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从仙山而来 > 第99章 聚余烬积土成山
  飞灰洒落星湖之上,与湖底升起的泥沙石块混在一起,于湖中心处聚成一座小岛。

  许青林带着三人飘然而下,落在地面之上。

  “火生土。不让细壤,累土聚沙;地负海涵,包罗万象。”许青林话音刚落,灰色的荒芜小岛瞬间被无尽生机染成了绿色。

  不知什么时候,星湖不远处的皇家园林中飘来无数的草木种子,随着阵阵灵气波动,洒落在地面之上。

  经过浓郁灵气的滋养,眨眼间便破土而出,省去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光景。

  姹紫嫣红开遍岛上,群花争芳斗艳,馨香沁人心脾,只是轻轻一闻,便觉得浑身筋骨都酥软了几分。

  香飘远处,岸边的楚从义也能清楚的感受到湖中的一切变化。

  刚才景象简直就是神工妙力,他这一生之中也没有见识过如此神妙莫测的场景。

  看见一株参天火莲变成湖中小岛,楚从义的心中跃跃欲试,想要登上一观,只是碍于许青林没有开口,因此不敢轻易做出举动。

  不过他这副蠢蠢欲动的样子被南平王看在眼里后,便伸出一臂,拦住了他的举动。

  “皇兄稍候,变化还没有完。”南平王一边说话,一边紧紧的关注着那座开满鲜花的小岛,深怕错过了上面的一丝风吹草动。

  “嗯?”楚从义眉毛微蹙,不明白他是何意。

  刚想向他问话,却又听见到上传来一道浑厚沉重的声音。

  “地势坤,厚德载物;艮其背,积石成山。”

  楚长华三人还在欣赏地面上的奇花异草,感慨眼前的奇妙变化。

  若是在此之前,有人告诉他们,这世上的修士可以移山倒海,震天动地,他们虽说不曾亲眼所见,却也对此深信不疑。

  因为无数史书都曾记载,可以算得上是铁定的事实。

  可如果有人告诉他们有修士可以同时修行水,风,雷,火,地这五种功法,那他们就会嗤之以鼻,只当是天方夜谭,胡吹大气。

  正所谓百闻不如一见,短短半个时辰的体验,足以令他们大开眼界,受益终身。

  楚佩兰刚刚摘取一朵淡粉扶桑,还没来得及夹在发髻之上,却感到脚下一阵剧烈晃动,险些摔倒在地。

  “三位殿下站稳了。”许青林双手轻轻上扬,层层高台拔地而起,细看之下居然全是由整块巨石堆砌而成。

  楚长歌方才感知到地面晃动之后便快步来到妹妹身边,紧紧搀扶住她。

  而后又示意楚长华一眼,三人双手相握,紧张的观看着眼前小岛产生的巨变。

  随着石台逐渐升高,平静的湖面距离自己越来越远,短短几息之间已经超过了之前火莲的高度。

  岸边众人在眼中越变越小,一直到离地百丈,才停止继续生长。

  这凭空生出来的高山,哪怕在皇宫边缘也能看的清清楚楚。

  山形高耸陡峭,直上直下,百丈峭壁,凶险万分。

  “这可真是仙人手段啊!”楚从义呆滞半响后,猛地拍手喊道,语气之中难掩喜意。

  周围的侍卫宦官早就看傻了眼,还以为自己活在梦中,要不是荆皇的一声大喊,他们还不知道要沉迷多久。

  这个时候近侍王英才明白为何荆皇先前会如此敬待那位许先生,这种高人就是应该供奉起来,每日顶礼膜拜,尊为神明。

  想起自己之前的表现,他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然后再回到过去,拿出浑身解数,也要让许青林多看自己两眼。

  不奢求其他,只要许青林在荆皇面前提上那么一句,这后半生都能高枕无忧了。

  众人心思纷纷,可是其中震撼最为剧烈的当属南平王本人。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门功法的威力有多大,也没有人比他更明白修炼的难度有多深。

  山属功法是他除去本身火功之外修炼的第一个功法,因此在上面耗费的功夫也是最多。

  哪怕时至今日,浸淫二十余年,他也做不到垒土成山,高挺百丈。

  充其量最多也就是浑身充满万石气力,与人搏杀之时聚起三丈磐石当做武器。

  至于在平地之上变出一座高山的情形,以往的他是想都不敢想的。

  这也怪不得南平王见识有限,毕竟许青林比他多出了一段经历,也比之多出来了太多的先贤智慧。

  能够凭借自己的摸索还原此门功法,南平王已经可以算得上是东洲之中的顶尖奇才。

  他所缺少的,只是一份机遇罢了。

  就算没有今天许青林的湖中演法,来日说不定也会因为某种巧合,让他自己悟出八象变化的种种规律。

  从而还原出真正的《不居无常经》,重现武朝皇帝的绝世风姿。

  经历过初时的震动之后,南平王已经慢慢的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他毕竟半生坎坷,经历过常人难以想象的动荡不安。

  年少得志,立下雄心,寻遍千山,终成神功。可惜随之而来的并非无尽荣耀,而是痛失挚爱,十年疯癫。

  他有着远超凡人的心智,自然也马上转变了心中的想法。

  尽管惊叹于许青林可以在几个时辰之内便做出超过自己一生的成就,让南平王既心酸又失落。

  可是换个角度来看,许青林越强,那么在对付护国长老楚延盛的时候自然也是更加轻松。

  就算知道他同样也是修炼多年,心思毒辣,可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阴谋诡计也是白费功夫。

  只要他敢出现在众人面前,留给他的只有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南平王抬头望向西方荒村的方向,眼神悠远深沉。

  “伊人,等我杀了那个老贼以后,就去陪你吧,这么多年过去,你一定已经等得很辛苦了。”

  南平王的嘴角勾勒起一丝微笑,眼中逐渐浮现出一丝水光。

  “先是水浪,再是巨莲,接着引动风雷,然后变成熊熊烈火,莲叶化灰,又聚荒岛,拔地而起,百丈险峰!”

  楚长华满脸涨红,脖子处的青筋来回跳动,显然是一幅激动到了极点的表现。

  “你们说许先生接下来还会让脚下的高峰发生何种变化。”他侧过身来对着两人语气激昂的说道。