只想协助父亲把工作做好,能继续留在永丰,另外,别无他求,厂长一周后见分晓。”

  文语说完便和文乾离开了办公大楼。

  ……

  两周前,2021年当时文语54岁,还差几年就退休了,他却一直在坚持研发智能机器人。

  经过一番努力即将看到曙光时,得知80岁的母亲车祸去世的消息他瞬间崩溃。

  大意的按键让整个实验室线路、电流错乱。

  电线的烧糊味扑鼻而来,逐渐火势四起,再加上隔壁的化学实验室,产生了严重的爆炸。

  文语重生回到了90年代初,华夏正是手工业、农业、航空、半导体、工业印刷、矿场、材料、军工、船舶、建筑等各行各业严重出现技工短缺,人员需求量增大,公司利益薄弱,人员成本越来越高的时候。

  也是中央成立了数控机床、自动化设备研发项目组的时候,为的就是替代手工作业,促进经济发展的两年后。

  海鸣市永丰镇永丰第一机床厂成为了重点研发数控机床的国营企业之一。

  中央拨十亿巨款一心想打造一家研发制造国产数控机床的企业,谁料想,这十亿研发款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花的一干二净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债。

  原本5000人的企业两年后仅剩不足百人,拖欠工人工资三个月预计15万。

  海鸣市也是华夏科技发展的重点城市,自1958年永丰第一机床厂研发成功第一台数控铣床(加工中心/cnc)以来,直至今日外国进口钢材、电子产品、设备等陆续进入华夏市场,各行各业进口产品替代率增加,数控机床的更新换代却成了华夏中央部门最为关注的问题。

  永丰第一机床厂厂长玉衡之虽然打心眼瞧不上文语,可今天文语的表现让他事后寻思着是不是这小子有后台?不然他一个实习生居然敢一肩扛下这事,不由得对他有几分忌惮,他的冷静和沉稳,足以证明他处事老练成熟,并不像什么幼嫩的工作者。

  反正他绝对不可能完成任务,一个没有经验的应届毕业生,又能掀起什么样的风浪?他的设计水平能比我强?

  一个小屁孩真的能破解财务系统密码吗?

  再说文语和文乾离开后,直接来到了永丰焊接车间。

  “小语你怎么回事?你只是一个学校刚毕业的学生,你懂什么?不行,我还得去求求人家玉衡之去。”

  文语一把拉住文乾的手腕说道:“爸,您别着急好吗?反正你现在去了也没用,那么多人你都插不上话,更何况,马上玉衡之就要来求我了,你不信等着瞧好了,嘿嘿嘿。”

  文乾思考片刻,想想自己的儿子好歹是清华工业工程系毕业的,试试也无妨。

  “你就吹吧!人家可是厂长回来求你一个实习生?”

  “您就等着看吧!”

  “好,那我就等着,今天的事要给你妈知道了,又得在我身上撒气了!”

  文语竖起大拇指对准自己道:“哼,放心吧!一切有我呢!”

  车间内大大小小设备不少,宽大的工作台上火花四溅,吱吱吱的碰焊声传来,火光有些刺眼。

  文乾到更衣室靠墙的工具框拿出两套工作服,将一套丢给文语道:

  “你先穿上这套工作服,和我去车间看图再说。”

  文语二话没说穿好包裹严实的文乾工作服,心想这大热天大家还穿这么厚实,着实是不容易。

  他们来到文乾的工作区域,硕大的工业风扇尽情的吹着,工人们虽然头戴安全帽,但他们时不时会停下来擦擦额头的汗珠。

  这一幕让文语触动。

  文乾拿来一张桥梁焊接工程结构图,文语疑惑的问道:“爸,永丰第一机床厂不是制造机床的吗?怎么还有桥梁图纸呢?”

  文乾将图纸递给文语道:“就是因为研发数控机床失败,上面才接了一些其他工程项目,目的就是为了尽快给大家发拖欠的三个月工资。谁知,这焊接的变形量很大,不管是气保焊还是氩弧焊、电焊或者段焊、满焊都不行,大家还指望我呢!唉!这二十几年真是白干了。”

  文乾说完就蹲在地上挠头不语,埋怨自己无能。

  这一切文语都看在眼里,他粗略的看了看这是一批铁桥,大小不一,但设计结构是一模一样,焊接时注意一些技巧应该不是问题。

  就在文语寻思着是设计工装辅助解决问题还是直接边焊接边检查呢的时候,厂长玉衡之来到了焊接车间。

  他看着挠头蹲在地上的文乾,再看看认真研究图纸的文语,道:

  “老文,你们一家三口不用下岗了,我现在有急事找小语,你帮我给他说说呗。”

  未等文乾说话,文语急忙道:“我忙着呢,没空,您老找别人吧!再说,我一个实习生哪会这个呀?”

  现在是上午十一点,距离最后财务报表发出还有一小时。

  貌似真的像文语说的,玉衡之来求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