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狂兵阎王五毒浪子 > 第607章 藏污纳垢
  “是!”赵辰见到吕晓峰,满腔怒火压抑不住就要释/放,故意说杀了柳师妹,激怒吕晓峰。

  “你!”吕晓峰虽对柳师妹不忠心,却也有感情,本想逃跑,听到这个消息立刻从纳戒中拔出剑来,同时嘴叼道符。

  赵辰情急之下大意刺空。

  吕师兄修为虽然大降,身法仍再,正常情况下以赵辰的凡人之躯,根本不可能伤害到他。

  赵辰跟罗雨青有过交战,又因为愤怒,忘记了这一点。

  身体懈怠在空,给了吕晓峰致命的空挡。

  吕晓峰阴险毒辣,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当即将道符从嘴中吐出,瞬间命中赵辰!

  赵辰身体如断线风筝一般飞出屋子……

  吕晓峰脸色狂喜,跟到外面,缓缓走到赵辰跟前,一脚踏在赵辰身上,满脸的轻蔑:“赵辰,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本事呢,上次用的驭雷术呢,怎么这次不用了?”

  赵辰这一次没能及时用凶兽内丹阻挡爆炸,身体已经遍体鳞伤,伤口血肉翻开一片狰狞。

  “看来你好像动不了了啊!”吕晓峰得意洋洋,又是一脚踩在赵辰脸上,肆意妄为的羞辱着赵辰。

  赵辰缓过一口气来,朝他轻蔑一笑:“你完了!”

  吕晓峰仰天大笑:“就凭你现在的身体,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得,你说我完了?”

  原本他是极为自信的,看到赵辰明明身陷绝境,仍眼神有恃无恐的望着他,心中不知为何一阵心慌,当即一剑刺向赵辰胸/口,想要立刻处决赵辰!

  但是……

  已经晚了!

  “小绿,出来!”赵辰一声怒吼!

  纳戒中钻出一条巨/大蛟龙,瞬间便将吕晓峰吞的飞剑咬断!

  吕晓峰见到蛟龙,惊慌失措,见鬼,怎么会有有这等妖兽为他所用,他竟还藏有底牌!

  若是全盛时期,吕晓峰尚且可以与这只蛟龙一站,现在断掉一只胳膊修为大降落的他,想要战胜这只蛟龙无异于登天!

  所以他立刻掉头就跑!

  小绿巨/大的蛟龙头,灵活的饶至吕晓峰的身前,一双竖立着的黑色蛇瞳,正满脸戏谑看着他。

  见去路被封/锁,吕晓峰无比绝望,回头看向躺在地上无法动弹的赵辰,想要回头挟持赵辰安然逃/脱。

  刚回头就被小绿叼中左腿,整个举了起来。

  他的灵力打在小绿坚固的鳞甲上毫无反应。

  “赵辰!”

  “我错了!”

  “绕过我,绕过我……”被倒挂在半空中的吕晓峰为了活命,只能开始拼命的向赵辰求饶。

  赵辰无比虚弱,现在身上也没有疗伤用的丹药,道:“先把你疗伤的草药给我。”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www.biqugetv.(com)/ https://m.biqugetv.com/

  吕晓峰心生一计,当即从纳戒中拿出一枚疗伤丹药,抛到赵辰身旁。

  赵辰拿起丹药,余光窥探吕晓峰,见其满脸期待,当即将丹药丢弃在一旁,冷笑道:“你想拉我垫背,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丹药里面有毒吗?”

  “可恶!”吕晓峰心里不甘的咆哮道:“这个家伙,越来越狡猾了!”

  赵辰吩咐小绿:“小绿,立刻杀了他!”

  小绿口吐人言::“是!主人!”

  说罢将吕晓峰甩在半空,张开大嘴……

  看着腥红大嘴,正要往里面落的吕晓峰表情惊恐:“不!不要!”

  “咕噜!”

  小绿将吕晓峰吞下之后,极为恶心吐了吐硕/大的舌头:“好难吃的肉,这个地方的修士,肉怎么是酸的。”

  “这家伙是个银贼,当然酸!”赵辰看了眼身上的伤口,有些绝望。

  小绿似乎感知需要疗伤,当即来到赵辰跟前,咬破自己的蛇身,将自己的蛇血喂给赵辰。

  赵辰也不知道蛇血能不能疗伤,顾不得太多,喝下去蛇血,身上的伤口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他震惊了,道:“小绿,你的血怎么会如此大补!”

  “还不是多亏了主人的丹药!”小绿洋洋得意道。

  “哦,我忘了!”赵辰一直以来,对小绿的存在就没怎么关注过。

  “主人,你可要振作起来啊!”小绿略带嘲讽道:“还有,你现在的实力,我奉劝你还是老老实实让我充当打手吧,连个断手修士都打不过。”

  “你飘了!”赵辰缓缓从地上站起身来,回到房间里,见柳师妹还在,见她恢复了不少,怕她一会儿挣脱行凶,招架不住,赵辰立刻去敲门屋外的古钟。

  这钟声十分微弱,但却连接一处机关。

  顿时,天山宗宗主天乾御剑飞来。

  秋老祖有过交代,让他时刻保护赵辰安危,这还是他第一次跟赵辰见面。

  看见御剑飞来的男子,长相颇具威严,赵辰断然此人一定是天山宗顶级大人物,礼貌道:“晚辈拜见。”

  天乾一向自视清高,一向对凡人不屑。

  尤其是赵辰进天山宗,先是杀他监督门门主,又是打上峰内底子,他印象中的赵辰,是个暴徒,此时见赵辰礼貌,还以为他是故作谦虚,一脸不屑道:“何时敲钟。”

  许婉婷跟叶倾城听到钟声也苏醒了过来,穿着贴身衣物,来到赵辰门口,见到有外人当即回去穿衣。

  “罗峰主的弟子暗夜行刺我,我控制住了他……”

  赵辰害还还没说完,天乾就冷哼一声打断道:“就你?”

  “一个普通的凡人,如何能够做到。”

  赵辰听出天山宗宗主对他态度不喜,脸色也沉了下来,道:“人就在屋内,这件事情我认为跟宗主你脱不了关系,等到秋老祖回来,我要跟他禀告。”

  天乾身体一顿,微不可察的一怒,不可思议的问道:“你说什么?”

  “你应该听得很清楚,不瞒你说我,我早就想跟你这位宗主好好谈谈,天山宗门风败坏,监督门底子猖獗yin乱,你身为宗主难辞其咎,更何况你还不知,等同于罪加一等!”

  凡人!你找死!天乾心中布满杀意,强忍着没有吭声,眼若静水,毫无波澜。

  瞧天山宗主似有气急败坏之相,赵辰依旧不还不忙道:“这些,等到秋老祖回来我都会转告的,你放心,凡事我都会讲证据,若无证据我绝不会污蔑你。”

  “我等你拿出证据来!”天乾走进屋内,见到穿着夜行衣的柳师妹,双眼微眯,厉声问道:“谁派你来行刺的!”

  柳师妹行刺的证实,令他不经想道:难道这个凡人说的都是真的,天山宗当藏污纳垢了吗?

  见到平日里威严无比的宗主,柳师妹心乱如麻,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快说!”天乾当即逼问道,声音无比的冷漠。

  “是吕师兄!”柳师妹咬紧牙关,忐忑不安,无法在天乾那双凌冽的眸子下,藏住心事,如如实说了出来。。

  他对天乾的恐惧,是常年累积形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